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王开专版

王开专版

(73)无言告慰的母亲

2013-02-01 09:17 抚顺7000 王开 594
4、无言告慰的母亲多尔衮的心灵扭曲,不仅表现在屠戮大同,私生活方面也参杂了政治元素。有人说他乱伦,有人说他淫荡,连侄子豪格都不避人闲,骂他好色。其实“淫荡”加在多尔衮头上未免有点冤,试想,哪个男人不好色呢?有强大经济和政治实力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还得养着赏心悦目的情人?不...

4、无言告慰的母亲

多尔衮的心灵扭曲,不仅表现在屠戮大同,私生活方面也参杂了政治元素。有人说他乱伦,有人说他淫荡,连侄子豪格都不避人闲,骂他好色。其实“淫荡”加在多尔衮头上未免有点冤,试想,哪个男人不好色呢?有强大经济和政治实力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还得养着赏心悦目的情人?不巧的是,豪格切齿多尔衮私生活糜烂,却没想到十四叔不检点到了自个儿头上——豪格死后,他的福晋嫁给多尔衮。

豪格这位福晋,历史上的记载为:“初四日,闻科尔沁部贝勒伊尔都齐送女与和硕肃亲王为妻,将至,和硕肃亲王往迎之。”豪格就因为迎娶来自蒙古的妻子,哈达公主莽古济与皇太极有隙,引起皇室争端,皇太极连杀带捕,牵连一大批人。

这位后来称为伯奇福晋的女人是多尔衮元妃的妹妹,豪格死后两年,多尔衮娶了寡居的妻妹。单看少数民族的婚姻习俗,这件事无可厚非,关键在于,多尔衮和豪格是一对政敌。诚然,他们曾并肩战斗,战绩骄人。皇太极一去,战友变成敌人,相互防着一手。豪格鲁愚,不如多尔衮睿智机警,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明暗相争,吃亏的是把自己暴露在太阳底下的人。豪格气性大,被多尔衮下狱几个月,气滞而死。豪格一死,舆论对多尔衮不利,流言像暗潮涌向皇叔父摄政王,人们对豪格之死报以万分同情,认为多尔衮做得过分。所谓过分,既是豪格辛辛苦苦剿灭流贼,凯旋归京,多尔衮不率臣子迎接封赏,等待豪格的,是未进午门即被下狱。多尔衮又没有一下致死,让豪格蹲监狱,这样的活受,激起公众的怜悯之心。

同情也好,怜悯也罢,豪格终是死了,撇下孤儿寡母。两年后多尔衮续娶豪格遗孀,收养了他的儿子。多尔衮并不爱妻妹,这他自己心里清楚,他是个有血有肉的男人,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恨,若爱妻妹,怎舍得她孤枕长夜,苦熬两年?他这是政治报复,娶妻妹给死去的和活着的人看。

多尔衮不爱妻妹侄子媳妇,对她的儿子富绶倒是厚爱偏疼。富绶是伯奇福晋和豪格生的儿子,迎娶伯奇后,多尔衮曾召富绶入府邸校射比武。多尔衮的亲信何洛会看不上富绶,背地对人说,我看这个人身形鬼魅,令人心悸,王为什么不除掉他呢。

何洛会鄙视富绶,或许是讨好多尔衮,出语侮辱。当有人把这句话转告多尔衮时,多尔衮嘿然一笑,说道,何洛会这么说,是不明白我喜爱富绶。多尔衮话语宛转,富绶得以保全性命。否则,他可能遭落井下石之人的毒手。

伯奇改嫁多尔衮也算吉人天相,多尔衮抱着不善的目的娶她,自己却先死。伯奇因儿子袭爵,被尊为太福晋。

伯奇转嫁前任丈夫的仇敌,颇有点传奇色彩,很像隋朝的萧皇后。萧皇后先嫁给隋炀帝,又做了宇文化及的情人,后被收为偏房。宇文化及死,萧皇后被窦建德纳为妾,突厥可汗灭了窦建德,萧皇后由妾转妃。老突厥可汗死,小突厥可汗纳父妃为妾,李世民第一次见到她已经四十八岁,还是一见钟情,不顾朝臣舆论封为昭容。

