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古代抚顺

古代抚顺

辽代贵德州的城址(3)

2013-03-16 21:17 《浑河文明与满族文化》 曹德全 2896
在抚顺现存的古建筑中,历史最悠久、保存最完整的,当数高尔山公园内的辽塔了。高尔山塔建于辽大安四年(1088年),900多年来,它饱经世事风雨,历尽人间沧桑,它的雄伟的身姿已经成了抚顺人民的骄傲,成了抚顺市的象征。

  至于《金史》上“贵德倚有范河”当作何解释呢?《辽史》以范河定位浑河,《金史》却多依范河定位州县。如“新兴,富国军……熙宗皇统三年废州……有范河,北有柴河,西有辽河”,又“(土+邑)楼,辽旧兴州,兴中军……大定二十九年( 1189年)章宗更名,有范河、清河”又“贵德倚有范河”。金新兴县城在今铁岭市西南7.5公里之新兴堡,其西南距范河8公里,城址正在范河、柴河、辽河之间。这里的辽河要比范河大得多,离新兴县城不到10公里,但作者仍把范河写到首位。


  (土+邑)楼县在今沈阳北30公里的懿路镇古城,其北距范河12.5公里,这里的清河不是指铁岭北的清河,而是指懿路古城脚下流过的一条小河——懿路河,懿路河旧称小清河。金(土+邑)楼县就在小清河边上,但定位仍以远在12.5公里外的范河为主。不难看出“范河”在地理志中的地位是重要的。


  《金史》记新兴县和(土+邑)楼县都是写“有范河”。实际上,二县的城址与范河的距离在8至12.5公里左右。而《金史》记贵德州为“倚有范河”。这里的“倚”字可解释为“不偏不倚”的倚,即偏离的意思。“倚有范河”就是偏离了范河,或离范河较远。抚顺城北距范河35公里之多,正符“倚有范河”之意。就是说,定贵德州城址在抚顺与“倚有范河”也不矛盾。另外,《金史·地理志》谓“贵德州……辽贵德州宁远军……县二,……奉集,辽集州怀远军奉集县,本渤海旧县,有浑河。”奉集县城址即今沈阳东南22.5公里之奉集堡。其地北距浑河有20多公里,东北距抚顺城40公里。然而奉集堡村南就有沙河流过。《金史》不记奉集县边的沙河,而记20多公里外的浑河,其原因,尚不知晓。但有一条可以肯定,《金史·地理志》上以河流定位州县时,州县城址并不一定在河附近,有时会在离河较远之地。《金史》上所谓“贵德倚有范河……县二……奉集……有浑河”也说明贵德州应在范河和浑河之间。再结合《元一统志》引《地志集略》语:浑河“源出女真国,西流过贵德州,由州西流入梁水,西南七十里合辽河入于海”,可见定贵德州城址在今抚顺城内是正确的。


  关于大宝山,《铁岭县志》称:“大宝山,城东南五十二里,按《辽史》贵德州有大宝山,即此也。”大宝山在铁岭东南,也是贵德州在铁岭东南说的主要依据之一。此论的首倡者就是《铁岭县志》(李廷荣辑本)。


  《辽史》记贯德州有大宝山。《元一统志》:“大宝城,在废贵德州。”《满洲源流考》卷11称,“按大宝城因大宝山得名”明正统八年(1443年)成书,明嘉靖十六年(1537年)重修的《辽东志》,以及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修的《全辽志》均不载大宝山。100多年后,清康熙十六年(1677年)铁岭县出了两本《铁岭县志》,一为董国祥纂本,书中不记大宝山;一为李廷荣辑本,书中称“铁岭新造之邑而无旧志,辽东旧志草本舛谬多,今凡关沿革古迹悉照辽金二史细加考订”。该书谓大宝山在铁岭东南26公里(此山现仍称大宝山),经作者“细加考订”称“贵德州有大宝山,即此也。”此后,《清一统志》,日人《满洲历史地理》等书据此提出贵德州在铁岭东南说,但李廷荣《铁岭县志》之考订是否正确,兹分析如下。


  《辽史》以大宝山定位贵德州,则大宝山必为贵德州内之名山。到元初修《元一统志》时只记,“大宝城在废贵德州”,可见大宝山上有大宝城,山因城而有名,元初时只记有城,不记有山。而明朝修《辽东志》时已经即无大宝山,又无大宝城的记述。到清康熙朝修《铁岭县志》时,又在城东南发现大宝山。显然,人们应该提出这样的问题,铁岭的大宝山与《辽史》上贵德州的大宝山是不是一座山。如果是同一座山,那么在《元一统志》、《辽东志》、《全辽志》等书上应有记载。如果不是同一座山,《铁岭县志》仅根据山名相同,即考订辽贵德州在此,显然,这样做是不严谨的。


  考查璐在铁岭的大宝山,山上山下都没有任何古城遗迹。更没有发现辽金时期的出土文物,考虑到大宝山附近没有古代交通干道遗存,可以肯定,这座山不是辽时的大宝山(山上无大宝城),山下也不是辽贵德州所在地。


  那么,《辽史》上所说的大宝山应是哪一座山呢?我认为,《辽史》上说的贵德州的大宝山就是现在抚顺城北的高尔山。原因有二,一是高尔山曾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古城——高句丽新城址,符合山上有大宝城之说;二是高句丽人在新城生活了近400年,到辽代,新城废弃了才仅仅300多年,辽时,贵德州的居民上高尔山,在废弃的古城中偶而发现一些“宝物”,是很正常的,这样高尔山成了出宝之山,名之大宝山,十分得体。

 

 

该文章所属专题:曹德全专栏

曹德全先生

  曹德全(1946-2021),吉林通化人,1964年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1969年分配到辽宁省桓仁县新华机械厂工作,1980年调入抚顺纺织局。曾任抚顺市经委处长、露天区(今东洲区)副区长、电子工业局副局长、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工作之余,他积极研究东北民族史以及抚顺地方史。取得许多重大学术成果。先后出版了《抚顺史研究》(合著)《抚顺通史》(合著)《抚顺编年史》(合著)《抚顺百科大事典》(合著)《抚顺历史的误区》《抚顺历史之谜》《高句丽史探微》等专著,并撰写了大量的学术论文,发表在各级报刊上,特别是在高句丽历史和清前史研究领域建树颇深,在东北史学界有较大影响力。
  曹德全先生的研究,主要从历史文献出发,有理有据,逻辑清晰。他论述的“高句丽名称辨疑”“高句丽与高丽”“论高夷”等许多重大学术问题,在学界引起广泛影响。

标签:辽代  贵德州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