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连仲自传

王连仲《我的人生之旅》之五十六

时间:2012/12/28   作者:王连仲   来源:抚顺新闻网   评论:0
内容摘要:王连仲《我的人生之旅》之五十六走出国门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之所以义无反顾地走进广告部,还有一个只能心会不能言传的原因,那就是搞广告比当记者有着更多的出差机会,无形中使自己能够实现青少年时期周游四方的梦想。那是1996年初夏的一天,我和社...

王连仲《我的人生之旅》之五十六

走出国门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之所以义无反顾地走进广告部,还有一个只能心会不能言传的原因,那就是搞广告比当记者有着更多的出差机会,无形中使自己能够实现青少年时期周游四方的梦想。那是1996年初夏的一天,我和社长张士华应邀参加辽宁省报纸广告协作会议。此会在我国边境城市丹东召开,其中有一项议程,就是赴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参观访问。

    早晨8点多钟,我们一行30多人,从丹东车站乘坐火车隆隆驶过鸭绿江大桥,停靠在平安北道首府新义州站。趁借办理通关手续的机会,我们从站台走进了候车室。发现这里身着戎装的军人多,手提肩扛粮食的人多,穿黑色、灰色、蓝色的衣服的人多,而且大都步履轻缓,表情凝重,脸色憔悴。我们突然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看见一位穿着粉色长裙的少妇,感觉就像发现美洲新大陆般新奇!

    大约等候三四十分钟,我们重新登上火车在崇山峻岭中向南行驶。车厢里的木制座椅显得有些陈旧,置放物品的横架上空空荡荡,只有在显著位置挂着金日成和金正日的画像。透过车窗看见山峦、村落、田野和河流渐渐向后退去。不时还会发现在一畦畦的水田里,二三十号人一起插秧,地头飘动着一面小红旗。这与我们国家六七十年代的情景一模一样,这种“集体农庄”式的生产关系和“拉大帮”的生产方式,农村怎能不落后、农民怎能不贫穷呢!

    列车经过4个小时的颠簸,终于抵达朝鲜首都平壤。我们一行人均下榻于享有盛名的青年饭店,稍事休息片刻便走进餐厅吃午饭。大家早就听说朝鲜吃得很差,丹东日报同仁早就随车捎来大米、牛肉,还给每个人准备了糕点、饮料、糖果,因而第一顿饭虽然算不上丰盛,到也吃得酒足饭饱,原来的担心自然而然烟消云散了。

    平壤,依山傍水,地势起伏,自古以来,就以美丽富饶著称。当我们乘坐大巴沿着宽阔笔直的荣光大街和胜利大街驶向凯旋门时,凭窗远眺,叠叠群山犹如一幅幅色彩清丽的画屏悬挂在天际,大同江、普通江清澈的江水从市区蜿蜒流逝;呈金字塔状的柳京大酒店、古色古香的人民文化宫和能够容纳12万人的五一体育场,这一座座驰名朝外的高大建筑物,从绿树的波涛中向空中伸展,与蓝天白云相伴,构成了“朝日鲜明之国”的独特风韵;万寿台大纪念碑、人民大学习堂、主体思想塔、建党事迹馆,宛如一颗颗稀世珍宝,镶嵌在这座都城的胸襟上;被誉为“万般景致之台”的金日成故居,一所低矮的草房,一个狭窄的庭院,简陋的农具和歪扭的水缸......

    然而,在平壤光鲜一面的背后,有一些奇怪的现象让人如坠五里雾中:从金日成广场幅射的英雄大街、苍光大街和千里马大街,仅有稀稀拉拉几辆汽车行驶。在马路中央指挥交通的女民警,只能算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在街道两旁居然看不见一个商贩,就连卖香烟,雪糕、水果的都没有;在挺大规模的商店,仅有一两个营业员,原来货架上、柜台里摆放的商品,大都是仅供观赏的陈列品,没有相当的手续是买不到手的;在观看平壤杂技团表演精采节目时,从金日成综合大学毕业的女导游小李,曾经到过北京、上海、广州等很多地方,我问她对中国的印象如何时,她急忙左顾右盼,并用食指按住嘴唇,做了一个“莫谈国事”的鬼脸。

