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王开专版

王开专版

(67)答西平伯书

2013-02-01 09:12 抚顺7000 王开 630
3、答西平伯书多尔衮化解了一场内部危机,紧接着,他把目光从福临的身上收回来,放在山海关和它背后那个僵死的大明。此时,洪承畴被多尔衮捉降,卢象生死在多尔衮手下,崇祯再也找不出与清军作战的军事领袖。这两位一降一死,农民军松了一口气,李自成拥兵百万,渡过黄河直奔北京,顷刻间,北...

3、答西平伯书

多尔衮化解了一场内部危机,紧接着,他把目光从福临的身上收回来,放在山海关和它背后那个僵死的大明。

此时,洪承畴被多尔衮捉降,卢象生死在多尔衮手下,崇祯再也找不出与清军作战的军事领袖。这两位一降一死,农民军松了一口气,李自成拥兵百万,渡过黄河直奔北京,顷刻间,北京城遍插闯王旗,满街传唱“闯王来了不纳粮”的歌谣。崇祯撒手无招,上吊煤山。

李自成进北京,另一个重要的历史人物出场——吴三桂。吴三桂此时在山海关,农民军破北京,崇祯吊死的消息早就传到他耳朵里。班长英勇就义,他这个中层班干部还给谁效力,聪明者,自谋生路为上策。

吴三桂本来准备有条件投靠农民军,保全自己和家人,殊不知他爹拼着老命从北京捎给他一封信,说刘宗敏搜刮了吴家财产,霸占了他家房屋,睡了他的陈圆圆。吴三桂读罢家书,怒发冲冠,大骂李自成流氓无赖,遂毁了与李自成的约定。

大丈夫冲冠一怒为红颜,可是,摆在他面前的路就剩下一条:降清。吴三桂的脑子里一蹦出这两字,自己吓一跳。堂堂大汉,如今要称臣蛮夷,他的思想一时半会儿转不过弯。沉吟再三,吴三桂又想,适者生存也是法则,命都没了,和谁要忠杰义气?越王勾践为活命受得胯下之辱,要给心爱的人报仇,怎么就不能降清?一不做,二不休,吴三桂提笔给多尔衮写封信。确切说,是乞降信。

此时,多尔衮和朝鲜世子正行进在攻明路上。这一路,按朝鲜世子的说法,真是辛苦之极,让他吃不消:昏风雨作,人如鬼形,马无完足,人病者载马而呻吟,马病者弃路而颠仆。朝鲜世子还患上感冒,腹泻,他都不想再走,偏偏多尔衮生拉硬拽,不是打猎就是要求他随军出阵,简直不堪其苦。

就在这时候,多尔衮收到吴三桂的信,看罢哈哈一笑。把信烧了。他不相信吴三桂。多尔衮没理会,吴三桂有点傻眼,李自成知他降清,正赶往山海关,多尔衮也在山海关的路上,腹背受敌,这不是死到临头了?吴三桂素有奇志,怎甘心糊里糊涂去望乡台,他也料定多尔衮不是不想受降,是怀疑他的诚意,便又派人见多尔衮,递交第二封信。

多尔衮也知道李自成临近山海关,他要赶在李自成之前受降吴三桂,这样,三海关不费一兵一卒,掌握在自己手中,陷李自成于被动。第二,多尔衮等于救了吴三桂,不怕他日后不俯首帖耳。火候一到,该出牌了。多尔衮给吴三桂回复信件:“我国欲与明修好,屡致书不一答。是以整师三入,盖示意于明,於其熟筹通好。今则不复出此,惟底定中原,与民休息而已。闻流贼陷京都,崇祯帝参王,不胜发指,用率仁义之师,沈舟破釜,誓必灭贼,出民水火!伯思报主恩,与流贼不共戴天,诚忠臣之意,勿因向守辽东与我为敌,尚复怀疑……”

