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王开专版

王开专版

(2)从蒙古包到关雎宫

2013-01-29 09:37 抚顺7000 王开 617
2、从蒙古包到关雎宫历史和命运联袂把布木布泰推到皇太极怀里,出于政治目的,皇太极对娶布木布泰的态度是积极的,但他对这个刚刚成年的妻侄女没给予厚望,指望她有朝一日撑起后金的大局。如果说有的话,顶多帮他生几个儿女。皇太极认为,他和布木布泰的婚姻只不过是在蒙古与后金共同织就的锦上添...

2、从蒙古包到关雎宫

历史和命运联袂把布木布泰推到皇太极怀里,出于政治目的,皇太极对娶布木布泰的态度是积极的,但他对这个刚刚成年的妻侄女没给予厚望,指望她有朝一日撑起后金的大局。如果说有的话,顶多帮他生几个儿女。皇太极认为,他和布木布泰的婚姻只不过是在蒙古与后金共同织就的锦上添一朵花,使这块锦看起来更鲜艳夺目。

天命十年(1625年)正月,在新年的喜庆中,布木布泰带着贴身侍女苏麻喇姑,在哥哥吴克善的护送下,穿着做工精致的嫁衣,携带着丰厚的嫁妆,踏上茫茫雪原,奔向后金的新都城辽阳。

在这座被称为“东京”的城里,刚落脚的新主人努尔哈赤,为准儿媳的到来设计了一套高规格的接待程序。首先,他派皇太极赶往沈阳城外的北郊,置办酒席,架设帐篷,迎接科尔沁的送亲队伍。这场豪华的预演结束,皇太极带这支远道而来的送亲队伍到了辽阳城外,在距城外十里的地方,父汗努尔哈赤一行人盛装相迎。

两只浩大的队伍融为一处,行礼寒暄,酒宴歌舞,感受着两个民族精心营造的脉脉温情。作为这场盛大宴会的主角,皇太极的兴奋甚于任何人,今晚过后,也就是明天的二月初二,是他的大喜日子,他将再次以新郎身份与布木布泰拜堂成亲,让一个花季少女变成款款少妇。但是,面含春风,举杯痛饮的皇太极在喧哗中触到哲哲投来的目光,心中猛然一沉——出双入对十一年,两人举案齐眉,感情甚笃,此时此刻,她心里想些什么?她到底是女人,再怎么有气度,被人分享丈夫的爱也是痛苦,哪怕对方是一脉相传的骨肉。想到这里,皇太极避开哲哲似忧怨似愁苦的眼神。

第二天晚上,人群散尽,酒冷风凉,哲哲拖着疲惫的身体,孤独地站在大红灯笼下,远望一对新人映在窗上的剪影,那些亲昵、轻笑,恍如当年的自己。十一年,她从未敢忘皇太极与她相爱的第一夜,肢体的缠绵,言语的相戏,不知道回味多少个千百遍。而今,她明白了“从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辽阳城清冷的夜空中,她潸然泪下……

皇太极人到中年岁娶布木布泰,夫妻之事驾轻就熟。布木布泰豆蔻年华,男女情爱懵懵懂懂,皇太极刚把她抱在怀里时,担心这孩子太小,怕吓着她。谁知布木布泰的乖巧出乎他意料,真叫人惊喜万分,从第一次开始,他就喜欢上她。     

婚后九年,皇太极对布木布泰是宠爱的,一则她小,小妻子享受丈夫呵护理所应当,再有,皇太极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布木布泰行事颇有她姑姑的风范,不过,布木布泰始终和姑姑一样没给皇太极生个儿子,女儿倒是生下三个。这种状况,皇太极没表示着急,科尔沁部落却没了底数,他们一定要嫁个能生儿子的女人给后金国新汗,巩固在满族人那里的地位。

天聪八年(1634年 )十月十六日,这一天的草原天清气朗,盛开的马莲一望无际,科尔沁卓里克图台吉吴克善又一次护送着妹妹,马蹄上染着花香,一路抵达盛京。那一天,皇太极早早偕皇后哲哲和诸妃出宫远迎,他看到一支蜿蜒的队伍时,禁不住回忆当年接哲哲和布木布泰的情景,眼前这盛况,多像当年又胜于当年啊。而三次迎娶蒙古美女,他由青年变成中年,时光悄然在迎娶之间溜走,真是岁月不饶人。随着队伍的临近,皇太极心底升起一种恐慌,害怕历经风雨后,他再拿不出以往的热情对待这位新人,辜负她的期望。