    凡此种种,不能不叫人疑窦丛生:难道朝鲜的经济、物资的供应和百姓的生活还是非常困难吗?一位知情者道出了其中的秘密。他声音低沉地说:“朝鲜工人的工资很低,农民的收入更差,再加上连年遭受旱涝灾害,造成粮食极度短缺,甚至酿成严重饥饿的后果。”他喝了一口茶水,接着举一个例子:“我认识一名外侨,由于从事外贸生意,家境比较富裕。他家住着一栋平房,下水道通向门前的边沟。一次,他看见一个汉子正在捡食沉淀的饭渣、菜叶,那个汉子不好意思忙用手捂住嘴,竟把半张脸弄脏了。于是,他赶忙回家取来两个馒头,那个汉子一边道谢,一边抓往馒头往嘴里塞,两眼流出感激和辛酸的泪水。”虽然每个国家有各自的国情,但是让平民百姓吃上饱饭,这是作为领导者的基本准则。勤劳善良的朝鲜人民,眼下不是正在重蹈我们“三年自然灾害”的覆辙吗!

    我们一行乘坐旅游大巴,沿着高速公路驶向开城。几近三个小时的车程,仅看见一辆汽车呼啸而过。当大家兴致勃勃地走进板门店那栋标志性建筑时,看见朝鲜人民军官兵全副武装,威武雄壮,枕戈以待,体现一种“先军政治”的氛围。而美国和韩国军人穿着迷彩服,有的正在巡逻,有的正在聊天,还有一个士兵拿着手机,与对方通话,说不定约会女友,晚上在汉城的某剧场观看演出!

    2000年春节刚过,经过时任社长罗璇和总编辑李备军批准,我可以到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以及香港、澳门进行一次长途旅行。我在抚顺日报从业整整18年,也创造了几个不大不小的“奇迹”:缺乏文凭,没有背景,不搞关系,仅两年多就被提干;先后担任工业、财贸、农村和广告四个部主任,且从事新闻、经营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行当;超期服役一年四个月零十天,这在本报尚无先例。这样看来,我这次享受的特殊待遇,多少带有一点嘉奖的成分了。

    3月12日7时35分,我乘坐麦道飞机到了羊城广州。13日8时20分,搭乘国泰航班空中客车从白云机场起飞,抵达曼谷幕安国际机场已是中午时分了。当我们一行人步出候机大厅,一辆颇为豪华的旅游大巴正在恭候。泰国小姐面带笑容为每人戴上茉莉编织的花环,一边小心地搀扶着游客,一边彬彬有礼地说:“慢慢来!慢慢来!”另一位小姐则按动快门,为每个人拍了一幅照片。我不禁感叹:泰国不愧为一个“微笑的国度”!

    我凭依车窗贪婪地观赏着泰国首都曼谷的热带风光。它给予我的印象首先是树多。整个曼谷浸沉在波涛汹涌的树海之中,槟榔、菩提、棕榈、榕树,枝繁叶茂,葱茏鲜绿;其次是花多,瑞香、栀子、蒲葵、蔷薇,花团锦簇,蜂萦蝶绕;第三是水果多,榴莲、山竹、林檎、莲雾,赤橙黄绿,如锦似虹;第四是轿车多,奔驰、宝马、凌志、本田,由各种品牌轿车汇成的彩色的河流,在大街小巷流淌着、蠕动着......

    泰国国民消费理念与我们截然不同。泰籍华人导游杨辉以一个恰当的比喻加以说明:中国老百姓打太极拳时,往往两手收拢再抖动两个食指,这就是挣十元花两元还心痛不已;泰国国民表演民族舞蹈时,总是先收拢三指,然后伸出五指,仍然面带笑容。他们挣三元花五元反而心安理得。小杨还讲了一个故事:一位华人和一位泰人同在一家企业打工,一天晚上开了薪水,第二天上班,互相发问:你怎样打发你的钱?华人说,我交给老婆攒起来;泰人说,我泡了几家夜店花掉了。说着,两人开怀大笑。他们都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岂不各得其所,不亦乐乎!此外,泰国政府对进口轿车减免税赋,购买一辆“小丰田”仅需八九万元人民币。泰国民众大都把汽车当成车走家搬的“流动住房”,因而宁可不买住房,也要买一辆轿车。这样看来,曼谷车满为患也就不足为奇了。

