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王开专版

王开专版

(11)莽人莽古尔泰

2013-01-29 09:43 抚顺7000 王开 675
4、莽人莽古尔泰和阿敏一样,莽古尔泰也是悲剧英雄。这位努尔哈赤的三儿子勇猛有余,冲锋陷阵断头流血,战斗意志顽强。论及心计,却像个独孔葫芦,怎么也吹不出第二个响。鲁莽也好,无城府也好,权利欲是天生的。莽古尔泰虽不及代善宽厚、皇太极睿智,但功绩卓著,接父汗的班也早在心中盘算。但他...

4、莽人莽古尔泰

和阿敏一样,莽古尔泰也是悲剧英雄。这位努尔哈赤的三儿子勇猛有余,冲锋陷阵断头流血,战斗意志顽强。论及心计,却像个独孔葫芦,怎么也吹不出第二个响。鲁莽也好,无城府也好,权利欲是天生的。莽古尔泰虽不及代善宽厚、皇太极睿智,但功绩卓著,接父汗的班也早在心中盘算。但他有个洗刷不掉的污点:年轻时闹出一桩不清不白的“弑母”案,搞得自己声名狼藉。

莽古尔泰的母亲富察氏.衮代,原是努尔哈赤堂嫂,勤快泼辣, 生活条件优越。代善母亲佟佳氏死后,刚好衮代丈夫辞世,努尔哈赤就续娶了堂嫂。衮代为支持努尔哈赤的事业,贡献了全部私产,一心一意抚养储英和代善,替努尔哈赤打理家务。努尔哈赤事业有成,身边年轻漂亮女人多了,衮代花颜失色,丈夫和她求欢的次数越来越少。衮代独守空房,伤心落泪。

人老失宠,丽容已逝,衮代的晚景凄凉寂寞。但她厄运未完,在谁也说不清原因的背景下,亲生儿子为讨好父汗,抽刀杀了可怜的母亲。

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莽古尔泰忘了这句俗语,弄巧成拙陷自己于尴尬境地。弑母大逆不道,消息传开,掀起轩然大波,上至大臣贝勒,下至士兵奴隶,人们普遍的看法是,父母情恶,做儿子的要么两边调停灭火,要么袖手旁观顺其自然,莽古尔泰的冲动,给人的直观印象是,杀死母亲,博父汗欢颜,违背人性,违背道德观念,自然遭到唾弃。

在强大的舆论攻势下,过激行为不仅没有为莽古尔泰达到向汗权靠拢的预期目的,父汗似乎更不倚重他了。先弑母,再父汗厌恶,摧垮了莽古尔泰的自信心,执政大贝勒焦虑不安。

莽古尔泰这个错误,豪格也套用了一回,同样没收到好的效果。而且豪格犯的类似错误直接连带莽古尔泰。

莽古尔泰为泄私愤,伙同妹妹哈达公主莽古济设魇魅术诅咒皇太极,魇魅术,《唐律疏义》解释,对欲加害的人,画形象图,或用木头刻人身,心、眼刺针,绑缚手脚,念动咒语,不几日,被诅咒的人或病或亡。这种巫术传自远古,在人类蒙昧期,经常使用泄心头之恨。上世纪八十年代,还流行东北农村。哪个人与邻居发生矛盾,或丢粮撒米,或怀疑哪个人偷去自家鸡鸭鹅狗,没证据又不好当面问罪,就悄悄画那人图像,周身刺针,搁在角落里每日念动咒语,暗中报复。

再有一种,讨七姓人家的面,做一小面人,针刺周身穴道,每日念咒语,不出七日,那遭诅咒的人七窍流血而亡,或大病一场。

其实这种巫术是精神胜利法,实际应用中根本不灵,做面人刺眼钻心,或者画像,每日三咒不间歇,到了期限那人依旧活蹦乱跳。可见这种归类为“交感巫术”的巫术,平衡不了矛盾冲突,一旦事情败露,反而自身遭殃。

莽古尔泰诅咒皇太极死,他倒死亡在先,留给妹妹弟弟一大堆官司。他死后,部下冷僧机告密,揭露三大贝勒密谋篡位,作恶多端。皇太极下令提审同案犯莽古济,令司法查清这伙人的犯罪事实。

莽古济下狱,她丈夫坐不住了,心里核计始作俑的大舅哥俩眼一闭,撒手不管阳间事,可我老婆活着,她和大舅哥做的那些事瞒不住,老婆有罪,身为丈夫的与其受牵连,不如积极检举,逃脱制裁。于是,莽古济的丈夫拿出证据指控,这一下铁证如山,莽古济抵赖不掉,治重罪。

莽古济有两个女婿,一个岳,一个豪格。岳是代善长子,豪格是皇太极长子,岳母获罪,株连者成百上千,连襟俩心惊肉跳,生怕累及自身。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豪格抽刀杀死妻子,向父亲示忠。

豪格舍妻自保,社会舆论像大山压在头顶,窝火的是,皇太极不太赞赏儿子的做法,只给予物质奖赏,政治荣誉、感情上的拉近,门儿都没有。这与豪格的初衷离题十万八千里,豪格杀妻示好父亲,也是为将来继位打场,皇太极恰恰不买帐,好不说歹不说,象征性的给点物奖励完事。

莽古济暴死,哥哥莽古尔泰是直接责任人。莽古尔泰个人与皇太极作对,觉得力量不够,拉上弟弟妹妹合伙斗。莽古济、德格类甘心和哥哥拉帮结派,也是受利益牵绊。古往今来,无数事例证明,人与人,阶级与阶级,国家与国家的斗争,其本质在于利益之争。利益高于一切,无论人们怎么装饰争斗,它也脱不了俗。既然利益是人的最高追求目标,那么在追求的过程中挖空心思、机关算尽也就不足为怪。

