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 > 满文老档白话本

满文老档白话本

《满文老档》白话译本-(第18节)

2012-11-18 00:00 易读 萧不讓 887
  努尔哈赤的一个妻子塔因查听到了他们吵架,把情况告诉给了努尔哈赤。努尔哈赤叫纳扎和秦台当众对质,事实很快就弄清楚了。纳扎得到努尔哈赤大福晋的允许,送给学者达海两匹海蓝布。  努尔哈赤对福晋们重申:“我曾经说过,福晋们不经我的允许,不能私自把一块绸缎、一庹布匹送给外人...
 
  努尔哈赤的一个妻子塔因查听到了他们吵架,把情况告诉给了努尔哈赤。努尔哈赤叫纳扎和秦台当众对质,事实很快就弄清楚了。纳扎得到努尔哈赤大福晋的允许,送给学者达海两匹海蓝布。
  努尔哈赤对福晋们重申:“我曾经说过,福晋们不经我的允许,不能私自把一块绸缎、一庹布匹送给外人。这不是我吝惜财物,因为发生私自赠与的事,就容易使人受到诬告。”
  拟定学者达海和纳扎女人死罪。努尔哈赤又想:“男女都是死罪,这是罪有应得,可是杀掉达海太可惜了,没有人像他那样精通汉文汉语啊。”于是只杀纳扎,而用铁索粗木,把达海囚禁住。
  妻子塔因查又对努尔哈赤说:“不但这一件,我还知道别的事。”
  努尔哈赤问是什么事。
  塔因查说:“大福晋曾经两次准备饭食,送给大贝勒代善,大贝勒接受饭食吃了。还有一次,准备饭食送给四贝勒皇太极,皇太极接受了饭食,可是没吃。而且,大福晋每天两三次派人到大贝勒家里去,来往这么频繁,该不会是有什么不轨的事吧?大福晋亲自深夜出院,也被我发现有两三次之多。”

  努尔哈赤听到这话,就派遣侍卫扈尔汉、学者额尔德尼去询问大贝勒代善和四贝勒皇太极。经过询问,代善吃了大福晋送的两次饭,皇太极没吃大福晋送的饭,情况都属实。
  努尔哈赤说:“我曾经当众说过,等我死了以后,把我的小儿子,还有大福晋,都交给代善抚养,所以大福晋和代善关系要近一些。”
  又有贝勒大臣等上报努尔哈赤说:“大汗以前每次聚集大家会议的时候,大福晋总是向大贝勒送媚献殷勤。”
  努尔哈赤听到这话,不想追究代善,就以大福晋私藏金银绸缎过多为由,治她的罪。命人到界藩山上她住的地方去查抄。
  大福晋害怕被查出的赃物太多,定罪更重,所以把财物分藏各处,分送各家。派遣女仆把一份财物送到扈尔汉侍卫的居所。扈尔汉侍卫来见努尔哈赤说:“我知道大福晋的财物都是私藏的,哪能还替她保管呢!”

  

【翻译日期】

2012-09-14 08:00:47
  努尔哈赤的一个蒙古福晋说:“阿济格阿哥家中的柜里,有三百匹绸缎,都是大福晋的。大福晋非常爱惜这三百匹绸缎,时常担心它们被水淋火烧。”努尔哈赤派人到阿济格家里去看。情况属实。
  又派人到大福晋母亲家里去查看,抄出存放在那里的银两。
  大福晋对努尔哈赤说:“蒙古福晋也私藏东西,她那里有一捧东珠。”努尔哈赤派人去问蒙古福晋。蒙古福晋说:“是大福晋交给我收藏的。”
  努尔哈赤又听说,大福晋给了总兵官巴都里的两个妻子一整匹精织绸缎;给参将蒙噶图的妻子一件绸缎朝衣。把私自藏匿的财物分给村民的事发生过很多次。
  努尔哈赤大怒,告诉村民,凡是大福晋给的财物,都要如数退回。

  当众宣布大福晋的罪状:“大福晋为人虚伪奸诈,集众恶于一身。我用金珠宝贝装饰她的脸庞身体,我让她穿别人没见过的好衣服。可是她竟然不真心爱我,置我于不顾,去勾引他人。说她应该被处死,难道有错么?可是我的三子一女,就像我的心一样,我能让我的心忍受巨大的悲伤么?杀与不杀之间,实在两难决断。”
  又说:“大福晋可以不杀,现在我的小儿子正病着,让她照顾我的小儿子。但是从今以后,我不和大福晋同居。以后她给的东西,无论什么人都不能接受,以后她说什么话,无论什么人都不能听。不管男女,都应该遵从这个命令。以后听从大福晋的话,收取大福晋东西,不论什么人,都要处死。”
  把大福晋做的两床蟒缎被、两床闪缎褥子,分别赐给叶赫来的纳昆福晋、阿巴亥福晋。大福晋所藏的衣服,除了她平时所穿的以外,其他的都收回来,赐给女儿。
  小福晋塔因查因为检举有功,被赏赐可以同努尔哈赤同桌吃饭而不用有所避讳。
  

