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冯广学:我是从万人坑里爬出来的

2012-12-21 11:19 中国劳工网 冯广学 821
我是山东人,被招工招来的。从关里来关东那年我30岁出头,我们庄里共走了20多口子人,在张店火车站站台报上名,在那记的数和落了账。招工的说得挺好,说关东怎么好,吃的好,穿的好。俺这个招工的人姓穆,叫穆祥德,是我们家乡人……

冯广学:我是从万人坑里爬出来的

冯广学


  (按:冯广学,原籍山东,老虎台矿退休工人。此材料形成于1999年3月。)

  我就是叫日本鬼子给扔到万人坑,又从万人坑里爬出来的。

  我是山东人,被招工招来的。从关里来关东那年我30岁出头,我们庄里共走了20多口子人,在张店火车站站台报上名,在那记的数和落了账。招工的说得挺好,说关东怎么好,吃的好,穿的好。俺这个招工的人姓穆,叫穆祥德,是我们家乡人,离我们家25里路。他招一个人得30块钱,一共招了70来人,在张店记的数。俺走了一天路,到了晚上开饭时,就给了两个窝窝头吃,两窝头都很薄,凭我的饭量,四个也不够吃呀。第四天上火车了,临上车时又给了两个窝头。坐了一天火车,到青岛下了车,然后从青岛乘船到大连,由大连乘火车来到抚顺。来到抚顺正是黑天,招工先生把俺领到电车站,我们在运输事务所北边的房子里休息一天,没有给饭吃。

  第二天把头去了,说昨晚上不是送来了窝窝头吗?俺们说没见到。原来俺这批人归姓屈的管,那班子人是姓阎的招的,俺们的窝头叫阎把头招来的工人给吃了,后来才给俺补上一顿窝头。吃完后把头将我们领到一个地方,把衣服脱下来消毒。然后又领我们上电车,领到大把头那里,借给一个板房子,就像赶羊似的把我们赶到那里。到板房子里一看,啥也没有,连炕席都没有,房子里比外头还冷。到晚上开饭,只给三个窝头。在板房里休息一天,第二天下午1点多钟,又领我们到市里挂号。挂号处墙上写上字,问你这么对不对,那么对不对。还有两个大铁坨,很重,让我们搬。我一把就将大坨拽起来了。日本人一看有力气,就说下去吧,可以了。挂完号又领俺到另外一个大房子里。那里住有带家属的,就是俺这几个跑腿的(单身),都在那里还住不下,就又把俺这些跑腿的弄到龙凤大架子底下的大房子。这座大房子朝北开门,那里有现修上的锅灶,有五六口大锅,吃饭处得站排,煮的高粱米,吃还吃不饱。

  我在那里下了两个月的煤洞子,就得了病了。从二月底病到三月,病了一个多月,连个热呼炕都没有,就在房山头的凉炕上住,冻得直拉肚子。一天把头到大房子来催班,那时对工人不叫人名,叫号头。我的号头是5531。把头拿着镐把,背着手,穿着大皮靴说:"这不是5531吗? 5531号怎么不上班呢?"我当时病得说不出话了,使劲也说不出话。把头摸了摸俺脑袋说:"给我上班去,不死就快上班!"俺眼睛瞪着,也说不出话来。把头又说:"5531瞪着眼睛不上班,还叫他在屋干啥,给我抬出去!"上来个狗腿子就把我架到门外去了。我到门外,瞪眼晴还是说不出话来。把头又说:"5531不行啦,快抬义地去。"义地就是万人坑,在老君庙下头。这时是晚上,上班的都走了,黑下没有人,两个人把我抬到万人坑,扔到万人坑的坑边上。坑边上有棵小树,小树后边还有个电线杆子。

  天亮后我迷迷糊糊地醒了,那时心里明白,干瞪眼却动弹不了。又过了一会,慢慢地抬头往里一看,哦!来到万人坑啦!等到日头出来,也就是十点来钟吧,身上有热乎气了,可不觉得饿,我就开始一点儿一点儿地朝坑上爬。我爬到上边,又绕着水泡子爬了半天,才爬回到大房子。有个老工人见俺说:"5531号不是死了吗?怎么回来了?"说着马上给我端来水。我喝了两碗水,才感觉好一点。就这样,我在大房子里今天要点水喝,明天要点粥喝,有的拿窝头给俺吃,当时光想喝,不想吃东西,吃不下去。以后又一点儿一点儿好些,一天比一天强了。可是逼命的把头又来说:"5531号怎么样,好啦,上班能行吧!"俺说:"刚硬实一点,还上不了班。"可是把头硬逼着去上班,我只好硬挺着去,好歹又干了一个月。

  后来实在干不动了,我就跑出煤矿,到腰截子村一家菜园子里给人扛活。有一天把头领着洋鬼子到腰截子来抓人,当时没抓到我,把一个姓林的抓去了,姓林的被抓到劳务系用水给灌死了。我就在腰截子给人家扛活,一直到抚顺解放。



该文章所属专题:劳工自述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冯广学  劳工自述  万人坑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