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 > 满文老档白话本

满文老档白话本

《满文老档》白话译本-(第46节)

2012-12-16 01:00 易读 萧不讓 967
【翻译日期】:2012-11-1613:52:04  努尔哈赤给莽古勒额附去信说:“管理一万个人或者一万只牲畜的,心怀宽厚之心,可以尽量满足别人的要求。你莽古勒额附有一万只牲畜吗?你没有,为什么把我赐给你的财物随便施舍给别人呢?别人不但不感激你,反倒都以为...
 

【翻译日期】

2012-11-16 13:52:04

  努尔哈赤给莽古勒额附去信说:“管理一万个人或者一万只牲畜的,心怀宽厚之心,可以尽量满足别人的要求。你莽古勒额附有一万只牲畜吗?你没有,为什么把我赐给你的财物随便施舍给别人呢?别人不但不感激你,反倒都以为你傻。何必舍弃财物求取愚痴之名呢?你是我的女婿,我才这样诚恳地告诉你。没有时间和你面谈,所以给你写了之封信。”
  第一:金玉和、赵义和、高明和;第二:吴印、佟岩、朱继文;第三:朱世昌、张玉伟、张梦兆;第四:宣义元、李大成、佟镇国;第五:张德柱、佟松年、谷秀东。(这段只有人名,没看懂是什么意思。)

【翻译日期】

2012-11-17 08:11:05

  努尔哈赤给驻守广宁的大臣等去信说:“被杀的那三个人是哪个牛录的?为什么离开众人,只有他们三个在一起?他们想去哪儿?是晚上睡觉的时候被杀还是白天走路的时候被杀?详细审查明白。索诺木台吉把那两个蒙古嫌犯送来的时候,大臣们要把男嫌犯严加看管,把手钉在木头上,让他骑驴而行,并且把他的两只脚系在驴肚子下面,押送的时候防止他投水而死。押送到我这里来,斩首示众。他的妻儿老小在当地斩首示众。”

【翻译日期】

2012-11-17 08:13:35

  十三日,有一千五百三十头牛渡过辽河,其中有三头牛因病退回,一头牛被主人赶走。实际前往的有女真官牛一百一十二头,汉人官牛一千四百一十四头,一共有一千五百二十六头。
  扎克丹城的千总李恭寅去新城一带寻找残留百姓,总共得到五十四个人。他又俘获了毛文龙派来的四名甲士。努尔哈赤赏赐李恭寅四十两银子。
  十四日,都堂官对萨尔浒官员说:“听说迁到当地的汉人,很多自己都准备了耕牛、农具、种子,没有的非常少。这样,已经有农具的不能再领,冒领者有罪,没有农具的,酌情发给我们自己铸的农具,如果不够,去清河取。”
  十五日,努尔哈赤发布文告说:“我曾经命令女真人和汉人合居、同住、同耕、同食。现在听说有的女真人役使同居的汉人赶牛车、运粮草,并且随便拿汉人的东西。合居的汉人不是你的奴才,他们只是从远处迁来,没有房舍、粮食、耕田,让他们和你住在一起。以后,女真人和汉人,除了房屋同住、粮食按口共食以外,要分别用自己的牛耕种自己的田。女真人如果违背我的话,再欺凌侵害汉人,汉人可以把犯法的人纠来上告,当然,汉人不允许平白无故诬陷女真人,要知道你们都是同一个汗的百姓啊。”

  把二百名蒙古人交给爱塔副将豢养,给他们全套的衣服、马匹、盔甲、鞍辔、撒袋、弓箭。
  努尔哈赤说:“众位阿哥,当初让你们各家的子女都穿薄缎,现在你们家里储藏的却都是厚美的缎料,是不是太奢侈了?赐给手下人穿,是不是太可惜了?如果不给手下人穿,又赐给他们什么穿?现在命你们拣选不同成色的缎料,按照贝勒、福晋、男子、女子的衣着区分开。我们众贝勒、大臣的衣着,和赐给蒙官、汉官的衣着是不同的,和随便赐给手下人的衣着又是不同的,应当分别发放。再者,你们要用华美光鲜的缎子做成衣服,这样随你们赐给什么人也方便一点。”

