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年的记忆

儿时盼年辛酸事

时间:2013/2/8 10:05:20   作者:王克华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0
内容摘要:上个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置身经济衰败,物资匮乏之中的百姓们,把过新年看得很重,皆以为新的一年里会有好运。不知愁滋味的我们更是把过年当作生活中最快乐的事儿,对它的祈盼更浓烈、更深切。由此,留下了一段段充满欢笑,携带辛酸色彩的小故事

儿时盼年辛酸事


王克华


  上个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置身经济衰败,物资匮乏之中的百姓们,把过新年看得很重,皆以为新的一年里会有好运。不知愁滋味的我们更是把过年当作生活中最快乐的事儿,对它的祈盼更浓烈、更深切。由此,留下了一段段充满欢笑,携带辛酸色彩的小故事


  一


  放鞭炮是男孩子过年时最快乐的一件事。父母在年前拿出几角钱买一小桂鞭炮和几个“二踢脚”,“接神”时全家人看着鸣放一下。为了拥有多一点鞭炮,进入冬季,我开始悄悄攒钱。之后偷偷买回一百或是二百一挂的油笔芯粗细、大头针般大小鞭炮,并且逐一拆开,放到万能小炕席下烘凉。偶尔,经不住鞭炮脆响的诱惑,拿出十个八个鸣放一下,欢喜之情象蹦跳的鞭炮一样。待到除夕夜时,鞭炮所剩无几了。由此,只好可怜巴巴地一边用心数着一会儿放一个,一边提着自制的小灯笼上街去拣别人放过没响的鞭炮。


  儿时的我在鞭炮面前俨然一个小乞丐。


  二


  春节前,母亲相继购买了花生、瓜籽和糖块等食品,并把花生、瓜籽分别装入布口袋缝好口放在万能火炕上烘干,把糖块锁进炕琴柜里。目睹这些过年食品,我和弟、妹们变成了馋嘴的小猫,悄悄地实施起了偷窃行为。母亲上街买菜时,我和弟妹趁机将布口袋拆开,掏出几把花生、瓜籽之后,小心翼翼缝好口袋。几次偷盗之后,母亲识破了我们的阴谋诡计。母亲操起笤帚,愤怒地质问我们:“你们几个谁干的?”面对母亲的威严,我和弟妹羞愧地低下头,承认了不光彩行径。母亲叹息一声扔掉了笤帚:“妈不是不给你们吃,妈是怕你们过年没有吃的呀!再耐心等几天吧,过年时让你们吃个够。”从此,我和弟妹们一次次打回肚里的馋虫,眼巴巴地瞧着布口袋,不时叨念过年日期。


  三


  年三十到了。过年喽!象天神一声吆喝,母亲让我们穿上了新衣服,拆开了花生瓜籽口袋,拿出了糖块和冻秋梨。从这时开始,我们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年食品,一边拿出准备多时的自制的小灯笼,游荡在小巷上、胡同里、杂院中,游动的小灯笼映衬着我们内心的喜悦。然而,就在我玩耍的忘乎所以之时,不知从何处飞来一个“二踢脚”,两声轰然炸响,我被炸得晕头转向,惊恐之中,心爱的小灯笼撞到墙角上摔碎了。


  儿时盼年,主要盼玩、吃、穿。而今,不盼年,既有年岁增长之原因,更因当今生活每天都像过年一样。

 

 


标签:过年 记忆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上一篇:老丫头的快乐年
下一篇:那年除夕夜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