【翻译日期】

2012-09-14 08:01:58
  努尔哈赤和几个贝勒都在萨尔浒地方建造自己的居所,各处房场平整完毕之后,大贝勒代善看见自己儿子岳托平整的房场很好,就对努尔哈赤说:“岳托整理的住所比父汗住的地方还宽还好,请父汗改到那里建房吧。”
  努尔哈赤自己去看,果然如此,就对代善说:“岳托给你平整的房场果然很好,那么我就在这里建房,你到我的房场去建房。”

  代善认为努尔哈赤原来的房场又窄又小,感觉不合适,私底下对众贝勒们说:“如果父汗在我的地方建造房屋,那么把别人的宽敞之地赐给我就行了。”
  众贝勒说:“你想住哪个人整修好的地方,直接告诉我们,我们便去告诉大汗。”
  代善说:“我想要谁的地方,你们难道不知道么?你们心里最倾向于谁呢?”
  众贝勒说:“你不明说想要谁的地方,我们如何在大汗面前为你说话。”他们私下的交谈,没人告诉努尔哈赤。
  代善于是自己对努尔哈赤说,想要重新找一个建房的地方。

  二贝勒莽古尔泰私自找到努尔哈赤说:“大哥若想重新建造房屋,可以让众人帮助建造,请您拨付一千人帮忙修建。”
  努尔哈赤对莽古尔泰说:“可以拨人修建。”
  一千人掘土破石、动工修建,建成之后,莽古尔泰对努尔哈赤说:“这块地方,比大贝勒原来的地方还好,请您到这里居住。”
  努尔哈赤说:“我原来准备住的地方,让代善住。代善原来准备住的地方,改成大家宴会用的衙门。我住这个新地方吧。”
  众贝勒们说:“大汗如果自己住,那么还应该再整修扩大。”又派遣一千人进行整修。

  所有的工程都完工了,代善心里仍然不平,嫌弃努尔哈赤原来的那块地方狭小,想要换地方,让三贝勒阿敏代他在努尔哈赤那里说话。
  努尔哈赤说:“如果嫌我那里小,那么我住回到那里,这块新地方你带着你的弟弟们一起住。”
  最后的结果是,第三次整修的地方,让给大贝勒代善居住。
  

【翻译日期】

2012-09-15 08:53:08
  四月,给蒙古喀尔喀五部及朝鲜送去书信:

  “当初,经过万历皇帝允许,明朝官员同我杀白马对天歃血盟誓,在边界立碑,规定不管是明朝,还是女真,都不能越界。可是明朝竟然不把盟约当回事,依然过界,最终酿成我对明朝的七大恨。现在他们又假托刘伯温的话想要约束我大金,刘伯温本来言辞怪诞,再说他是古人,就算他说的话是对的,可是早已经过时。现在他们不想着止息兵戈之乱,不想着平抑上天降祸,不想着治理朝政的太平之言。只是在给我们的信里,引用古人毫无意义的话,能说服我们吗?当初明朝存了宽宏公正之心,所以上天让他们成为大国,现在明朝自己舍弃了宽宏公正之心,内心邪恶,外示刚强,所以上天会降下灾难让其变小。这是一时一刻人力所能挽回的吗?当初我们女真如果心怀二心,表面上用好话骗明朝,实际上却暗启战衅,那么上天也不会保佑我们到现在。我的祖父、父亲,原来没什么过错,却被明朝军队在边界之外,无故加以杀害。我的父祖被杀,我不念过恶,一直隐忍,和他们杀白马歃血祭天盟誓,哪想到盟誓以后,他们的军队又越过边界,想要杀害忠良。我终于清楚,明朝是不想和我善罢甘休,于是写了七大恨上告于天,兴师讨伐。

《满文老档》白话译本转自萧不讓先生《满文老档,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努尔哈赤》。供清前史爱好者、研究者参考,特向作者表示敬意。请网友自行甄别译文内容。抚顺七千年(FS7000.com)
标签:满文老档  白话译本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