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张德文:工人发烧被拖在外面冻死

2012-12-21 09:57 中国劳工网 张德文 867
1933年我同父亲来到龙凤矿,当时只有8岁。14岁时开始在矿上上班,当时和闵玉春等在矿里当小孩,给日本人背饭盒,干杂活。当时我们十几岁的孩子,住在阴暗潮湿的大房子里,12个人挤在一铺炕上,盖的破麻袋。炕很短,睡觉时,互相紧紧地挨在一起……

张德文:工人发烧被仍在外面冻死

 

张德


  (按:张德文,山东金乡县人,1925年生,龙凤矿退休工人。此材料形成于1999年5月。)


  1933年我同父亲来到龙凤矿,当时只有8岁。14岁时开始在矿上上班,当时和闵玉春等在矿里当小孩,给日本人背饭盒,干杂活。当时我们十几岁的孩子,住在阴暗潮湿的大房子里,12个人挤在一铺炕上,盖的破麻袋。炕很短,睡觉时,互相紧紧地挨在一起,翻身时得喊号子大家一起翻。当时吃的是又苦又涩难咽的橡子面窝窝头和咸菜条,一天只有早晚两顿饭吃,顿顿吃不饱,一些童工为了充饥,就到日本人居住区的垃圾箱里捡东西吃。把头只给他们每人发一套衣服,劳动服的质量低劣,几天就穿坏了。这些童工都是被拐骗出来的穷人家的孩子,从家里出来时穿的都是破烂单衣或夹衣和破布鞋,只有少数天气冷时来的穿着破棉衣。所以夏秋两季,童工们都光着膀子、赤着脚干活。到了冬天,就用破衣服,破纸左三层、右三层地围在身上,再把麻袋剪三个洞,套在身上,露出脑袋和两只胳膊,麻袋片的外面再用麻绳系上。当时有一个来自河北保定的童工陈柱在矿里看水门,为了防寒,他手提一个小火炉子,因距炉子太近,衣服被烤着了,他身上用铁丝缠了不少纸,致使火越烧越大,他脱不掉衣服,扑不灭火,结果被活活烧死了。


  一次,一个日本人见两个童工煤背得少,走得慢,很不满意,骂他们两个是"磨洋工的干活"。把头于××为了讨好主子,抡起镐把就往这两个童工身上打,还用皮鞋头踢,打得两个童工抱成一团,满地翻滚,哇哇直叫。其中一个童工因伤势过重,几天后就死了。


  一次童工辛福春因头痛向把头请假,把头听了大怒,用皮鞭子杆敲他的头,问他脑袋硬不硬,说硬就得上班干活,接着抡起鞭子就打,把辛福军打得鼻口流血,满身是伤,最后还逼他去挖煤。童工陈黄忠、于振吉由于劳累,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病很重,走路直打晃,可是日本人还叫他们两个去煤厂抬煤。这两个童工抬不动,日本人就大骂起来,让把头教训他们。把头立刻扑上去,拳打脚踢,大打出手,当场把两个童工活活打死。当时龙凤矿的大把头有牟金义、王乐山、王保山、黄如海等人。


  1939年5月2日,龙凤矿瓦斯爆炸死了140多人,都埋在现在的市16中学下面,那里有一个大坑,死人就往里扔。我姐夫当时是专门给死人挖坑的,多时一天就死27个人。现俱乐部的南山坡上和东安小学一带的山坡上都是坟地。到了冬天不能挖坑掩埋,就扔在大坑里,盖上破席子或麻袋头。当时工人没有名只有号。当时在龙凤矿有个把头叫王进,外号叫王大胶皮鞭子,还有一个把头叫苗大镐把,专门欺压工人。当时工人不能穿好衣服,你穿好衣服,就认为你要逃跑,立刻抓起来送进劳务系,一进劳务系,很难活着出来。当时工人死了矿上给一定的抚恤金,但到工人家属手里,所剩无几,都被把头克扣掉了。工人不能有病,在病也得上班。山西来的一个工人发高烧说胡话,把头把他扔出去,时值冬天零下30多度,哀求说没病,也不让进屋,被活活冻死。

该文章所属专题:劳工自述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张德文  劳工自述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