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城市记忆

武平义:把头把快死的病人衣服扒光了

时间:2012/12/21 11:16:30   作者:武平义   来源:中国劳工网   评论:1
内容摘要:当时的抚顺煤矿被抓来当劳工的有三种人:第一种人是打仗被日军俘虏押来的;第二种人是被日伪抓捕来的;第三种人是被招工把头欺骗来的。我就是上了招工把头的当,被欺骗来到抚顺当劳工的。我们从山东一起来的16个劳工和住在大房子里的劳工是圈里的……

武平义:把头把快死的病人衣服扒光了

 

武平义


  (按:武平义,山东肥城县人,1924年生,西露天矿退休工人。此材料形成于1999年3月。)

  我是从山东肥城老家被招工把头欺骗押上火车,在1942年到抚顺东露天矿当劳工的。

  当时的抚顺煤矿被抓来当劳工的有三种人:第一种人是打仗被日军俘虏押来的;第二种人是被日伪抓捕来的;第三种人是被招工把头欺骗来的。我就是上了招工把头的当,被欺骗来到抚顺当劳工的。我们从山东一起来的16个劳工和住在大房子里的劳工是圈里的,每个人都有编号,把头对我们只叫号,不叫名字,我当时的编号是"107"号。

  东露天大工房子有8栋,排成二行,有的带家属的劳工住小房子。我们住的大工房号是6栋,大房子里可住六七十人。一进门看到大炕上摆的是大砖头,连一点炕席头儿都没有。冬天炕冰凉,炕太长点不着火,房上都是冰,门窗通天。因为冬天太冷,我们从山东老家带来的被子互相抢着盖,都抻烂了。因为屋里太冷加上潮湿,我的腿上、脸上都生了脓疮。有病没钱,看不了病,洋鬼子也不给劳工看病。我们住的大工房子的位置是现在的南龙凤电车站正北400米,东露天大坑东北角,所有的劳工都在那里。劳工住处四周由矿上用铁刺网圈着,4个角都有岗楼,中间岗楼有洋鬼子站岗,他们对圈里的劳工看得很严,想跑很难。大房子之间不能通话,大房子里有看房先生看着我们别跑了。监工管我们的是石把头,名字叫石晓凤。早晨5点钟转圈打我们起床,二把头点名。我们吃不上饭(橡子面馍)。二把头说:"只要你脑袋硬,就得干活。"我们这些十六七岁的劳工连饿带冻,浑身没劲,干不动活,就挨把头打。有一次,记得是腊月十五,车掉道,我们一上班,一人带一把稻草,干活太冷了,想烤一烤,可惜我们穿的机器线头编的"棉衣"一烤就烤着了。我光着脚跑回圈里大房子,穷哥们有的为我挑泡,有的为我出去讨饭。我很幸运地生存下来了。

  那时谁有了病就送小房子。有时人快病死了,找不到近人,把头、看房先生就把病人衣服扒光了,晚上送到万人坑让狗去啃、去吃,开始时,死了人放房山头,以后摞起来,像一堵墙,然后用马车拉送到茨沟南山万人坑。刚开始有薄棺材,4人抬一个,小棺材送完死人回来再用。后来,死的人多了,随时拉出来扔掉,也不埋了。我们从山东老家一起来的,很多人连饿、连冻,连病,再加上水土不服被活活累死了。到1943年春天,闹霍痢拉(霍乱)又没少死人。我们劳工除了饿死、冻死、累死的、病死的,还有矫正辅导院迫害致死的。在新屯南山就有矫正辅导院(现抚顺市炭黑厂北坡上面)。
 

 

 

该文章所属专题:劳工自述

标签:武平义 劳工自述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