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王开专版

王开专版

(69)数点梅花亡国泪

2013-02-01 09:14 抚顺7000 王开 358
5、数点梅花亡国泪清初的北京非高枕无忧,多尔衮的卧榻旁卧着一只猛虎,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史可法。北京姓了“清”,紫禁城换了主人,江宁的朱家人试图扳回败局。明福王朱由菘江宁称帝,派大学士史可法督师扬州,设江北四镇,沿淮河、徐州置军事防御体系。史可法这个人,多尔衮早有耳闻,想争取...

5、数点梅花亡国泪

清初的北京非高枕无忧,多尔衮的卧榻旁卧着一只猛虎,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史可法。北京姓了“清”,紫禁城换了主人,江宁的朱家人试图扳回败局。明福王朱由菘江宁称帝,派大学士史可法督师扬州,设江北四镇,沿淮河、徐州置军事防御体系。

史可法这个人,多尔衮早有耳闻,想争取他,让他像吴三桂、洪承畴一样为清廷效力。多尔衮给史可法写封长信,信中,就社会形势、发展前景娓娓道来,最终劝告史可法,朱由菘是自寻绝路,大人万不可上贼船,

多尔衮的这封信文采飞扬:我在沈阳的时候就听说燕京人才济济,首推司马。后来入京破贼,多余京都人士来往,他们认可我朝,甘心服务我朝,新政府成立以来,他们做了许多于国于民有益的事情。但现在时局纷乱,金陵多有自立为王者,扰乱社会秩序。流贼逼死崇祯皇帝,这种君父之仇,不共戴天。春秋之义,有贼不讨,故君不得书葬,新君不得书继位,所以防乱臣贼子,应法度严明。

闯贼李自成称兵犯关,手毒君亲,中国臣民,纵有痛恨,却未加一箭一矢。独有平西王吴三桂镇守辽东边陲,效包胥之哭,我大清感其忠义,念累世之好,弃近日小嫌,诚心招纳,助朝廷一臂之力驱除狗鼠。

入京之日,我朝厚葬崇祯帝,亲郡王、将军以下,都官拜原职,文武诸臣皆在朝列半,恩养礼遇有加。在我新政府的努力下,城市乡村生活安定,秋毫无犯。但流贼未灭,新政府应为民除害。我拟秋高气爽之时,遣将西征;传檄江南,与君联兵河朔,陈师鞠旅,戮力同心,以报君故国之仇,彰显我新政府的德行。

南州君子苟且偷安于旦夕,枉费心机,聊慕虚名,而忘记实害,这种愚蠢做法我非常疑惑。我新政府抚定燕京,是从闯贼手中得到的,非是取之于明朝。流贼毁明朝庙主,辱及先人,我国不惮征缮之劳苦,入关清君侧,代为雪耻,孝子仁人,当思感恩图报。

朱由菘乘流寇稽诛,王师暂息,欲据江南,坐享渔人之利,这是不符合情理的。他因为天堑不能飞渡,投鞭不能断流吗?闯贼乃明朝一杂碎,我国才伸张大义。朱由菘若据号称尊,便是天有二日,与我为敌。我将率大军西行,转旅东征,予以正名。

我听说君子之爱人以德,细人则以姑息。君子果能识时知命,笃念故主,厚爱贤王,宜劝朱由菘削号归藩,永绥福禄。新政府郑重承诺,他的位置在诸王侯以上,享受特殊待遇。以不负我新政府伸张正义,讨伐流贼的决心!

士大夫好高树名义,而不顾国家之急,每一有大事,辄同筑舍。先生是领袖名流,想必早已了解开头和结局,难道宁愿随波浮沉吗?先生取舍从违,应早审定。我大兵南下在即,可东可西,南国安危,在此一举。

多尔衮苦口婆心规劝半天,把入关说成是讨伐流贼,救民水火。把定都北京说成是从李自成手中得到的,把朱由菘称帝看做是天有二日,此意就在消除史可法对清的痛恨,让他认清形势弃暗投明。史可法不为所动,但作为兵部尚书,南国小朝廷的拥戴者,他给多尔衮写封回信,这封信可谓字字如刀,满纸的忠贞,不过,他对多尔衮极为尊重,感激多尔衮厚葬先帝,扫清宫阙,倒是把李自成骂的狗血喷头,要联合多尔衮“合师进讨,问罪秦中,共枭逆成之头,以泄敷天之愤。”

其实,多尔衮与史可法通信的时候,多铎已经挥师南下,十万清军包围扬州。多铎敬仰史可法,亲自连发五封信,苦劝史可法投降。史可法看都没看,把多铎的信付之一炬。但是,他心里清楚地知道,在清军重围之下,取胜是不可能的,唯有一死报国。而且,史可法心中还存着另一种无法言说的悲凉:江南小朝廷在夹缝中求生,却不能同仇敌忾,而是把在北京时积下的党派之争的陋习,搬到江南继续热火朝天地上演。想当初,东林党力阻万历改立郑妃之子,也就是福王的爹为太子,而史可法正是东林党领袖,福王记着这个过节,因此史可法在小朝廷里头并不得志。所以,与其说史可法忠君,莫不如说他重节。

不管怎样,史可法在清军重围之下,铁了心抵抗到底,发誓人与城同亡。报着必死之心的史可法,一口气写下五封遗书,他跟夫人说道,法早晚必死,不知夫人肯随我去否?如此世界,生亦无益,不如早早决断也!就在史可法写下这封遗书的第四天,多铎攻城,受史可法的气节影响,扬州城与守城的一万多将士共同迎战,一天之内,扬州城淹没在清军的刀光中。史可法欲拔剑自刎,却被身边部下夺下佩刀,簇拥着他试图从小东门撤退,但是,他们迎面遇上清军,众人皆被俘。此时,多铎仍想按多尔衮的意思招降史可法,无奈史可法去意已决:“我为朝廷大臣,岂肯偷生为万世罪人!吾头可断,身不可辱,愿速死,从先帝于地下。”

史可法死了,死前,唯一让他忧虑的扬州城,到底没有逃脱清军的屠戮。多铎痛恨攻扬州城清军伤亡重大,下令屠城,制造了著名的“扬州十屠”。而史可法的遗体在混乱中不知去向,隔年,他的副将史德威将其衣冠葬于扬州城天甯门外梅花岭。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梅花  亡国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