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 > 满文老档白话本

满文老档白话本

《满文老档》白话译本-(第53节)

2012-12-23 01:00 易读 萧不讓 766
  【翻译日期】:2012-12-0508:43:28  二十三日,清河备御曹凤上报:“曾经命令草河一带的百姓,都迁到孤山南八家去住,可在二十日晚上,当地百姓都趁夜携妻带子逃跑。”努尔哈赤命令副将楞格里带领一百人去其必经之路拦截。  早在十七日,曾经有一个...
 
  

【翻译日期】

2012-12-05 08:43:28
  二十三日,清河备御曹凤上报:“曾经命令草河一带的百姓,都迁到孤山南八家去住,可在二十日晚上,当地百姓都趁夜携妻带子逃跑。”努尔哈赤命令副将楞格里带领一百人去其必经之路拦截。
  早在十七日,曾经有一个人到都堂那里报告说:“草河一带百姓可能逃跑。”可都堂们没当回事,没有把这条信息告诉努尔哈赤。八位都堂有七名被罚银子,只有阿布泰因为当天没值班,免罚。
  二十五日,驻守广宁的统兵大臣给努尔哈赤来信说:“在十三山巡视时,发现有多处同时起火。”
  二十六日,希福作为使臣,去科尔沁奥巴台吉那里。
  色赫纳、胡希布、札珠兰等一共六个人,奉命去迁移当地百姓,在执行命令时,却擅自掳掠有夫之妇,带到住处。这名妇女的丈夫带着几个人,手里拿着铁棒子前来决斗。争斗中,有三名汉人被杀。法司审讯,带头的色赫纳、胡希布以死抵命,剩下的人有三个被鞭责一百、刺穿耳鼻,另外一个被鞭责一百。
  副将诺木浑因为应当羁留朝鲜过来的人而没有羁留,致使朝鲜人逃跑,将其革职。
  还是在老城费阿拉居住的时候,色勒阿哥认为家里有两名妇女是妖精附体,把这两名妇女打死。在辽阳城居住的时候,色勒阿哥的母亲去世,他因为对手下章京郎善的妻子所制纸钱不满意,把郎善妻子的双眼刺瞎。郎善向努尔哈赤告发色勒,努尔哈赤将色勒革职,让其拿出两人偿还两名死去的妇女,并再罚银十五两。

  蒙古巴噶达尔汉贝勒那里,有数次逃人来归附我国,都被斋赛贝勒手下的大臣在路上将牲畜、妻子等截留住,就让逃人只身前往这里。斋赛贝勒就是前面提到被努尔哈赤所收养的那个人。努尔哈赤说:“既然斋赛已经把牲畜、妻子都截走了,逃来的孤身一人,我取之何用?逃人愿意回到故主巴噶达尔汉那里,就让他回去,或者让斋赛收下,也未尝不可。”
  斋赛贝勒听说了,让手下的大臣把逃人的妻子牲畜都送到努尔哈赤这里来,来的路上,被巴噶达尔汉手下的四位大臣追上,索要。斋赛贝勒和巴噶达尔汉贝勒的人发生争议,斋赛贝勒说:“逃人离开你到大汗那里,大汗没有收留,他把逃人给了我,你们凭什么向回索要。”把四位大臣抓住,把三百只羊、六十头牛献给努尔哈赤。
  二十九日,参将噶鲁因为没有糊蒙古房屋的窗户,被罚去七两银子。
  二十九日,听说炼铁处的汉人逃走,努尔哈赤命棱格里带领五十人前往追捕,将其擒拿献来。
  二十九日,都堂发布命令:“听说毛文龙派遣五十人到我国来离间挑拨。谁如果把毛文龙派来的人抓住,立功;如果知情不报,被他人首告,则治以灭门之罪,首告者立功。岫岩以南,让爱塔副将负责;孤山一带,让赵义和游击负责。”
  三十日,负责炼铁的把总张秉仪,在铁匠的配合下,把毛文龙派来的一名挑拨离间者抓住。张秉仪升为千总,那名铁匠被赏银十两。

  当天,努尔哈赤说:“据悉,毛文龙派人到我国各处张贴告示挑拨离间,沿岸戍守的统兵大臣,要密切注意两个驻防点之间的疏漏,严加搜寻踪迹。”
  

【翻译日期】

2012-12-06 08:04:17
  参将沙金私自收取汉人四十口猪、一百只鸡,被他家里的妇女告发。罚沙金二十五两银子,并赔偿四十口猪的四十两银子、一百只鸡的十两银子。那名妇女第一次告状的时候,千总扎克丹不予理睬,直接让她回去,罚扎克丹十两银子。
  三月初一日,努尔哈赤给广宁去信说:“命令停止筑城,军士都在广宁城内外,搜寻明朝人原来藏东西的地窖,如果得到二三百两银子,谁挖到归谁;如果得到千两万两银子,挖到之人取一半,另一半上交;如果得到的是很多绸缎,上交一少部分,其余自己留下;如果得到的是粮食,准许挖到的人售卖。”
  三月初一日,都堂命令汉人:“金银产地之人,禁止在农忙时淘金,恐怕耽误农事,农闲时淘金需要上报获批才可。如果不上报便私自淘掘者,有罪。”

  命令每旗出一名小旗长、每牛录出一名护军,到朝鲜边界驻守。
  蒙古恩格德尔额附的弟弟,带领一男、一女、两匹马前来归附。
  初三日,汪善、阿赖带兵八百戍守通远堡、图黑带兵八百戍守十方寺。努尔哈赤说:“你们驻守边界的人,一定要小心谨慎,如果听信小人之言,则是违背我之教训,如果心存盗骗诈伪之心,懈怠疏忽,则是取祸之道。小心谨慎、竭尽公诚,我不会忘记你们的功劳。”
  初四日,炼铁的石城地方,备御王子登追赶二百里,抓住毛文龙派来挑拨离间的人。王子登被升职为游击。

  派往广宁的黄通判被杀,让其子黄彦正作为堡主、武靖营长官。
  初五日,每个牛录出二十五名甲兵,去边境安置户口。萨满刚噶达让达岱、多达里上告:“达岱有五子一妻、刚噶达有一叔、多达里有一弟。现在派我们去边境,我们的父子兄弟夫妻都要分别离散了。”
  这些话被都堂官知道,都堂传刚噶达前来。传两次,刚噶达没来,第三次,刚噶达来了。都堂对刚噶达说:“你在私下说的话有道理吗?你这是不愿意听从大汗的派遣啊!什么叫做父子兄弟夫妻都要分别离散?派遣甲兵去边境,是理所应当的事,只有服从命令,才配享有大汗所赐之官、所赏之物。如果不听调遣,你可以辞职,去做一个闲散之人。”
  讯问之后,把经过报告给努尔哈赤。努尔哈赤说:“怎么能令其成为闲散无主之人呢?把刚噶达传来见我。”刚噶达迟迟不来。努尔哈赤问:“刚噶达在哪里?”
  众审事官说:“我们审理时,也是再三传唤才来。”

《满文老档》白话译本转自萧不讓先生《满文老档,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努尔哈赤》。供清前史爱好者、研究者参考,特向作者表示敬意。请网友自行甄别译文内容。抚顺七千年(FS7000.com)
标签:满文老档  白话译本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