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王开专版

王开专版

(29)心系君兮君不知

2013-01-31 10:12 抚顺7000 王开 951
3、心系君兮君不知   平定朝鲜,收编了蒙古,劳碌十余年的皇太极用智慧解脱后金危机,进一步巩固革命果实。现在,轮到他和明王朝同场竞技。 他的目光仍放在辽西,满汉大臣们先攻山海关的建议,他出奇固执地拒不采纳。皇太极有皇太极的考虑,在战略战术上,...

3、心系君兮君不知

   平定朝鲜,收编了蒙古,劳碌十余年的皇太极用智慧解脱后金危机,进一步巩固革命果实。现在,轮到他和明王朝同场竞技。

 他的目光仍放在辽西,满汉大臣们先攻山海关的建议,他出奇固执地拒不采纳。皇太极有皇太极的考虑,在战略战术上,他自信、冷静——袁崇焕虽死,还有孙承宗,祖大寿虽降,还有洪承畴。这两人都是强硬派,锦州、宁远驻兵全是精锐,城坚炮利,易守难攻。何况,父子两代两攻山海关皆不下,将士有畏惧情绪。所以,攻陷辽西,需要耐心和时间。

崇德二年到三年,皇太极几乎没触动辽西,他忙于收编蒙古、安抚朝鲜。又关雎宫宸妃诞皇八子福临,皇太极沉浸于人伦之乐。这些事情安定有序了,才拉开攻明大战序幕。然而,在锦州即将攻陷之时,老天跟他开了个恶毒的大玩笑:宸妃病危。

噩耗传来,皇太极星夜策马,千里疾驰。辽西在马蹄下后退,盛京在呼啸中渐近,夜风吹透汗水浸湿的战袍…..为了那个人,他忘掉自我。然而,盛京等待他的,是残酷的事实。从此,“亲射虎,看孙郎”的皇太极身体每况愈下,这时他才年届五十,距离冒着严寒出猎,随行人员无不瑟缩,而他头戴单帽,手不入袖的傲然只几年光景。于皇太极来说,只有一种消解不了的痛,一种至死不渝的爱,能伤他到骨髓。

宸妃病死,严重损坏了皇太极的健康,首次昏厥清醒,他决定出去打一次猎,在丛林的奔跑中转换心情,恢复王者之风。

这一天,皇太极率领诸王贝勒行猎浦河,回程中,路过宸妃殡所,又忍不住心中凄凉,痛哭一场。

转眼,宸妃去世一个月,皇太极派人前去殡所祭奠。不久,追封宸妃为元妃,谥号敏惠恭和。追封当天,皇太极亲率诸王、大臣、公主等前去祭奠。

宸妃的母亲,科尔沁和硕贤妃也来到殡所,扶棺噎泪,思念早亡的女儿。宸妃的兄长吴克善、满朱习礼祭酒跪奠,亲人俱在,唯独不见最爱的她,往日的音容笑貌,如今阴阳阻隔,皇太极哭得昏天黑地。

皇太极给海兰珠最高规格的皇家追谥,以慰心爱的女人在天之灵,在这场隆重的祭奠仪式上,用满、蒙、汉三种文字宣读了册文。

皇太极对宸妃的感情持久而热烈,他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淡忘,一心一意怀念她。这时候,正是谋划征明的紧要关头,皇太极似乎没有放在心上,更没有像以往那样,雄心勃勃的下达作战令。虽然他命令自己以国事为重,不可为一个女人失魂落魄。但感情的潮水一次次将他淹没,工作重心不自觉地放在宸妃的祭奠礼仪上。对于蒙古各部、公主额驸等人为悼念宸妃去世献来的礼品,他更是了无兴趣,看也不看礼单,挥手叫人收了。

圣怀不释,诸王贝勒及大臣们急得火上房,大家聚在一起商量,请皇上阅武畅怀——诸王大臣们实在想不出别的法子,帮助皇太极排遣心中忧闷,兴许只有狩猎,回归自然,在密林大雪中重现雄风。

皇太极答应了。偕皇后、诸妃、代善、杜度等出猎叶赫。这一次出猎的时间稍长,到了冬至尚未还盛京,也是代善等人故意拖延,希望皇太极在另一个环境中慢慢平静。然而,这是代善等人的一厢情愿,皇太极远在叶赫也念念不忘宸妃,换了节气,命礼部按月祭奠宸妃。狩猎结束,皇太极率众回盛京,路过宸妃殡所,再偕皇后、诸妃奠茶上酒。

在大半年的时间段里,皇太极几乎忽略了国政,崇德七年正月,举国庆贺新年之际,皇太极发出布告,因宸妃丧,免朝贺,停止一起宴席乐舞。过了年,他也没有攻伐明朝的意思,还是带人出猎,地点还是叶赫——宸妃死后,皇太极的出猎地点都定在叶赫,因为那里路过宸妃殡所,他可以顺路去看她,他特意选择这条路,只为聊寄相思。

频繁出猎,照例祭奠这两件事,在崇德六年的下半年到崇德七年三月,占据了皇太极的生活。攻打辽西的计划一拖再拖,到了非打不可时,他才稍稍收回散乱的心。但是,他已经没那份亲临一线坐阵指挥的热情,兄弟子侄都被派往前方,他呆在盛京,等候消息。

各战区不断有好消息传来,皇太极不以为乐。洪承畴和祖大寿这两颗“巨星”放下武器甘愿称臣,入朝拜见时,皇太极还说:“朕今日未服视朝衣冠,又不亲躬赐宴,非有所慢於尔等。盖因关雎宫敏惠恭和元妃之丧未过期故耳。”皇太极重情撼天动地,海兰珠死也无憾,普天下的女人,都这么死也算幸福了。

然而,皇太极毕竟是皇太极,他深知,辽西战局的全面胜利彻底转变了明清关系。崇祯的左膀右臂死的死,降的降,剩下一个吴三桂守着山海关孤掌难鸣,清军入关,即在不久的将来。辽西的胜利,也让蒙古各部看清了大明帝国的未来,一拨一拨带着厚礼赶到盛京,簇拥着皇太极恭贺。皇太极的两个出嫁女儿,察哈尔公主和科尔沁公主,以及皇太极的姨妈等人也先后回到盛京看望他,向他表示祝贺。

那一段时间,皇太极身边围满了人,他整天忙于设宴款待,犒赏分封,来不及细想一些事情,和与那些事情有关的人。与此同时,他还派出清军,分头攻击山东莱州、宁海、黄河一带,以及青州、德州、天津卫、密云等地,由于失去名将指挥,大明帝国的军队没有任何像样的抵抗,任由清军出入。

皇太极就这样用军政埋没悲伤,但悲伤已经侵蚀了他,内心的沦陷无法救治,崇德八年八月,忙碌了一天之后的深夜,皇太极在坤宁宫悄然而逝。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一个人坐在那里,想些什么。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不知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