仍然是豪华隆重的婚礼,一遍遍的祝福,之后,剩下两个人甜蜜而神秘的世界。再嫁盛京的哈日珠拉汉名海兰珠,这两个名字妩媚动人,恰如其分地表现出草原养育的女子美若天神。而她内心的宁静透彻与西拉木伦河相得益彰,略带忧伤的一颦一笑,像一根温柔的长鞭,驱使志向奇高的皇太极甘拜裙下。新婚之夜,他捧着那张白皙光滑的脸,如凝视中秋之夜的明月,深情地流下眼泪——有太多的史籍透露,皇太极是个爱流泪的人,群臣欢宴时,想念父汗泪水涟涟;侄子萨哈廉生病,他握着他的手,泪眼婆娑;侄子岳出征病死异乡,他几乎放声嚎啕;大学士达海死,他垂首悲泣;半辈子和他针锋相对的莽古尔泰亡故,他长坐灵前痛哭……内心脆弱、易动情是皇太极的性格特点,只是被睿智坚定的光芒遮蔽,世人只看到他钢武的一面。那一晚,皇太极痴痴地望着海兰珠,感觉被那双蓝色的眼睛融化了,自己变成她眼里的一汪水,世界是那么的清澈,没有杀戮与战争,只有美。他发现,先前的担心完全多余,面对海兰珠,他放下征战、权谋,他激情四溢,身与心回归到精力旺盛的青年时代。

二十六岁的海兰珠被这份迟来的爱击晕,不敢相信和她欢爱的男人是足智多谋,百战沙场的后金国的新汗。他那样孔武,威风八面,怎的在她面前多情无助,孩子似的依赖她。她不明白他为什么流眼泪,也不问,鸟儿一样偎在他胸前,替他轻轻拭去滴落的泪水。

直到有一天,皇太极告诉她,他害怕失去她。海兰珠安慰孩子般天真的皇太极:傻瓜,我怎么会抛下你呢,我会一辈子守着你。皇太极说,他想要她快乐。海兰珠说,已经很快乐了。皇太极摇摇头,不,我看见你的忧伤。海兰珠沉默不语。皇太极说,我知道你的忧伤在哪里,我一定让你做世上最幸福的女人。海兰珠知道,皇太极暗指那段不幸婚姻给她带来的伤害,他要当一名最出色的蒙医,为她疗伤,还原她的本性。海兰珠泪眼朦胧,感谢他的体贴和关怀,他的温暖,融化了她心底的寒冰。

那天,皇太极还给海兰珠讲了一件事:几个月前出征察哈尔,大军在纳里特河沿岸扎营,忽然飞来三只天鹅,围绕营房盘旋。又有雌鸡自西北飞落御营,众军官大喜,围上前抓捕,谁知雌鸡躲藏起来,怎么也找不见。夜里,雌鸡居然飞入御幄床下,皇太极没有惊动它,就那样一个床上,一个床下,各自不扰,各自安眠,皇太极觉得,那一夜他睡得从未有过的瓷实。第二天早晨,皇太极没有说昨夜的事,他想,大军开拔,雌鸡自会飞去,他和它的缘分也尽了。大军起营移幄,雌鸡猛然飞起,触到御幄椽木,被卫兵抓到。大家纷纷称奇,都说,鸡翎乃后妃之羽仪,想必是皇上得贤后的吉兆。当时皇太极未把这话放在心上,他想,不过一次奇遇而已。娶了海兰珠,他反复回味那件事,真觉得冥冥中一切自有天定。海兰珠听得泪流不止:原来,上天安排好这段姻缘,如果前世所受的苦只为今天做序曲,那所有的苦痛都是值得的。

海兰珠轻而易举征服皇太极的心,这位杰出男人的全部爱恋,毫无保留的献给海兰珠。她居住的寝宫也被封为关雎宫,本人赐名宸妃。

“关雎”之名源于《诗经.卫风》,诗说,“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皇太极也算博览汉书的人,他把海兰珠的寝宫命为“关雎”,他对她的崇拜,爱恋可见一斑。

由此,海兰珠地位仅次于姑姑哲哲,成为举国注目的女人,科尔沁家族在大清国的荣誉也攀上顶峰。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帝国  星辰  蒙古  蒙古包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