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王开专版

王开专版

(33)波勒密之子

2013-01-31 10:16 抚顺7000 王开 275
第二章:山寨版太子1、波勒密之子代善这位努尔哈赤的次子,脱胎母体的确切日期是万历十一年(1583年)七月,比父汗努尔哈赤起兵晚两个月。代善一睁眼,看到的就是一个隐藏在葱茏草木间的起义据点——建州城北二十里,波勒密城。说是城,实则是山寨,还是个荒凉狭小的山寨。波勒密的村...

第二章:山寨版太子

1、波勒密之子

代善这位努尔哈赤的次子,脱胎母体的确切日期是万历十一年(1583年)七月,比父汗努尔哈赤起兵晚两个月。代善一睁眼,看到的就是一个隐藏在葱茏草木间的起义据点——建州城北二十里,波勒密城。说是城,实则是山寨,还是个荒凉狭小的山寨。

波勒密的村民至今才区区百户,一条向北延伸的小路,紧靠着一条小河。波勒密现今叫网户,一个令人费解的名字,它像是满语,语义无人能解。网户村民风纯朴,专事农耕、采集、兼渔猎运输。

这是明末女真的传统,努尔哈赤搬到这里居住,即以农耕、采集、狩猎、捕捞为生计。初到渺无人烟的波勒密,努尔哈赤的邻居是野兽荒草,绵绵不断的山峦和密不见天日的丛林。幸好,他在朋友家遇见了额亦都,这位日后随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和儿女亲家。两人在额亦都姑姑家一见面就难舍难分,额亦都不管姑姑哭得泪眼朦胧,毅然决然跟着努尔哈赤来了。后来,弟弟舒尔哈齐成家,也迁居哥哥的小村寨居住。

他们开辟长满荒草的沃土,种植谷粟,下河捕鱼,采蘑菇榛子,挖人参,猎狍子,拿到抚顺马市出售,换取日用品。生活虽不富裕,倒也温饱不愁。不过,这种农民式的常规秩序不久被古勒城之役打破,出事那天,努尔哈赤惊悉古勒城全城被毁,二千多口子人丧身火海。舅父、祖父、父亲死于战乱。杀父之仇,势同水火,努尔哈赤捶胸顿足:“为什么要加害我父、祖呢,你们是我不共戴天的仇敌!”

从这一天起,努尔哈赤放下鱼叉,拿起弓箭,披上铠甲,啸聚了十几个人,组成一支敢死队,开始踏上复仇之路。

或许努尔哈赤兴兵之初,并没有那么大的雄心壮志,他想的就是为父报仇,借机吞下几所寨子,在建州地盘上扬名立腕,做个土财主。他平时好出风头,招人嫉恨,又组成一支打家劫舍的“游击队”,骑快马,握长刀,杀人越货,囤积了财富而招致祸端,反对者密议,一定要铲除这根草丛中的荆条。

于是,小山寨屡屡发生暗杀事件,险象环生,杀机四伏。每一枚草叶在月夜下像似刀片,每一棵树木就像神秘刺客。为防患未然,努尔哈赤在波勒密城的制高点盖了一间望哨,四面八方尽收眼底,哪里来了敌人,第一时间通知山下,作好战斗准备。

波勒密城,也是杀戮之城,每个人的心时刻都在悬着,神经绷得紧紧的,不敢稍有懈怠。头领努尔哈赤天天睁着眼睛睡觉,敌视他的人已经搞了好几次暗杀活动,幸亏他命大,躲过一劫。最危险的一次,是有天深夜突然一箭射在窗上,砰然一声响,惊醒睡梦中的代善和储英,兄弟俩哇哇大哭。

还有一次,努尔哈赤半夜发现窗户上有人影,悄悄唤醒福晋佟佳氏,叫她假装出门解手,掩护自己跟在后面,捉拿刺客。努尔哈赤蹲在福晋身后,挪到门外,迅雷不及掩耳,一把薅住隐蔽在烟筒根的刺客,连夜审讯。努尔哈赤故意说,你是偷牛的吧。刺客连忙点头。努尔哈赤叫卫兵放了他。事后,额亦都几个兄弟问道,这个人明明是刺客,你怎么说是放牛的,释放了他,等于放虎归山。努尔哈赤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他受命于人,与我素无仇隙,放了他,良心上必受谴责,日后他还好意思与我为敌吗。

努尔哈赤警惕性高,屡屡化险为夷。但妹夫噶哈善没那么幸运,在一次外出途中遇害,引发了一场还击战。

代善就在这样的背景下降临人世,血雨腥风伴随他成长,童年没有木马水枪,有的是惊涛骇浪,提心吊胆。马蹄践踏田野间绽放的花朵,喊杀声替代了山林中的鸟鸣,代善无福享受普通人家孩童时代的快乐,过早地目睹鲜血厮杀。