  十七日,爱塔副将上奏说:“金州的李殿魁,存心公正、做事明白。”努尔哈赤授予李殿魁游击之职。

【翻译日期】

2012-11-17 12:34:49

  总兵官穆哈连让马堡主去把筑城的人和牛车带回来。马堡主去后不认真办事,却只顾在乡村中索取贿赂。乡人把这件事告诉了爱塔副将,爱塔把马堡主拘来质问:“你不催人和牛车快回来,却为什么向乡人索取贿赂?”把马堡主抓起来。
  爱塔把马堡主抓起来之后,总兵官穆哈连派一个叫阿布尼的人给爱塔送信,挟逼爱塔说:“马堡主的地方是大汗赐给我的,我派去的人,你凭什么抓起来?莫非马堡主的地方归你管吗?那里的事情交给你办好了!”
  爱塔对阿布尼说:“你回去告诉穆哈连总兵,马堡主索取民财,所以我把他抓起来,我会再派别人去催办牛、车的事情。”
  阿布尼仍然在爱塔面前蛮横无理,爱塔给他安排的房屋,他不去住,就住在爱塔的门前。爱塔带上穆哈连的书信,上告到法司。
  法官审问穆哈连:“你为什么不和众人商议,就自作主张派人带着书信去挟迫爱塔副将?”把总兵官穆哈连治罪,革去他的总兵官一职,削夺他的一个牛录女真人,三千名汉人,在进入广宁城时赏赐他的财物被全部追回。法官又审问阿布尼说:“你为什么在爱塔副将面前蛮横无理?”将阿布尼鞭责一百。

【翻译日期】

2012-11-17 12:36:06

  二十二日,努尔哈赤让额克兴额带兵增援镇江,每牛录派去一名骑兵,二十名砲手。
  努尔哈赤命令:“居住在山谷里的汉人马上出来耕田。你们不要想着去山海关那边,你们过去以后,明朝会给你们安排房舍、粮食、耕田么?而且我国大军明年或者后年就会进入到山海关内征讨明朝。你们如果早日下山来投降英明汗,则会给你们安排房舍、粮食、耕田,公平养育你们。如果不下山来降,我必然会派兵剿灭你们。”
  蒙古科尔沁部的囊苏喇嘛,很早就曾听说英明汗善抚百姓,以前曾经来见过努尔哈赤。最近听说努尔哈赤又得辽东很多土地,囊苏喇嘛说:“我虽然现在身体不好,可还是愿意抱病离开故乡,我愿意死在英明汗的土地上。”囊苏喇嘛来到努尔哈赤身边,不久病危。临终前,他留下遗嘱说:“等我死后,希望英明汗把我的遗体交给辽东的巴噶巴喇嘛,让他料理我的后事。”囊苏喇嘛圆寂,努尔哈赤命把他安葬在辽阳城南门外,安葬之处修庙治丧,让巴噶巴喇嘛前往祭祀。

  努尔哈赤又把囊苏喇嘛属下的六十三户百姓安排到一处屯落,赏赐给他们经过试验的弓五十五张,再赏赐给他们五十副甲、五十匹马、二十头驴、五十名男奴、五十名女奴。
  都堂官发布命令:“听说,各屯已经清点好的人,仍然有不遵管束,任意逃往别处的。违令而行,就是逃人,就是作乱的人。谁发现他们,都有权抓住送来。逃人带一百两银子的话,取出五十两赏给抓住他的人。带一两,给五钱;带一钱,给五分。如果官员容留逃人,官员有罪。逃人从本村离开,本村官员为什么不查他去了哪里?逃人来到本村,本村官员为什么不查他从哪里来?如果这都查不明白,要百长、千长大小官员何用?”