不管怎样,伯奇沾了多尔衮的光,和他光明正大地同床共枕,是他的合法妻子。庄妃呢,一个辅佐三代帝王的魅力女人,多尔衮与她感情扑朔迷离,引起多少人的猜测,这份无法确定的爱成了无数人的幻想天空,瑰丽、神秘,又没有谜底。或许多尔衮和庄妃只是单纯的男女情爱,他是她心里顶天立地的男人,她是他心里柔骨侠肠的女人,她在他心里时,没有哥哥和侄子,他在她心里时,没有皇权和淫荡。他没有资格娶她,因为他给不了她崇高的身份地位,她也不需要嫁他,因为世上一切都诱惑不了她,他们有爱就够了,彼此给予快乐,享受着最美好的幸福。他们不需要世俗的羁绊,也不在乎什么枷锁,他们是两个活生生的人,他们的爱,就是真诚的渴望拥有对方。

但庄妃、伯奇乃至其余福晋,她们谁也代替不了多尔衮最想念的女人,这个女人就是他的额娘,二十多年的时光中,多尔衮对母亲的思念未曾减少半分,在睡梦中,在寂寞时,陪伴他的唯有母亲。他忘不了母亲的死,想着为她树碑立传,慰藉她含冤的灵魂。于是,多尔衮把母亲灵位移至庙堂,享受香火。

然而这注定是悲剧,事情正像豪格预言的那样,多尔衮真的没有长寿。顺治七年(1650年)十二月,多尔衮拖着病体出猎喀喇,在皇家围场,他陶醉于一千只猎鹰遮天蔽日的翅膀,一千只马铃摇晃树林的清脆,风雪疾驰中忘了自个儿是病人,意外摔下马背,然后他倒下去,于病魔苦苦搏击之后,他输了,不得不向死神交出他最宝贵的东西。

多尔衮在喀喇合上双眼,终结了精明的一生。但他不知道,心腹们一个接一个背叛他——他死之后,哥哥阿济格派三百骑兵疾驰北京,曾经日日陪伴多尔衮的大学社刚林,立即飞马入京,通知诸王做应变准备,结果,三百骑兵一露面,俱被诛杀,阿济格护送多尔衮灵柩回京,即以谋反罪名逮捕。天知道,阿济格派区区几百人回北京造什么反?多尔衮权倾朝野时都没反,剩下阿济格一个人孤掌难鸣,又拿什么反呢?如果此事是多尔衮遗言,那多尔衮一定发烧糊涂了。否则,多尔衮绝不会让哥哥白白送死。

多尔衮更不知道,他始终视为亲信的苏克萨哈,居然趁他尸骨未寒,向归政的顺治递交一封检举信,揭露多尔衮生前多次与党羽密谋,企图率两白旗移驻永平,“阴谋篡夺”,又说多尔衮偷制龙袍,家中暗藏当皇帝用的珠宝。深受多尔衮排挤之苦的济尔哈朗趁机联合一批王公,声讨多尔衮,说他妄自尊大,自称皇父摄政王,凡批奏本章,一律以皇父摄政王行之。还不许济尔哈朗预政,扶植亲弟弟多铎为辅政叔王。使肃亲王豪格不得善终,更悖理将生母阿巴亥入太庙……

于是,十三岁的顺治抖搂着多尔衮的罪状,气咻咻言道:“多尔衮谋逆俱为事实!”

此时的多尔衮,成了第二个张居正,呕心沥血辅佐小皇帝,最终,所有的功劳都变成十恶不赦的死罪,他的兄弟遭到清算,本人被翻案,有关他的档案记载一律销毁,儿子多尔博归宗——也就是说,多尔衮死后断了香火,他的过继儿子,又续回多铎的家谱。他内心最隐秘的痛楚,终于还是没有完满解决。多尔衮无子,当然无人继承他掌握的两白旗,顺治小皇帝名正言顺的收回兵权。接着,安葬他的那座雄伟壮丽的陵墓屡屡被掘,坟墓前荒草萋萋,蛇鼠横行。阿巴亥的庙号也被撤销,不准享受祭祀,这是九泉之下的多尔衮伤心愧疚的事,使他无法面对生他养他的额娘。

惟一给多尔衮一点安慰的,是许多年后乾隆皇帝阅读《清实录》,读到多尔衮的章节,饮泣出声:“朕每览实录至此,未尝不为之堕泪。则王之立心行事,实为笃忠尽,感厚恩,明群臣大义。乃由宵小奸谋,拘成冤狱,岂不可为之昭雪?”

为多尔衮平反昭雪,已经是乾隆四十三年的事情。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无言  告慰  母亲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