在战火中长大的代善,自幼弓马娴熟,懂事能干,努尔哈赤非常喜欢他,有意锻炼他和长子储英。年十四五岁,兄弟奉父命随军出征,接受战火洗礼。

斐优部落,属东海女真瓦尔喀部,在今吉林省珲春市三家子满族乡古城村。与朝鲜塞别尔郡市隔图门江相望。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 )正月,斐优部落城主策穆特赫一路风尘,带着丰厚的礼物来到建州,给努尔哈赤拜年。策穆特赫的到来,受到努尔哈赤的热情接待,酒宴上,策穆特赫说明了来意,他说,我与大汗您的属地相距遥远,故而归顺乌拉国主布占泰贝勒,布占泰贝勒为人刻薄,我们不愿再忍受他的虐待,想投奔大汗,希望大汗来保护我们路上的安全。

有部落主动来归,努尔哈赤自然一口答应出兵,迎接斐优部落离境归附建州。策穆特赫害怕的这个魔头布占泰,曾多次与努尔哈赤交手。布占泰本人勇武绝伦,部落强大,因而目空一切。努尔哈赤早有与他一拼的想法,策穆特赫要摆脱他的控制,甘愿听命建州,努尔哈赤有了充足的理由去拔这颗钉子。

为打击布占泰的气焰,努尔哈赤派出一个强大的阵容,去图们江迎接斐优部落。参加这次远征军的主要人员有,舒尔哈齐、费英东、扈尔汗、杨古利。除这四员大将,还增派了两位特殊人物——储英和代善。兄弟俩是首次挂帅,稚嫩的脸庞在铁盔下干净明澈,一身合体的军衣显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锐气。兄弟两人骑着马,跟在叔父后面,带着三千兵马向斐优部落进发。

到达斐优部,城主率众热烈欢迎。清点好人数财产,代善等六员大将没有急于返程,稍事休息,他们收取了周围部落五百户人民,并入斐优部落,由费英东、扈尔汗带三百兵先行护送,大队人马断后。走到半路,预料中的乌拉布占泰果然出现——恼怒的布占泰率领一万乌拉兵,潜伏在图们江右岸的乌碣崖恭候建州部队,报复这帮公然迁徙他属民的狂妄之徒。

不知就里的建州先头部队进入布占泰的埋伏圈。

以逸待劳的布占泰突然现身,给费英东一个措手不及。情况危急,扈尔汗和费英东一面指挥士兵稳住归附民众的情绪,往安全的山上撤离,一面打发人给后续部队送信。扈尔汗策马而立,不露惊慌之色,颇有点诸葛亮唱空城计的气定神闲。多疑的布占泰看这架势,倒不敢轻易动手了。

两军对峙一天一夜,一个不撤,一个不走。第二天,星夜兼程的代善率部赶到,布占泰恍然大悟,后悔上当,怪自己谨慎过头,错失良机。悔之已晚,布占泰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他依仗自己作战人数多于建州兵三倍,虽有些发慌,但不乱阵脚。布占泰勒马站住,望着代善兄弟冲到两军阵前,手中的长刀握出了汗水。

代善初出茅庐,却知道稳定军心决定战役的胜负,他立马军前,开口调侃布占泰:“我父喜欢拔刀铲不平,征讨不善人,今天他虽然在家,派我兄弟二人领兵到此,士兵们,咱们眼前的这个布占泰曾被我国擒捉,铁锁系颈,我父亲宽宏大量免他一死,放他回国做国主,此事距今时间不长,相信布占泰自个儿也记忆犹新。布占泰的身家性命是从我们手中得释的,岂是天释他一条路?今天大家不要畏惧他兵多,天会助我国之威,我父英名夙著,大家一定要坚信此战必胜。”

话不在多,分量重。代善三言两语揭穿了布占泰的画皮——你本是我父手下败将,被我国生擒,铁锁系颈,狼狈不堪。我父汗宽大,免你一死,释放回国。现在你公开与我国为敌,是蚍蜉撼树自不量力。代善的话鼓舞了三千八旗兵,作战士气高涨,布占泰一万大军一触即溃。得胜回家后,努尔哈赤欣赏两个儿子的智勇,授储英阿尔哈图图门,授代善古英巴图鲁。

实际上,代善是个善于做思想政治工作的人,在长达五十年的政治生涯中,作为长兄、亲王,他化解了许多尖锐的内部矛盾,起到了执政大贝勒中流砥柱的作用,默默为清王朝健康发展做贡献。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之子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