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闲聊老抚顺之十六-----再说小女孩儿玩儿什么

2012-03-02 18:31 QQ空间 易明轩 510
乌鸦,在东北叫“老鸹”,也有叫“老娃子”的,是杂食性的鸟类。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前,每天早晨和黄昏之前,遮天盖地的飞,呱呱乱叫,有时还掉下粪便,很惹人讨厌。不过,却也属于一道风景线。每次看到乌鸦,我便很自然的想起马致远的《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
乌鸦,在东北叫“老鸹”,也有叫“老娃子”的,是杂食性的鸟类。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前,每天早晨和黄昏之前,遮天盖地的飞,呱呱乱叫,有时还掉下粪便,很惹人讨厌。不过,却也属于一道风景线。每次看到乌鸦,我便很自然的想起马致远的《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可是,如今我已经十多年没有看到一只乌鸦了。

      为什么我要提起乌鸦呢?并非是喜欢它们,而是我忘不了当年那些总对着乌鸦唱歌谣的小女孩儿。

      六七岁的小女孩儿们,聚在一起,坐在小板凳上。扎着两条小辫子,光着小脚丫儿,穿着妈妈做的小花布鞋。有的干脆脱了鞋,尽管脚丫很脏,可是红红的脚趾甲却很鲜艳------那是妈妈用芨芨草(凤仙花)给染的。还有的拿着半张煎饼,卷着小葱和大酱,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这时候,天上的乌鸦成群结对的飞过来了。于是,小姑娘们一起欢呼起来。她们大声地唱:“老鸹老鸹快回家,你妈死在关里家。红棺材,绿尾巴,你妈死在树底下。”虽然只有短短的四句歌谣,可是要反复唱好几遍,一直唱到乌鸦飞的没影了,才停止。那才是真正的童声合唱。一个个的嗓子都像小银铃儿似的,那么甜,那么脆,那么动听!------这才是小女孩儿们最喜欢做的事。应该说,这就是她们最愉快的游戏。歌谣当初是谁编的,以及歌谣有没有意义,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使孩子们快乐;使孩子们长大后回忆起童年来,也充满了无限的甜美。

该文章所属专题:戴劲专栏
标签:闲聊老抚顺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