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王开专版

王开专版

(66)不屈的臣心

2013-02-01 09:11 抚顺7000 王开 329
2、不屈的臣心更深夜静时,多尔衮回忆起十七年的南征北战,思绪万千,心潮起伏。如果允许假设,父汗晚死一年半载,多尔衮有可能立为太子。尽管那时手无寸功,但有额娘在,多尔衮的智商又不比皇太极差,父汗岂看不出来。不幸的是,父汗病死,额娘被逼含悲自缢。撇下他兄弟三人孤苦伶仃,仰皇太极鼻...

2、不屈的臣心

更深夜静时,多尔衮回忆起十七年的南征北战,思绪万千,心潮起伏。如果允许假设,父汗晚死一年半载,多尔衮有可能立为太子。尽管那时手无寸功,但有额娘在,多尔衮的智商又不比皇太极差,父汗岂看不出来。不幸的是,父汗病死,额娘被逼含悲自缢。撇下他兄弟三人孤苦伶仃,仰皇太极鼻息生存。

皇太极日后对他确实不错,但不等于多尔衮忘记当年的伤害。那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接受的残酷——少年眼看着母亲被人逼死,投入火中,燃烧得剩下一把骨灰,装进陶罐,埋入地下。更令人心寒的是,额娘并没有与父汗同葬,而是随便被扔在父汗陵墓外的犄角旮旯,最后骨灰哪里去了都不知道。

这件事给少年多尔衮造成的心灵创伤,永远无法愈合。他的心理和性格因此扭曲,争强好胜,不甘人后,是典型的反向扭曲人格。因为没有话语权,没有情感寄托,他才执拗地做事做人。他需要承认,需要掌声和鲜花,需要高贵的尊严。他的内心是孤傲的,不屈的,又是孤独漂浮的,他要活,好好活着,付出多少艰辛,多少努力都要出人头地。

就在多尔衮通盘拟定继位计划时,他忽然发现,盔甲刀剑丛中,闪过一角艳丽的裙装。他心里突地一跳——她要干什么呢?难道她也要加入这纷争里来吗?如果她真这么做,是个性使然,倘若她不做,反而不正常了。一家人二十多年相处,多尔衮了解这个女人,她外表柔和,内心刚毅,一介女流,却比男人豪放,比平常女人又多了几许细腻。多尔衮开始担心,一旦她参合进来,事情更棘手。

多尔衮一直没敢惊动她,也没敢忽视她。他也知道,她在旁观看他怎样动作,看诸贝勒大臣们什么想法。这个耐力惊人的女人,沉静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躁动不安的心!她一定嗅到了什么,比如两黄旗坚持的意见——先帝有子,应立帝子。猛一听,这话百分百倾向豪格,细分析,里头大有文章,甚至有空子可钻。三十多岁的儿子是儿子,六岁的儿子也是儿子。你高喊立先帝之子,未指定立谁,那么,凡是先帝的儿子都在其列。

——庄妃,你肯定听出弦外之音,要借机发话了。多尔衮有些心凉,平常里的好感在立谁为帝的尖锐皇室矛盾斗争中烟消云散。庄妃的另一大优势,是她背后有哲哲,姑侄俩的背后,又是庞大的蒙古军团。多尔衮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庄妃。和蒙古搞对立,闹内讧,是非常愚蠢而危险的。

没几天,庄妃那边放出风来,果然打的是先帝之子的旗。哲哲坐阵清宁宫,声援庄妃。多尔衮一眼看出庄妃和姑姑要效仿李贵妃,扶植小皇帝了。明隆庆皇帝做裕王时,宠爱李贵妃,剩下儿子朱翊钧。隆庆皇帝浑浑噩噩,当了六年皇帝一命归西。时李贵妃二十八岁,儿子朱翊钧十岁。孤儿寡母,主少国疑,李贵妃为江山社稷计,勇敢地摄政了。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她先撤换司礼掌印太监,将孟冲换成冯保;后撤换内阁首辅,将高拱换成张居正。

李贵妃换掉内相外相,全力支持冯保和张居正,他们俩内外联手,拉开万历新政的序幕——多尔衮决不许庄妃成为第二个李贵妃,不管你有多伟大的母爱,爱新觉罗氏的家不能由你说了算,至少现在不行,有多尔衮在,谁也休想窃取胜利果实。绞尽脑汁,多尔衮想到了一个对付庄妃的办法,只等到开会时,视会场情况随机应变。

