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一张像片的故事(2)

2012-10-11 21:01 《王振海回忆文选》 王振海 1449
河庄村大街的中心广场,黑压压的挤站着全村的男女老少。人群外面,敌伪军手握插有刺刀的三八大盖枪,围了一个圈。人群默默不语,会场的空气非常紧张。在这阴森的会场上,一个日本军官开始讲话,他歇斯底里地讲几句,聂翻译官就翻译几句。这个日本...

一张像片的故事

(二

王振海

 

一张像片的故事(2) 图1

办理良民证的日本人


  四


  河庄村大街的中心广场,黑压压的挤站着全村的男女老少。人群外面,敌伪军手握插有刺刀的三八大盖枪,围了一个圈。人群默默不语,会场的空气非常紧张。在这阴森的会场上,一个日本军官开始讲话,他歇斯底里地讲几句,聂翻译官就翻译几句。这个日本军官大意是先讲了一通他们的所谓赫赫战果。还讲到赞皇县大部分地区,都被他们占领,都变成了他们的“王道乐土”和“治安区”等。紧接着又讲到还有少数“土八路”没被完全消灭,还在扰乱他们的所谓“治安”。当他讲到此处时,突然大声吼叫了一声说“今天人群里就有八路的干部!”甚至他还煞有介事的说:“谁是八路的,皇军统统的知道,希望你自己主动站出来,皇军会宽容你的”。因为他咋唬了半天没人理他!于是他就把话题转向广大群众,威吓群众互相检举,不然皇军查出来就统统地死了死了的有!


  他讲了一阵儿,威胁一阵儿,又诱哄一阵儿,过了一阵子,仍然是既没有人站出来,也没有人出来检举。于是他就用手指着一个约四十岁上下年纪的农民,恶狠狠地说:“你的!你就是八路的干活,你的给我出来”。这个农民一边走出来,一边伸出双手说:我是受苦的人,你不信,你看我满手都是“死肉”(老茧子),日本军官抓住他的脖领子吓了他一大跳。后来看他确实是一个农民,就把他推进了人群。


  这个日本军官,又手指了一个年轻农民,咋唬了一番,还暴跳如雷的当众打了他几巴掌,但也无济于事。


  可想而知,我当时的心情是什么滋味!思想斗争也是很激烈,因为我党我军是为了保护人民群众而战斗的,万不得已时,我就得挺身而出,解救群众于水火暴虐之中。想到这,我的手就要伸向手枪。但转念又一想,看样子今天敌人纯属穷咋唬。他并不知道我和群众混在一起来了,况且我这次下来的主要任务是督促检查锄奸工作,我们任务还没完成,我怎么能轻易暴露呢?想到这,我又强按下心头的怒火,镇静一下情绪,看下一步事态的发展,再随机而定。


  这时,那个日本军官见实在捞不到什么,他又马上改成一副伪善的面孔,转换了话题讲:“今天到你们村,是为了建立王道乐土,让老百姓都能安居乐业。所以,为了防止‘坏人’捣乱,要巩固保甲制度,建立‘良民证’制度,十六岁以上的人都得有‘良民证’。‘良民证’上要有‘良民像’,现在皇军就给大家照‘良民像片’。有了良民证以后,人人都要拥护皇军当好良民”。


  于是广场中央很快摆上了一条长板凳,板凳两端都站着端刺刀的敌伪军。接照临时编组,一次照五个人,每个板凳上五个人坐好了,在照像之前,汉奸、走狗还要问每个人的姓名,被问的人要对答如流,稍有破绽就招来麻烦。


  这时,我虽然已经明白敌人肯定没有发现我也混在群众之中,没有暴露目标,我的心里虽然比方才那阵子稍微宽松了一些,但还是比较紧张的。因为我担心,若是万一不能和房东一起坐到一条板凳上怎么办?他如果向别人问我是谁?别人答不上来,那不就坏事啦!


  正在这时,我发现地下党支部委员白杰同志,趁敌人不备之机,悄悄地靠近了我和房东。他只是小声说了一句,你们五人千万要坐在一起照像,不能分开。我和房东都向他示意轻轻点了一下头。说来也真巧,轮到我们照像时,正好是我们五个人一伙,我这时才又松了一口气。汉奸查问时,房东逐一介绍,指着我说是他的弟弟,对答如流,非常自然。于是我们“一家五口”顺利地照好了像。当时人群被分成两堆,没照完相的在南边,照完像的到北边。我们走到北边,我的紧张心情才比较轻松了一些。


  谁知我刚放下心来,不料那个伪保长走过来,突然把我们五个人和其他几个老百姓叫日本军官面前。我的心又紧张起来,心想,这个伪保长又要干什么?我正在疑惑不解之际,只听伪保长对日本军官似笑非笑的说,昨天给皇军往院头炮楼送柴禾还没有送够,今天还得给皇军送,要他们照完像的赶紧送柴禾去。这时,我明白了,伪保长是找借口,帮助我早些离开这个危险的广场,脱离开这个险境。我马上由紧张的心情迅速安定下来,我从内心深处真是感激他。那个日本军官向我们一挥手,我就跟房东撤离了人群,很快又回到了房东家里。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振海回忆文选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振海  回忆录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