    翌日清晨,东方朝霞的红晕还没有消褪,太阳便迫不及待地张开笑脸,素有“天使之城”之谓的曼谷,在寺庙雄浑、悠远的钟声中苏醒了。我们一行从所入住的国王饭店出发,在礼仪小姐的“沙瓦迪卡”(再见)的道别声中,开始了颇具异域风情的曼谷之旅。

    当大巴驶过繁华市区时,我发现机关、学校、工厂、店铺门前,大都悬挂红、白、蓝相间的五条纹国旗,伫立着供奉佛祖塑像的佛坛。杨辉极为耐心地介绍说,泰国是一个君主立宪的王国。现国王蒲美蓬极受国民的尊崇和拥戴。同时,它还是一个以佛教为国教的国家,全国约有90%以上的人口信奉小乘佛教。国旗上红、蓝、白三色,分别象征着英雄的民族、纯洁的宗教和庄严的皇室。泰国国民深信,只要佛主在心,就能纳福避邪,逢凶化吉,永保平安,因此早晚必须燃烛、烧香和献花。据说,一个泰国公民触犯了法律,尽管警方采取了很多办法,他就是拒不回答问题。后来警员将他带到寺庙,要其向佛主表达心迹,结果他痛哭流涕,彻底交代了自己所犯的罪过。可见,泰国国民对释迦牟尼是多么崇拜、多么虔诚啊!

    一道道风景,一句句讲解,使我们流连于古老与现实之中。转瞬之间,大巴已经驶抵曼谷的“长安大街”---五马路宪法纪念碑下。大家下车整理衣容,秩序井然地步入举世闻名的大皇宫庭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开阔平坦、青翠欲滴的草坪,周围遍植珍稀的树木和名贵的花卉。大皇宫内建有四座宏伟宫殿,均为曼谷王朝历代国王加冕、议政和居住之所,至今国王仍然用以举行盛典。走进第二道门,一座雄伟峻拔、瑰丽多姿的三层建筑矗立在眼前,这便是大皇宫主殿节基殿。它的主体造型属于英国维多利亚风格,而色彩斑斓的方形尖顶,却是地地道道的泰国民族样式。节基殿东面是武罗碧曼宫,是拉玛五世王为太子建造的。现在改做国家元首级国宾馆。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美国总统克林顿,均先后在这里下榻。大皇宫这一气势恢宏的建筑群,汇聚了泰国建筑、绘画、雕刻、装潢艺术的精华,成为世界建筑史上的一大杰作。

    与大皇宫近在咫尺的玉佛寺,是泰国另一座艺术殿堂。它的主体建筑便是金碧辉煌的大雄宝殿。这座圣宫为1784年所建,迄今已有二百多年。当我赤着脚板跟着善男信女登上大殿时,看见晶莹璀璨的玉佛端坐在宝座上。它高66厘米,宽48厘米,由整块翡翠精雕细刻而成。其身着的锦衣为黄金和珠宝制作。国王每年都要按夏、凉、雨三季为玉佛更换服饰。玉佛寺周围筑有许多宝塔,那耸入云霄的尖顶,迸发出耀眼的光芒。

    红日缓缓西沉,夜幕悄悄降临。我们乘坐游船沿着湄南河顺流而下,整条河流变成流光溢彩的长街。西岸郑王庙为纪念华裔民族英雄郑信而建;东岸84层玉叶摩天大厦由旅泰华人林氏所筑;东郊有个世界最大的鳄鱼养殖场,也为华人杨润泉创办。在泰国发展史上,华人为其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游船驶近水门寺水面,几只小花船靠拢过来,身着民族服饰的“水晶晶”(漂亮的姑娘),手里拿着小铜像、红宝石、折叠扇,用生硬的汉语兜售着:“20铢一个,很便宜啦!”“买一个,送人挺好。”你买,她高兴,你不买,她也高兴,脸上总是挂着真诚的微笑。泰国国国民乐观、豁达和与人为善的性格,从中可见一斑了。当我们乘车返回宾馆时,曼谷这座不夜城,灯火辉煌,车流如织,多姿多彩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当我们乘坐汽车来到素有东方夏威夷之称的芭堤雅,立刻被这里热带风光吸引住了。明丽的阳光,翠绿的椰林,湛蓝的海水,柔洁的沙滩,无不展现它那独具的风彩和诱人的魅力。

(王连仲)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连仲专题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