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征文)泊兰德迈:春节杂忆

2013-01-31 12:23 抚顺7000 泊兰德迈 1882
大年三十晚上的那顿饭,在我们这地方一定要有炖肉。1961年,国家遭遇了三年自然灾害。这一年春节之前,为了让全家人吃上炖肉,我父亲煞费苦心。物质极度匮乏,凭票供应的猪肉供不应求,只好寄希望于黑市交易。某天早晨,我家东院——露天院的一个邻居鬼鬼祟祟地来了,低声和我父亲母亲说:亲戚从农...

“关于年的记忆征文投稿——

 

春节杂忆

泊兰德迈

 

(征文)泊兰德迈:春节杂忆 图1

70年代春节全家人团聚包饺子(本网配发资料图片)

 

  大年三十晚上的那顿饭,在我们这地方一定要有炖肉。


  1961年,国家遭遇了三年自然灾害。这一年春节之前,为了让全家人吃上炖肉,我父亲煞费苦心。物质极度匮乏,凭票供应的猪肉供不应求,只好寄希望于黑市交易。某天早晨,我家东院——露天院的一个邻居鬼鬼祟祟地来了,低声和我父亲母亲说:亲戚从农村带了点猪肉,买一点不?我父亲同样以地下党接头的那种语气回答:是不是死猪肉?邻居说:哪能?界比邻右,我能干那缺德事儿吗?我父亲跟随着他出去,再回来时手里掂着一砣红瞎瞎的猪肉。低声对母亲说:


  “不是死猪肉,没有痘,是小猪肉。”

  “这么瘦!这哪是猪肉?猴肉吧?多钱一斤?”

  “30块钱。再不买就没有了。”

  “这是多少?”

  “5斤。150块钱。”

  ……


  那年三十,我父亲用猪肉、蘑菇、粉条,还有从黑市买来的一只“议价”山鸡,制作了满满一大锅炖肉,总共花了300块钱。父亲尽职尽责地叫全家老小过了一个“肥年”。


  我的母亲正怀着我的妹妹,马上就要生了。记得父亲用头号大碗盛了一碗肉,放在煤棚子里,为了给我母亲下奶。


  前面提到的露天院,房产归西露天矿;而露天院的住户称呼我们院叫制油院,因为我们院的房产归石油一厂。


  时间往前推移13年。


  1949年大年初一早晨,我的母亲起来煮饺子,睡眼朦胧的母亲朝两屉桌上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昨天晚上包的满满一盖帘饺子,不翼而飞,一个也没剩下!


  我母亲叫醒她的婆婆我的奶奶还有她的老公我的父亲,大家仔细一看,果然如我母亲所言,而且盖帘上干干净净连一点菜叶肉末都没有,只有饺子落下的印记清清楚楚留在上边。我奶奶打了个马虎眼,说:好好好,别说了啊!吃了吃了吧!谁吃还不是吃呢?然后小声对我父亲母亲说:这事儿千万千万不能告诉第四个人,烂到肚子里算了。我父亲母亲心领神会,后脊梁沟嗖嗖地直冒凉风。

 

该文章所属专题:年的记忆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泊兰德迈  过年  回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