多尔衮为出师正名,又给吴三桂脸上贴金,喂一粒宽心丸,举管仲射桓公,桓公不记仇,重用管仲的例子,安慰吴三桂,并许诺,西平伯若诚心归降,我封你故土,晋为藩王。世代子孙,长享富贵。

吴三桂此时如热锅上的蚂蚁,“遣人相望于道,凡往返八次。”多尔衮的口信一到,吴三桂心里的石头噗通落地。一心盼望多尔衮尽快赶到山海关。

于是,朝鲜世子看到:“吴三桂率诸将十数员,数百骑兵出城迎降。九王在阵中受拜礼,进兵城中数里,下马而坐。汉人清人频繁往来,清兵分左右两队弛入关门,汉军竖白旗于城上,九王继而入关。”

吴三桂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来多尔衮,剃了头发,亲自出迎。大敌当前,顾不得寒暄,多尔衮火线任命吴三桂为前锋,与大石河西的农民军首先交战。多尔衮这一招有两个用意,一是吴三桂新降,还摸不准这位西平伯的脉络,诚与不诚,让他和农民军掐一仗,什么都明白了。二是,李自成二十万人马汹汹而来,志在必得,先让吴三桂和他耗着,待耗得差不多,多尔衮再上去一鼓作气击败农民军。

吴三桂之聪明,哪能不看出多尔衮的心思,他懂得在人屋檐下,该低头时要低头,二话没说,率兵与李自成苦战大半天。吴三桂筋疲力尽时,李自成也累得手软,双方急旋风似的打法逐渐慢下来。多尔衮观摩半天,早已看出李自成破绽,这才从容出击,以数万兵力从吴三桂右侧突入,插进农民军的腹部,与农民军展开激战。也是巧,天空瞬间扬起风沙,咫尺莫辨。风停沙止,多尔衮再自吴三桂右侧突出,切断农民军中路,马迅矢激。李自成登高一望,见清军斗志昂扬,农民军尸横遍野,丢盔卸甲,溃不成军,骄气顿泄,策马而走。

清军得势追出四十里,把李自成追得狼狈不堪。赶跑农民军,多尔衮转身安抚吴三桂,通过这一场硬仗,多尔衮相信了吴三桂,封吴三桂为平西王。

受封的吴三桂百感交集,这顶桂冠太重,使他忘记了崇祯,忘记了北京,人生道路走到此处出现神奇的拐点,脑子里的纲常伦理忽然可笑之极。戴上这顶桂冠,他就是大清的人,这真是朝为浣纱女,暮做吴宫妃。人生角色转换的如此之快,他自己都觉得恍惚。吴三桂想大笑三声,俊美的脸庞却流淌着两行苦涩眼泪。

多尔衮封完吴三桂,格外给他二万马步兵追击李自成。多尔衮教导诸将的口号是:此行除暴安民,灭贼以安天下。勿杀无辜,掠财物、焚庐舍。不如约者,罪之。多尔衮还下令,关内居民一律剃发。这种形式上的统一是必须的,它将渗透到人的思想意识中,告诫每个人,一个朝代结束了,新的朝代诞生,你要以新的姿态服从新统治者。

山海关易手,关外百姓逃避到山谷荒野的,纷纷回归乡里,发迎降。他们从心理上屈服了,意志崩溃——活着不需要理由,活着是一种信念,好死不如赖活着,就这么简单。不管他张闯王、李闯王还是多闯王,不杀无辜,不抢劫奸淫,不焚烧房子,让老百姓粗衣淡饭地活着,哪个来统治都一样。

吃了败仗的李自成缩回北京,多尔衮和吴三桂随后到达通州,闯王吓得仗也没心思打,放火烧了九重宫阙,带上辎重财帛西窜。

吴三桂因为陈圆圆之耻,又因为刚戴在头上的桂冠,血红了眼要治李自成于死地,寻着李自成的脚印疯狂西追。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