最高目标的追求过程中,两派互不妥协,低级的揪住袄领子拳打脚踢,高明的面不改色暗中使脚拌。皇太极和莽古尔泰相比,莽古尔泰暴躁,皇太极内敛,莽古尔泰在明,皇太极在暗,莽古尔泰是臣,皇太极是君,暴躁的喜怒哀乐形于色,内敛的沉静似水工于心计,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莽古尔泰的身份和个性,注定与八弟的斗争必然失败。

天聪五年(1631年)八月,皇太极包围大凌河,祖大寿坐困城中,姐夫吴襄率兵救援,被八旗大兵逼退。皇太极围而不打,大凌河弹尽粮绝,祖大寿眼看坐以待毙,皇太极趁乱导演了一场假援救,引祖大寿出城。

皇太极命令佟养性在大凌河城外放火炮,八旗兵高声呐喊。阵阵喧哗惊动祖大寿,将军登高凭栏,放眼一望,城外炮声隆隆,烟尘滚滚,他双掌合击,大喜道,天不亡我,援兵到啦!

人若命悬一线,忽然有转机,就什么都不再考虑,一心向活。计谋多端的祖大寿忘了对手是谁,只顾率部冲向城外,企图夹击八旗兵。

皇太极见状,兴奋地说,祖大寿中计了。祖大寿冲出城,皇太极命莽古尔泰率正蓝旗兵切断他后路,来个瓮中捉鳖。皇太极命令了半天,身后没人应答,惊愕地回头,莽古尔泰两眼瞪溜圆,没挪窝。皇太极以为莽古尔泰没听见,重复一遍,你立即带人切断祖大寿退路!莽古尔泰收回观战的目光,不软不硬地说,皇上,我旗下士兵连日苦战,伤亡很大,昨天又被调走一批,现在只剩五牛录了。

皇太极知道莽古尔泰手头缺兵,说,你的五牛录加上我的护军,堵住祖大寿足矣。

莽古尔泰突然提高嗓门,质问皇太极,皇上,你想让正蓝旗的人死绝吗?

莽古尔泰发了驴脾气,皇太极才反应过来,莽古尔泰不执行军令,是不愿正蓝旗部队屡屡冲锋,人员伤亡太大。皇太极面含愠色:怪不得有人说正蓝旗每有差遣,多有违误,原来根子在你这里。

两人越说越僵,莽古尔泰气喘如牛,手握腰刀,抽出数寸。同母弟弟德格类见事不妙,赶紧灭火,冲过去扇了莽古尔泰一巴掌,骂道,你不要命了?德格类想点醒莽古尔泰,你顶撞的人不是四贝勒,是满洲国的皇帝。莽古尔泰来了犟劲,管你皇帝不皇帝,你拿正蓝旗堵枪眼,我就是不高兴。德格类劝不住莽古尔泰,在一旁咳声叹气。代善闻讯赶来,见莽古尔泰又叫又跳,顿时惊呆——倔驴连皇上也敢骂,这还了得!代善毕竟老大,关键时候说话,大家都给面子,莽古尔泰挨代善一顿骂,被长兄推搡下去。

晚上,大臣们在皇太极的御帐中,集议莽古尔泰白天的冲动当处何罪。按律,御前露刃死罪一桩。代善不同意,替莽古尔泰辩解,他说,五弟的性子大家都了解,天生暴躁脾气,但对我国从无异志,为国家立下汗马功劳。阿敏是叛国,“另立中央”,属有意为之,莽古尔泰乃无心之过。

代善还重提努尔哈赤在世时曾领儿孙发誓,家族成员犯罪头上不加刀刃,警示众人,家族成员不能相互残杀。一抬出家规,谁都没话了。

下面各抒己见,意见不一,而皇太极无论罪死还是罪活,一直没表态。

正在这时,有人进来报告,莽古尔泰后悔白天的事情,在家里喝完闷酒,跪在帐外求皇太极原谅。

皇太极等的就是莽古尔泰,这是一种态度。他要借题发挥。

莽古尔泰进账,痛哭流涕,为自己的粗鲁深深忏悔。皇太极手一挥,原谅了三哥。但死罪不究,活罪难饶:割去大贝勒称号,罚银一万两,夺五牛录。如此处罚,代善也无话可说。大贝勒的称号丢了,意味着莽古尔泰失去议政权,再不能与皇太极、代善一起面南并坐,共议国事。莽古尔泰一上火,错上加错,想出恶毒的巫术诅咒皇太极,害人未成,反先送性命。

兄弟间的这场斗争以莽古尔泰丧命告终。莽古尔泰,是皇太极不动声色搬到的第二个障碍,在急于集权、树立威望的情况下,皇太极欲擒故纵,耐心等待时机,机会来了,出手快捷,把对手打翻在地。

阿敏倒了,莽古尔泰倒了,四大贝勒执政制剩下两大贝勒执政制。代善和皇太极并作高堂,忽然觉得不自在,那份尴尬,恐怕只有他自己说得清,于是,主动提出让位。范文程、宁完我、鲍承先等汉官一齐推动,皇太极顺理成章,独坐庙堂。历尽艰辛,终于把最高权力集中在自己手里,皇太极心里大大的松一口气。接下来,他要逐步实施规划,大刀阔斧地进行国体改革。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