  都堂官命令:“属于大汗的官牛,由二十家共同饲养一头,养牛发生的费用,由原来牛的主人出。”
  都堂官给刘副将去信说:“刀船新造多少只了?把数量尽快报上来。运送粮食的速度再快些,运送粮食的数量也尽快报上来。从去年开始,到今年三月,一直征牛,为什么还有牛主人隐匿不听?应该官用的牛,不在筑城的时候用什么时候用?应该官用的牛,允许自己用吗?各地的堡主,如果不把官牛尽快查出送来,堡主要被缚以铁索,问罪。如果能把官牛尽快查出送来,堡主可以升官。凡是大汗交代任务,不能如期完成的堡主,一律拘捕问罪。刘副将,官牛的事,此前已经问过你两次,可是你一次都没有回复。我再给你去信,探询一下情况。”

  二十七日,都堂官对都司官说:“负责征收官牛的堡主们,仍然没有把牛带过来,只是带来了征收的银两。都司官亲自到各地去看看情况,尽快把官牛都征来。”
  二十七日,都堂发布文告:“有愿意养猪的,可以向牛录额真申请,购买母猪喂养。如果以喂养为名,把猪买去杀掉,则卖猪的牛录额真要被鞭打一百;买猪的人也要被鞭打一百,并且被割去耳鼻。”
  二十八日,岫岩的萧备御向努尔哈赤报告:“前天晚上,扎喀人乘天黑掳走当地五十多口百姓。”

【翻译日期】

2012-11-17 12:37:45

  二十九日,努尔哈赤给从蒙古前来归附的众贝勒发布文告:“我要把从喀尔喀部和察哈尔部前来的蒙古人编成两个旗,你们如果觉得分旗以后生活不方便,可以自愿和众贝勒们结亲通婚,这是随便的,如果和众贝勒们和睦相处、友好生活,我心里更高兴,大家像你们蒙古人的兄弟一样,没什么不同。我们女真人分成了八旗,可是八旗就像一家人,我的亲生儿子,还有众贝勒的儿子,大家一同生活,不受歧视。你们蒙古人,以后也和女真人一样生活。只是我国的法律比蒙古部更加严明,你们要告诉各自的伙伴、属下,这里禁止盗贼。你们蒙古各部彼此偷盗,牲畜都偷干净了,国家都偷贫穷了。你们从远处前来归附于我,我在衣食上不会亏待你们,但是犯法之人是毁国之鬼。毁国之鬼,不管是谁,我都不会宽恕。”

  二十九日,努尔哈赤给众汉官发布文告:“国家边防之事,都指望我一个人去办,恐怕会误事。你们属下的官员,谁可信谁不可信,心里要有数。如果凡事都推给我办,我出言强硬了,本来胆小的人会更怕我;我出言温和了,还会有人不听众我。各位官员,不要忘记各自的职责,要把事情办妥。凡事可以和李永芳额附、佟养性额附商议,不坚固的边境严加防守,不可靠的官员必须撤换。
  “如果有会办事的贤人,大家都认为他可以任用,就举荐他,赐给他官职。如果有残暴作乱之人,大家都认为他行事荒悖,就弹劾他,免去他的官职。
  “众位汉官,不要存留那种明朝天长地久、大金只存一时的无趣想法,当初辽阳城的井里出血,辽阳城被我军攻下。现在听说北京城的河里两次流血,各衙门前的大树被风连根拔起,石牌楼倒塌。如此种种,都是上天降下的异兆,这是天意,天意难逃。大会变成小,小会变成大,这是从古到今的循环至理,众位汉官熟读古书,应该都知道。”

《满文老档》白话译本转自萧不讓先生《满文老档,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努尔哈赤》。供清前史爱好者、研究者参考,特向作者表示敬意。请网友自行甄别译文内容。抚顺七千年(FS7000.com)
标签:满文老档  白话译本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