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满文老档白话本

《满文老档》白话译本-(第48节)

时间:2012/12/18 1:00:19   作者:萧不讓   来源:易读   评论:0
内容摘要:  镇江方面传来消息:“上月有两千多明兵从桑库河地方进入,一千兵在宁东堡安营,还有一千兵去了汤站堡,从我方哨卡北边进入,劫掠十六户,共抢走人口、马、牛、驴、骡一共六十七个,然后他们从镇江渡口撤退。我军派人去追,因为河水上涨,不能渡过,寅时进兵,辰时退回。”  六月初七...
 
  镇江方面传来消息:“上月有两千多明兵从桑库河地方进入,一千兵在宁东堡安营,还有一千兵去了汤站堡,从我方哨卡北边进入,劫掠十六户,共抢走人口、马、牛、驴、骡一共六十七个,然后他们从镇江渡口撤退。我军派人去追,因为河水上涨,不能渡过,寅时进兵,辰时退回。”
  六月初七日,努尔哈赤说:“特任命总兵官达尔汉、总兵官巴都里、都堂官乌尔古岱、总兵官索海、副将阿台、游击雅虎等十六人审理国中各类案件;副将蒙噶图、游击孟古、游击李三、游击阿福尼等八人负责办理库粮登记、征收、发放,筑城,架桥,修建栅栏,制作枷镣,监察边界贸易,征税,牛畜繁殖,屠宰猪只,饲养家畜,迎来送往,给新迁入人口分拨房屋、给以盛饭之锅、给以砍木之斧、给以所穿之衣,给无妻之人娶妻。游击沙金等人负责办理检查枪砲、哨台,出痘子,跟踪巡察等事项。各总兵官、副将负责查验盔甲、刀枪、弓箭、鞍辔、梯子、藤牌、车辆、錾子、斧子、锛子、蓑衣、帐房、箭罩、弓套等各类军械,还要负责养肥军马,检查前往各地的行人等事项。收管边界逃人,制作渔网、制作捕獐套网,派遣使者到各处传达信息等事,由……负责。”

  初七日,盖州之北三十里,博里堡,有一名汉人状告和他合住的女真人硕色(硕色是胡希塔牛录的奴仆)。
  该名汉人向本州副将说:“我的牛被硕色耕种,我自己被硕色所役使,我的妻子给硕色煮饭。硕色只用一二钱就把我养大的猪强行买走杀掉。我让人用女真文和汉文把大汗此前的命令抄写一遍:‘女真人不能用汉人的牛,房屋要各自分开居住,粮食要计口而食。汉人养的猪,不能给女真人,如果女真人强行索要,就去禀告当地官员,由官员上报给诸贝勒大臣。’我把写好的命令派人带给硕色看,硕色竟然把命令撕烂扔掉,把我派去的人抓起来拷打,我又派了两个人,又被他抓起来拷打。”

  盖州副将说:“派一个过去遭到捆缚拷打,派两个过去同样遭到捆缚拷打,大汗发布的命令怎么能够实现?”先把这名汉人、他派遣的三个人送到努尔哈赤那里,再通过胡希塔牛录的额真,把硕色抓起来,也送到努尔哈赤那里,由贝勒审问。
  六月十五日,都堂官发布文告:“凡是女真、汉人开店的,一定要把店主人的姓名刻在石头上或者木头上,立在店前。如果不写明店主人姓名的,有罪。禁止没有店肆而携带物品售卖的行为,因为携带物品售卖的人,自以为找不到他们,容易在所卖食物里掺入毒药。尤其应当告知我女真妇孺,凡是购买食物的,一定要记住店主人的姓名,如果不记下来,就算你中毒身死了,虽有猜疑,能和谁说呢?

  “女真、汉人,都是一个汗的百姓,凭什么抢夺别人所卖之物呢?女真人抢夺别人,由女真人把他抓起来;汉人抢夺别人,由汉人把他抓起来。如果抢夺者拒捕逃走,则不管女真人还是汉人,都有权力抓捕他,捕获者有赏。”
  阿布图巴图鲁因为让自己兼管的汉人修建自己的房舍,并且擅自鞭打犯人,被没收赐给他的所有汉人,罚银三十两,交给执法大臣审理。努尔哈赤念在他立过战功,将其释放。
  凤凰城、汤山、险山三地堡主上报:“毛文龙趁夜前来窥探我方虚实,请求大汗派遣一千军兵前来。”努尔哈赤命副将额克兴额带兵两千,于十八日前往当地。
  十七日,众贝勒商议决定:“从即日起,应施鞭刑一百的,改为五十杖,也就是两鞭折合为一杖。废除刺穿耳鼻之刑。”
  十八日,巴都里阿哥手下,有三名蒙古人,带着五匹马、十一头牛逃走。
  十八日,筑城的牛已经累瘦了,众贝勒让学者库尔禅去问努尔哈赤该怎么办。库尔禅说的话惹恼了努尔哈赤,努尔哈赤说:“库尔禅,这件事有专人负责,不是你该管的。”革去库尔禅的官职。

  十九日,努尔哈赤发布文告说:“大汗善于养育国人,给前来归附的蒙古人以奴仆、耕牛、骑乘、官服。众位贝勒大臣们,把归你们管辖的蒙古人带到本牛录,供给食物,如果有酒,要供给他们喝。至于瓜、茄子、葱、白菜都和我国人一同食用。衣衫、布裤都可以让蒙古人以旧换新。蒙古人交给你们养育了,就不要让他们过于劳苦,但是也不要过分地怜惜。给其分配出力当差的任务,做得好就要表扬、做得差就要批评。好坏都要报告给大汗。”

  阿纳的妻子,无视法制,用烙铁烙其婢女的私处。执法大臣曾经定阿纳的妻子为死罪,后来免除死罪,刺其耳鼻。执法大臣对这名婢女说:“你本来有理,可是为什么逃走呢?”割去她的耳鼻,由执法者收留她。
  陈游击因为修城的事,把岳托阿哥属下执旗的一个人打死。陈游击到岳托阿哥旗鼓官那里说:“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审事官,我愿意出五十两银子赠给死者的哥哥。”给了死者哥哥五十两银子。博尔金的弟弟布尔汉目睹了此事,说:“这件事情我知道了。”陈游击给了布尔汉一头牛、十两银子、一双靴子。
  又来此事被别人告发。处罚陈游击二十两银子,处罚旗鼓官十五两银子,布尔汉死罪,免死,鞭打一百,他收取的陈游击财物被没收。
  六月二十三日,努尔哈赤给刘副将去信:“运送粮食游击官李殿魁的侍从徐伊勒,到我这里来控告李殿魁贪污。刘副将,你把李殿魁召到你处细问一下。如果他所取微少,那是汉官的常事,就地办理便可以了;如果他所取过多,那就把他本人连同妻小一同送到我这里来,让你的弟弟刘兴文代替李殿魁督运粮米。”

  二十六日,阿克敦家里的一名朝鲜人、两名女真人,从鞍山逃走。
  二十七日,金州刘参将献上四筐李子、六十个苹果。
  努尔哈赤命令:“各牛录不允许一二名士兵离旗独行,恐怕途中抢夺汉人物品,一定要严加管束。”


标签:满文老档 白话译本 


《满文老档》白话译本转自萧不讓先生《满文老档,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努尔哈赤》。供清前史爱好者、研究者参考,特向作者表示敬意。请网友自行甄别译文内容。抚顺七千年(FS7000.com)
相关评论
本类推荐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