皇室继承人秘密会议召开了,说是秘密,业已公开。高端会变成扩大会,诸贝勒、大臣,外加护卫军。两黄旗群情激昂,佩剑上殿,两白旗平和的外表下暗藏杀机,两红旗一副坐山观虎斗的悠闲。

与会人员到齐,会议正式开始。连简明扼要的简介都省略了,直接切入主题——谁来继位。代善年长,沉得住气,坐在椅子上不吭声。济尔哈朗抱定一张牌,不到最后不撒手。索尼、鳌拜为首的两黄旗眼珠子瞪溜圆,两人是皇太极亲信,属旗乃八旗之首,来头大,底气足,索尼第一个发言,直通通地说,先帝有子,有长立长。鳌拜等人随声附和。

济尔哈朗扫了代善一眼,代善稳稳坐在那里,济尔哈朗便不插言,等着看代善的票投给谁。两黄旗七嘴八舌,把会场的气氛搅热了。阿济格几次张嘴,都被多尔衮用眼色制止,他要看另外两个人倒向哪一方。过了一会,代善缓缓说道,豪格是先帝长子,按规矩,应立豪格。济尔哈朗适时说话,赞同代善的意见。

两白旗急了,六旗压两旗,六比二,多尔衮没戏。正要据理力争,豪格开口了:蒙各位抬爱,小子不胜荣幸,谢谢大家!小子虽为先帝之子,怎奈福小德薄,恐担不起这千钧重担,深感惶恐。

这叫什么话?第一人选豪格客气得太不是时候。两黄旗的人恨铁不成钢,真想把豪格按在地上扁一顿——你是先帝之子,手握兵权,又有我们站在你一边,你为什么把大家给卖了?你要不当皇上,我们岂不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皇上没有劝着当,哄着当的,人家自己不乐意,难道牛不喝水强按头?两黄旗的人甚是尴尬。

多铎看出火候,离座起身,大声说,立多尔衮为帝。多尔衮和先帝是哥们,兄终弟及,合乎礼法。阿济格也振臂一呼,拥立弟弟多尔衮。多尔衮心中感动,都说打仗亲兄弟,到这时候,还得是亲哥们。多尔衮保持沉默,察言观色。

两黄旗的人率先不干了,拔刀相向,异口同声:先帝之恩大如天,我们誓死追随先帝!多铎到底是年轻,接着又说,那就立咱们老大哥,他年纪最长,又有兵权,为大清国搭上三个儿子了,理当大哥继位。人们一起扭头,目光集中在代善身上。代善没言语,端起茶碗,呷了一口热茶。提议代善,自然没人敢公然反对,但多铎也不是真心提,马上就把话转了,说,再不同意长兄,立我好了。父汗当初有遗言,想立我为太子。

多铎不知天高地厚的毛遂自荐,多尔衮气坏了,出声禁止弟弟:少说废话,父汗欲立的人多了,豪格还在其中呢。多尔衮的言外之意,稍微长点心眼的都懂,人家豪格都主动让贤了,有你什么事儿啊?再怎么轮也轮不上你。

代善一看会开不下去,再继续开,非火拼不可,他干脆起身要走。我走,没有我,我看你们这会怎么开,看你们谁敢立皇上。

济尔哈朗一看代善走了,也借故开溜。两黄旗一看,你俩走了,我们还开什么会,杵在地中央,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两哥哥中途退场,多尔衮不恼,他还有一步棋,那就是立福临。这孩子虽小,我和济尔哈朗可以辅政,等他长大了再归正。这是目前形势下唯一行得通的办法,即避免皇室内讧,又稳固自己的地位。多尔衮这一折中,人人都挑不出毛病,全点头同意。

多尔衮凭智慧化解了一场宫廷政变,保住两代人的奋斗成果。但是,望着六岁的小福临,他心里酸酸的——你们两父子是我的冤家,你父亲夺了我的皇位,到你这一辈穿开裆裤的小屁孩,不声不响地也夺了我的皇位。我若不是想得周全,早察觉你额娘的心思,我就算战胜豪格为帝,你额娘也不会让我坐稳,那个女人呀,温柔的外表是一种假象,她的心像钢铁,坚硬无比。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不屈  不屈的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