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 > 满文老档白话本

满文老档白话本

《满文老档》白话译本-(第61节)

2013-01-19 09:23 易读 萧不讓 649
  【翻译日期】:2013-01-1215:56:24  二十一日,有人报告岫岩地方之人谋叛,努尔哈赤派遣苏巴海率领二千人去帮助当地驻军,捕杀叛逃之人。  二十三日,有人报告:牛庄附近的红草屯、柳七屯等五处之人叛变,用秸秆做成筏子,渡河而去。努尔哈赤命令游击李善和戍守辽河渡口的副...
 
  

【翻译日期】

2013-01-12 15:56:24
  二十一日,有人报告岫岩地方之人谋叛,努尔哈赤派遣苏巴海率领二千人去帮助当地驻军,捕杀叛逃之人。
  二十三日,有人报告:牛庄附近的红草屯、柳七屯等五处之人叛变,用秸秆做成筏子,渡河而去。努尔哈赤命令游击李善和戍守辽河渡口的副将依奇纳,用船渡军士过河,步行追踪。
  李善去后,又让多壁和达尔汉带兵前往,让李善从河对岸返回,只把辽河这边的百姓带到海州、耀州居住。抓回来的叛逃男丁杀死。
  二十六日,派人给南边的总兵官索海送信:岫岩地方的陈粮,不要浪费,酌量分给所俘之人,让他们舂米吃到七月底,并且要多做炒面。
  派人给备御方吉纳送信:娘娘宫附近叛逃百姓的麦子,你带人前往收割、晾晒,并妥善贮藏。让刘都司领人去收取棉花。
  二十六日,都堂发布命令:以前就说过,凡是各处所辖百姓,如果逃往别处,则逃往别处的人、收留他的人,都是叛贼。收留的人要尽收家产、逃跑的人要没身为奴。复州城原来只有七千男丁,但是据有人报告,该城另外多出一万一千多男丁。检举人的话不能全信,所以派人去察看实情,果然多出一万一千多男丁,而且没经允许,所有的粮食都做成炒面,准备叛逃情况属实。所以将复州之人杀掉。各地之人,如果还隐瞒人口的话,都要像复州这样处理。

  “各处千总,要详察当地人口数量,把人名录于册内,统一报上来。如果当地出现叛逃情况,你们要负责把人抓回去。收留叛逃之窝主,家产可以分你们一半,叛逃之人可以赏给你为奴。如果各位千总随便收留叛逃之人,也要按照窝主一样治罪。”
  二十七日,革去锡林的备御之职,收缴其在辽阳之战以后所得的财物。定罪原因是:锡林在南边戍守时,擅杀逃来的明人,并把死者的衣服藏起来。
  

【翻译日期】

2013-01-12 15:57:16
  二十九日,石城有人前来告发当地炼铁的参将王子登,说王子登和当地汉人有书信往来。
  这个人把他发现的书信拿给努尔哈赤看。

  努尔哈赤仔细察看这封信,发现这封信是伪造的:信的日期是一月,上面写有“参将王子登”字样,而实际王子登在四月才被授为参将之职。再者,这个人说:“王子登把这封信和文书档案一起放在大竖柜里,他喝醉了酒,让我去捡选档案,我才发现了这封密信。”可如果这确实是一封通敌密信,什么人不把他放在严密的地方,却随意混在文书档案里呢?
  所以可以明确知道,这个人属于诬告。努尔哈赤派人对王子登说:“有人告你通敌,已经查明属于诬告。你不用疑惧,继续好生管理当地就是。”
  

【翻译日期】

2013-01-14 08:18:56
  七月初三日,努尔哈赤说:“命令给书写黄历的夏相公家十口人每月三两银子。”
  阿敏贝勒从辽河带来的俘虏数:“一千零三十七人、五十匹马、四百四十头牛、二百零六头驴、三十八件缎衣、二十三件毛青布衣、三百件破衣。”
  初三日,都堂发布文书:“据报告,在海上发现船只。现在命令,盖州城南到熊岳,所有海边的妇女儿童全都收入盖州城内,男丁继续耕田。耀州、海州、牛庄等处妇女儿童,也都收到城内,男丁继续耕田。”
  努尔哈赤的女婿恩格德尔,把国民牲畜都驱赶过来,为了表示忠诚,恩格德尔发誓说:“我愿意仰赖英明汗为生,蒙英明汗怜爱,汗为尊父,我为赤子。如果有负大汗养育之恩,上天都会看见,让我祸患及身,终致灭亡;如果我秉持忠心,竭力图报,则会享受安逸之福。”
  初四日,蒙古兀鲁特众贝勒也在努尔哈赤面前发誓尽忠。
  努尔哈赤令众子发誓说:“上天保佑英明汗,让英明汗同蒙古各部贝勒得以相会,若仰体此心,蒙古众贝勒就算获死罪也不会身亡;若不思天意,则与会之众贝勒,凡是心怀二志、包藏祸心之人,必会遭祸。倘若都能信守对天所盟誓言,尽忠尽善,便能世代得享太平之乐。”
  当天,努尔哈赤率领众贝勒大臣出城捕鱼,在河边宴筵完毕,回城休息。
  革去爱塔副将之职,降为参将。
  

