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 > 满文老档白话本

满文老档白话本

《满文老档》白话译本-(第54节)

2012-12-24 01:00 易读 萧不讓 1697
  努尔哈赤怒,让把刚噶达绑缚送来,革去其备御之职。将已经分给刚噶达的一千五百名汉人,没收一千,剩下的五百人让其兄弟二人共有。  蒙古恩格德尔的弟弟巴珲台吉,亲自前来索取逃人。努尔哈赤说:“观察你心到青草长出之时,如果你心不变,仍存善意,则你可以用青草喂马,等到马长肥...
 
  努尔哈赤怒,让把刚噶达绑缚送来,革去其备御之职。将已经分给刚噶达的一千五百名汉人,没收一千,剩下的五百人让其兄弟二人共有。
  蒙古恩格德尔的弟弟巴珲台吉,亲自前来索取逃人。努尔哈赤说:“观察你心到青草长出之时,如果你心不变,仍存善意,则你可以用青草喂马,等到马长肥壮之时再亲自前来,那时我再归还给你逃来之人。到了那时,如果你想回去就回去,不想回去,也可以留在我这里。”
  十三日,科尔沁贝勒蒙古思老人手下的五十八口人,带一匹马、四十五头牛、二十只羊前来归附。
  十三日,废除七条事务,改成五条:
  第一条:查点新来人口,分给土地、房屋、炕席、斧子、锅、妻子、奴仆、衣服等物。安排筑房、征收与赈济库粮登记等。

  第二条:巡查哨卡、台站、枪砲、敌人踪迹,到各屯调查天花病情、察看逃人等。
  第三条:羁押推获之人、刑戮死罪之人。筑造木栅、建造舟船、架设桥梁、繁殖猪牛、饲养牲畜等。
  第四条:收管牲畜、征收交易税、清扫街道、管理茅厕、祭扫死者、传递信息、安排宴席。
  第五条:制作盔甲、刀枪、弓箭、鞍辔、蓑衣、箭罩、弓套、帐房、梯子、档牌、车子、拖床、绵甲,养肥马匹、安排骑乘,预备各队出行十五天所需之物品。
  十四日,给广宁城去信说:“驻扎在那里的四千军士,先派遣两千人把广宁城的储粮送到沙河堡。这两千人回来以后,另外两千人再运送第二批,如此轮流运粮。”
  十五日,扈尔汉侍卫给努尔哈赤上书发誓说:“我从十四岁开始,便跟随在父汗身旁边,受父汗养育,一直没有什么过错。自从攻打辽阳以后,没有尽忠效力于父汗,众位兄弟所委派的事,也没有办好。因为我对父汗诚心稍减,致使我所娶之妻、我所生之子、我之所有兄弟全都死去。我现在已经病入膏肓,恐怕命不长久了,这是宿世以来的罪孽啊。若仍有机会,我当洗清罪孽,弃恶从善,是应当弃恶从善了。我要尽力做好父汗、众兄弟交给我的事。如果以后围猎打仗不冲突在前、平日居家不操行正直,父汗马上罢免我的官职。”

  努尔哈赤看后,给扈尔汉侍卫回书:“你不念及我养育你的恩情,所作所为,内藏奸宄。你曾经因为什么事去广宁城?你为什么听到打仗,马上退回?你如此不关心战争胜败,想把我置于何地?你犯的罪够大了,可我赦免了你。现在又来发誓,发誓就死,发过的誓有什么用?哈达、叶赫、乌拉、辉发众贝勒、抚顺、清河、开原、铁岭、辽阳、广宁众官员,都是上天所立掌管国事之人,本来实力都超过我,却被我一一扫灭,这是上天帮助我的原因。你扈尔汉有这些异国之主的实力强吗?你只不过像插到箭袋里的无头箭,一直受我差遣罢了。你强调弃恶从善是什么意思,是说我一向糊涂吗?是说我闭目塞听吗?这简直是欺人之谈,你心藏奸宄,上天难道不知道吗?”

  十八日,总兵官阿布泰、布山两个人因为在努尔哈赤面前争吵而被治罪,各被销去记功银三十三两。
  二十日,降雪。努尔哈赤对汉人说:“百姓劳苦,不是我的过错,都是明朝万历皇帝之罪。万历皇帝粗暴干预边外异国内政,遂遭天谴。万历皇帝死了,上天恐怕百姓不清楚事情真相,又让万历皇帝的儿子泰昌皇帝登基不到一月而亡。明朝皇帝受到上天谴责,父子相继而亡,大臣被杀、土地沦陷、百姓受苦。上天认为我是正确的,把明朝辽东地方给我,既然是上天所赐之地,则辽东地区的汉人庐舍,要与女真人合居,田则同耕、粮则同食。我女真地方的庐舍田粮,也要分给迁移过去的汉人。没有迁移的汉人,你们为什么不念其余百姓迁移之苦,乘机卖粮挣钱呢?如果有粮的富人,把粮食献做公用,会得到少许补偿,如果仍然偷偷贩卖,被人告发,则粮食全部没收,本人获罪诛杀。”

  广宁方面报告:“驻守在广宁的统兵大臣,去右屯卫的时候,遇到蒙古喀喇沁部的八十人,杀掉十五人,得到四十八匹马,生擒二人,由棱格里带过来。”
  都堂官给青苔峪的堡主去信说:“有人向我报告,你那里有三个人,同毛文龙派遣的奸细相互勾结,准备叛乱。一人叫景天彦,住在萌磐驿;一人叫王百求,信在达塔峪;一人叫曹留全,住在桦皮峪。你要带人,把这三个人,还有毛文龙派去的人,全都抓住送来。”
  二十四日,李世功因为擒拿奸细,升职为备御。
  张德玉因为检举奸细,升职为游击。
  王元皎因为擒拿奸细,升如何为备御。

  刘吉宽告发双山备御苗宜庄私通毛文龙。苗宜庄被革职,刘吉宽升职为德御。
  沙厂备御王子登查获毛文龙派来离间的奸细,被升职为游击。
  岫岩备御乔邦魁同毛文龙私通密谋,被家人发现告发,命把乔邦魁宗族全部杀死,把乔邦魁的妻子和家产都给了告发的家人。
  努尔哈赤说:“外地的普通百姓,可以经常擒拿奸细送来,难道我辽阳城里,就没有奸细吗?众们官员,你们有些人是明朝皇帝判处死罪投在大牢中的,有些人是在明朝遭到贬黜壮志难酬的,有些人是我在战场上擒获得来的。我让尔等为官,如果念及我的恩养之情,为什么不把毛文龙派来的奸细抓住一个呢?为什么查不出叛逃暴乱的呢?如果不为我效力,我养尔等有何用处?凡是发现叛逃即来告发,知道奸细马上擒获的,仍然照旧当官,记功领赏。如果见叛逃而不报,见奸细而不擒拿,被我发现的话,乔邦魁就是榜样。”

  赐给古尔布什的姐姐、妻子,塔布囊僧格的妻子,拉布西西的母亲、妻子、姐姐等人各一个金项圈、一尊金佛、二对金耳坠子。

《满文老档》白话译本转自萧不讓先生《满文老档,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努尔哈赤》。供清前史爱好者、研究者参考,特向作者表示敬意。请网友自行甄别译文内容。抚顺七千年(FS7000.com)
标签:满文老档  白话译本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