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柳文科:一个工人问我:"你不是死了吗?"

2012-12-21 11:18 中国劳工网 柳文科 651
我们来到抚顺老虎台矿干活,一次,掌子冒了顶,里面着了火,出口的门已被封了,当时很多人爬着不敢出去。我想,在里面也得烧死,眼看身上也着了,我用尿润湿了毛巾,围在身上,拿着斧子向封口处的板子砍去,掉下两块板,我出去一条腿……

柳文科:一个工人问我:"你不是死了吗?"

柳文科
 

  (按:柳文科,山东新台县人,1921年生,老虎台矿退休工人。此材料形成于1999年1月。)

  我们来到抚顺老虎台矿干活,一次,掌子冒了顶,里面着了火,出口的门已被封了,当时很多人爬着不敢出去。我想,在里面也得烧死,眼看身上也着了,我用尿润湿了毛巾,围在身上,拿着斧子向封口处的板子砍去,掉下两块板,我出去一条腿,一只胳膊。鬼子用镐把照着我的头部打来,我用斧子一挡,镐把断了,我就势跑了出去,接着又跑出6个工人。我一看原来的大房子不能住了,就跑到104号大房子。

  当时没烧的,我从井下干活上来,拿一根炮线把二十多斤重的煤背上来,准备烧坑。快到洞口了,碰上大票、腿子、把头,他们把我抓起来,带到矫正辅导院,推进狼狗圈。只见一群狗离我一米多远望着我,院外有站岗的大兵,这时我想活不了了,不断的落泪。一会站岗的走了,我就蹲着往前挨,离门一米多远时,嗖的一下子就跑出去了。我回到大房子,一进门,炕长瞪着眼望我,没说话,我就往里走。工人大部分都睡了,一个没睡的工人问我:"你不是死了吗?"我说:"我死了还能说话吗?"

  当时抚顺的劳工只许进,不许出。一天,从矿里挑出10个人去修马路、挑石头,其中有我。上午10点来钟,有3个工人跑了,被鬼子抓了回来,在新屯后山准备活埋,有10多个日本兵看着。开始两人挖坑埋一人,后来一人挖坑埋另一个人,最后就剩一个人了,叫他自己挖坑。这个工人一会跪下,一会起来,哀求放了自己。鬼子兵就用刺刀扎他,鲜血直流。我看到这种情景哭了,被鬼子看见,拽我进去问:"他的死了,你的怎么哭?"又说:"你的不同意,你的一块去吧!"对着我的腿就是一刺刀,逼我和他一块进坑。正在这时,一个挑石头的老头陈方林走来,向鬼子说:"这是我的朋友!"鬼子打我几枪把子就叫我走了。事后,陈方林说,你这不是白搭这条命吗?你哭?搭上你这条命也救不了他!我要晚来一步,你的命就交待了!

  我有个姓郑的朋友病了,我就没让他下井。等我到井下放完炮就上来,回到大房子,老郑不见了。我问看房先生,他说"上便所了"。我房前、房后都找遍了也没有,后来一个小孩告诉我:"老郑早就叫车拉走了,临走时,老郑不断喊:'我还能活,我不能死'。推车的说:'你早晚也得死'。"我一听,赶快往万人坑跑。一到沟头,三条狗向我扑来,我打跑了狗,听到有哼哼的声音。我搬了四五个尸体,一看底下就是老郑。我给他灌了点水,好些了,就背着他回到大房子,调养了几天才能下地。
 

该文章所属专题:劳工自述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柳文科  劳工自述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