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秋思:记忆里的年味

2013-02-04 15:22 抚顺七千年 秋思 1230
光阴很窄,指缝很宽,一转眼,又临近年关。记得小时候最喜欢过年,只有过年,我才能脱下打着补丁的衣服,换上妈妈亲手缝制的花衣裳;只有过年,我才能手捧着几颗花花绿绿的糖果,美滋滋的向小伙伴炫耀;只有过年,我才能用仅有的几块压岁钱买来烟花炮仗,在除夕的夜...

记忆里的年味

秋思

 

秋思:记忆里的年味 图1

 

  光阴很窄,指缝很宽,一转眼,又临近年关。记得小时候最喜欢过年,只有过年,我才能脱下打着补丁的衣服,换上妈妈亲手缝制的花衣裳;只有过年,我才能手捧着几颗花花绿绿的糖果,美滋滋的向小伙伴炫耀;只有过年,我才能用仅有的几块压岁钱买来烟花炮仗,在除夕的夜里,放飞一瞬的快乐和美丽。


  长大后,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对年的渴望却越来越淡了,再也找不到小时候对年的望眼欲穿,也少了许多极易满足的幸福感。只是,离家越远,对山那边的家,眷恋却更深了,每当过年的时候,无论身在何地,居住何方,总是不辞劳苦的朝着家的方向走,似乎总有一根思乡的线,在引领我们回家的路。


  我家是个大家族,每到过年的时候,老老少少都要回去过年。记得2005年春节,婶子还没有生病,夜里12点,她蹲在炉膛前烧火,给我们煳地瓜做宵夜。老家的冬天很冷,尤其是过年的时候,正是数九天气,婶子怕我们冷,常常半夜起来生一次火,顺便再给我们这些贪玩不睡的孩子做点好吃的。那时候,由于回去过年的人多,家里的炕睡不下那么多人,又不好在过年的时候出去借宿,于是我们几个年轻力壮,精力充沛的孩子,便在夜里打麻将等待天明。

 

 

该文章所属专题:年的记忆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记忆  年味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