【翻译日期】

2013-01-14 08:19:45
  努尔哈赤说:“喀尔喀众贝勒上面再无领袖,贝勒们随意行动,为了生活更加安逸,前来投奔于我;兀鲁特部的众贝勒,因为不满他们的蒙古汗,前来投奔于我。这些贝勒犯罪,和我八旗贝勒同等对待,如果犯了死罪,可以免死,逐回到蒙古故地便可。
  “前来投奔的蒙古贝勒们,你们在这里成家立业,凡是娶我之宗女的,不要害怕我的宗女,我怜悯你们远路来投,把女人嫁给你们而已,哪能让你们受女人的挟制呢?蒙古的察哈尔、喀尔喀众贝勒,把女儿嫁给手下的大臣,大臣便受到女人的欺侮,这我是听说过的。如果我这边的女人欺负丈夫,你们告诉我,当杀则杀,不当杀则废,我再另为你们寻找妻子。如果众女不贤,不告诉我,是你们不对;如果告诉我了,我偏袒她们,是我的不对。你们如果有难处,不用隐瞒,尽管和我说。”

  努尔哈赤说:“蒙古巴拜额附的妻子是格格,上吊死了,我听说巴拜的母亲向人哭诉说‘当初嫁给董鄂部何和里额附儿子的格格自杀以后,何和里额附儿子被杀死偿命,现在我的儿子和他情况一样,该怎么办呢?’
  “这是不同的,不同的情况要有不同的处理方法。就像当初很多人要杀我,我能一一报复吗?我同祖所生六个贝勒的子孙,很多都想置我于死地,几次图谋害我但是没有得逞,还有女真各部和明朝,谁不想杀害于我,他们为了杀我而导致辽东相互攻战,最终力不能胜,屈膝投降,如果我只想着他们的过错,把他们全都杀死,天下就只有我一个人活着吗?我把宗女嫁给投降的仇人,让仇人变为臣属。我豢养他们,可是他们却不赎前罪,不思报答,反而心怀邪恶怨念,我把长女嫁给何和里,让他做我的女婿,又把我的孙女嫁给他的儿子。可是何和里做了什么事?他把一个美貌妇女的丈夫赶走,把这个妇女给他的儿子为妾,在战场上俘虏了两名妇女,没还给她们的丈夫,妆饰打扮后再给他的儿子为妾。他的儿子宠爱三名美妾,冷落我的孙女,使我的孙女受到凌辱。我的这个孙女,把苦楚和他的堂兄说了,他的堂兄告诉了几个贝勒,可贝勒们没把这件事和我说,就擅自做主让我的孙妇女回去。何和里的儿子听说我的孙女回娘家告状,竟然把我的孙女殴踢致死。后来何和里家却告诉我是自杀,经过众人前往审验,发现不是自杀,而是他杀,而用自缢做掩饰。这就是何和里儿子的罪状,所以我才处死他。不要因为这一件案子就怀疑我的用心。

  “再者,蒙古诸部是为求生前来归附的,这和打不胜我而屈膝投降者完全不同,如果两者同等对待,谁还会叫我英明汗呢?是什么人把你们同战败投降者同样看待的?登高山可以望远,行善事可以扬名,喀尔喀众贝勒听说过我之所为,情愿前来归附,我也已经做过接纳众贝勒的决定。豢养你们还嫌人少,怎么会无故杀死你们呢?”

《满文老档》白话译本转自萧不讓先生《满文老档,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努尔哈赤》。供清前史爱好者、研究者参考,特向作者表示敬意。请网友自行甄别译文内容。抚顺七千年(FS7000.com)
标签:满文老档  白话译本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