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 > 满文老档白话本

满文老档白话本

《满文老档》白话译本-(第15节)

2012-11-15 01:00 易读 萧不讓 925
  见台上起火,台下八旗兵都以为金台石已死,停止拆台。  等到高台上的房舍全被烧毁,金台石身披火创,自己走下来。他已经被火烧残了,收养他还有什么用。努尔哈赤命令,把金台石绞死。  这时候叶赫东城的人已经得知西城被破的消息,布扬古、布尔杭古兄弟两个听说后大为惊惧,于是派...
 
  见台上起火,台下八旗兵都以为金台石已死,停止拆台。
  等到高台上的房舍全被烧毁,金台石身披火创,自己走下来。他已经被火烧残了,收养他还有什么用。努尔哈赤命令,把金台石绞死。
  这时候叶赫东城的人已经得知西城被破的消息,布扬古、布尔杭古兄弟两个听说后大为惊惧,于是派使者对大贝勒代善说:“我们虽然想战,已经不能胜了。愿意投降。”

  代善说:“开始让你们投降,你们不降,我现在已经来了,难道还能空手回去么?你们一个是我的姐丈,一个是我的妹夫,我准许你们投降,是怜悯你们,给你们一条生路。如果要打仗,你们都会死于士卒之手,投降确实是明智的选择。你们两兄弟如果真想投降,自己过来。如果因为你们是男人,怕我伤害你们,也可以让你们的母亲,就是我岳母先过来。”

  布扬古又派人过来说:“我们愿意投降,但是你要发誓答应我们仍然居住在自己的家乡。”
  代善大怒说:“不要再说了!又不是打不赢你们,怎么还会允许你们在这里居住,让我徒劳而返!现在西城已破,我命令你们快投降,如果不降,大汗马上会来攻取这座东城。一经攻战,你们必死无疑。”
  城中的布扬古把他的母亲先送过来。大贝勒和岳母相见,行抱见之礼。
  岳母说:“你不发誓,我的两个儿子害怕啊!”
  代善乃用刀划酒说:“招降他们以后,如果杀了他们,祸患加到我身上。如果我立誓饮酒以后,他们还不投降,祸患加到他们身上,把城攻下来以后,马上杀了他们!”说完尽饮此酒。饮毕,又把此酒送给布扬古和布尔杭古兄弟两个,兄弟两个也都喝了。
  兄弟两人出城来见代善。代善让他们去见努尔哈赤。两个人没说话,站在原地不动。
  代善拽着布扬古的马缰绳说:“走!你难道是女人吗?已经发过誓了,还站在这里干什么?”遂带着布扬古去见努尔哈赤。
  布扬古见到努尔哈赤,不双膝跪倒,只是弯下一膝,把帽子摘下来,就算行礼了,没有磕头就起来。努尔哈赤赐他金杯饮酒,布扬古接酒不饮,只是沾了沾嘴唇。
  努尔哈赤对代善说:“阿哥,把你的姐丈,带回到他的城里去。”送布扬古走了。

  努尔哈赤白天晚上都在想:“我可以不念旧恶,可以恩养他,虽然如此,他却难有喜悦诚服的心情。若留此人,恐怕后患无穷。”第二天就把布扬古缢死了。
  布扬古过去对不起努尔哈赤,杀了没什么可惜的,可是儿子代善曾经对他立过誓,努尔哈赤总觉得心里别扭,就不杀布尔杭古,把他交给代善恩养。
  从前,建州和叶赫议和修好,两边约为婚姻,互有嫁娶。可是叶赫对我方使者,想杀就杀、想抓就抓,好像我们是因为打不过他们才求和的。已经聘给我们的女人,又改嫁到蒙古去,还向明朝皇帝请兵攻打我们。努尔哈赤想到这些事情,对叶赫的人,完全可以杀掉他们,可他没有那么做。对叶赫的人,不论善恶,都不损害他们的家产,不离散他们的父子、兄弟、亲戚,而是一同带回去。没有拿妇女的衣领,没有取男人的弓箭。

  至此,叶赫国灭亡。
  到这一年,西到明朝,东到东海,南到朝鲜,北到蒙古,女真各国,都已经被努尔哈赤统一了。
  

【翻译日期】

2012-09-08 08:05:13
  灭掉叶赫国以后,努尔哈赤听说,叶赫国有逃出去的人,带了三百牧群投靠了科尔沁贝勒明安。就两次派遣使者对明安说:“我们不是敌人,你为什么收留被我灭掉国家的牧群?应该还给我。”明安没还。
  第三次派遣使者去索取的时候,明安归还了一百六十牧群,数量还是不够。
  努尔哈赤给蒙古送信说:“你们蒙古人在东面,不要进入原来叶赫国的地界,不要抢夺我已经征服地方的粮食,那样我们的人就没有粮食吃了。再者,你们蒙古哪个部落想和我一同征讨明朝,那么就骑上你们肥壮的马匹,带上你们足够的粮食到我这里来。现在我们一个人种的粮食十人人吃,一匹马的草料要喂十匹马。你们的兵马如果没有准备就过来,我没办法招待。等到我们耕种积攒一年以后,再请你们过来。”

  带兵征讨叶赫之后,蒙古喀尔喀贝勒的使者恩格德尔前来,与努尔哈赤相见,恩格德尔说:“如果大汗计较之前斋赛在铁岭冒犯之罪,斋赛必死无疑,大汗却原谅了他,把他豢养在身边。若是斋赛贝勒被明朝抓住,早就被杀,首级带到北京去了。现在,他的性命得以保全,我们还能有什么话说,一切都听大汗吩咐。”
  努尔哈赤让恩格德尔给喀尔喀五部的贝勒带去回信。信中说:
  “我生活在山谷林荫之中,从来没有得罪过八十万大明和四十万蒙古。是你们的斋赛贝勒,先抢去了已经许配给我的叶赫布扬古的妹妹,这是其一。侵扰我国的乌扎鲁屯,这是其二。无故使我的使者和托被杀,这是其三。和明朝官员勾结,活斩白牛之腰,在马上用手洒牛血祭天:发誓帮助明朝讨伐大金,这是其四。
  “明朝和朝鲜,语言虽然不同,可是衣裳、风俗如同一个国家。蒙古和大金,语言虽然不同,可是衣裳、风俗如同一个国家。蒙古的斋赛竟然同风俗不一样的明朝盟誓,想要屠杀我们相同国家的人,把骨头献给明朝,以讨取金银财富。我听到这件事,就想设法报复。我攻取铁岭的第二天,斋赛在铁岭城外,杀了我一百名放马人,抢走一千匹马。他处处和我作对。在铁岭,他认识我们女真人的衣裳容貌,仍然杀我们。所以我要发兵,把他抓住。想到你们喀尔喀的卓里克图贝勒、额布格德依贝勒、黄台吉贝勒等人,所以才没有杀他。最后希望,你们不要再抢夺叶赫国的粮食物品了。”

  可是却又听到,蒙古的扎鲁特部到达叶赫,劫掠粮食,杀害居民。努尔哈赤就派遣莽古尔泰、岳托、扈尔汉,带兵两千,到叶赫国,把那里的居民全都取回来。居民还没有全部离开,扎鲁特部又来叶赫劫粮、杀人。莽古尔泰等人带兵驱逐他们,俘虏了一百三十人,得到四十七匹马,三百五十头牛,一只骆驼。其中的一百人,杖责之后,放回扎鲁特部,剩下三十人,用铁索拴住,关押起来。

  十月二十二日,蒙古喀尔喀部的卓里克图为首的众贝勒,联名给努尔哈赤送信:“大汗,过去斋赛侵扰贵国,是斋赛一个人的罪过,这大汗您是知道的。您曾经说过我们要联手同明朝为敌,共同征讨,说得很有道理。我们答应共同征讨,直抵山海关。如违此言、佛天共鉴。如果想要同明朝议和的话,我们两方也要互相商量,明朝送给我们财物,给你们多,给我们少,你们不能接受,给我们多,给你们少,我们也不接受。按照这种办法去做,我们两方都会远近闻名。”

  蒙古察哈尔部的使者也来见努尔哈赤,带来察哈尔贝勒的信。信中说:“四十万蒙古国主青吉思汗,向水边三万女真国主英明汗问安。明朝和我们两国,曾有旧怨。我听说去年和今年,你曾经骚扰明朝。今年夏天,我已经降服广宁城,把广宁的贡赋收过来了。如果被我降服的部众,再降服于你,那会损害我的名声。我们怎么做,上天都会看到,希望你不要这样做。我们两家从来没有什么仇恨,那次因为你的使者怪我太傲慢,以致两家断交。如果你认为我说得对,就再把那个使者派过来。”

《满文老档》白话译本转自萧不讓先生《满文老档,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努尔哈赤》。供清前史爱好者、研究者参考,特向作者表示敬意。请网友自行甄别译文内容。抚顺七千年(FS7000.com)
标签:满文老档  白话译本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