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清前人物

清前人物

班布理

2013-03-26 09:49 抚顺7000 zixun 1833
班布理,满洲正黄旗塔察觉尔察氏,世居呼兰哈达山下觉尔察地方。
    班  布  理
    (1561-1614)
    班布理,满洲正黄旗塔察觉尔察氏,世居呼兰哈达山下觉尔察地方。

    班布理家族的先世,根据族谱记载,原居住在长白山之东,花脸山迤北,斡莫河必罕鄂多理和陈。鄂多理城,又称作斡朵里、吾都里或斡多怜。元代曾在此设置军民万户府,为合兰府水达达路所辖的五个军民万户府之一,其府治在今日黑龙江省依兰县西南境,为建州女真的主体部分。元末明初,其酋长猛哥帖木儿率部南迁至图们江下游斡木河一带,明王朝以之为核心再设建州左卫,任命猛哥帖木儿为该部指挥使。而班布理的先世所居住的觉尔察地,则是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觉尔察地。觉尔察地,是清前期建州女真的“六祖”居地之一,是清大祖努尔哈赤祖父觉昌安长兄德世库家族的居住地,其所居城寨被称之为觉尔察城。

    在清太祖努尔哈赤起兵初期,班布理家与努尔哈赤家毗邻而居,仅一墙之隔。班布理家族有着可观的财产,占有着一部分阿哈(家奴)。班布理家中的家奴不堪忍受奴役而逃进了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庭院,为索回逃奴,班布理的父亲与清太祖努尔哈赤大动干戈,以刀相见。觉尔察氏的谱书中记载说:“我国初定之时,有家奴噶打浑,不知因何事故,我祖动怒,拿起佩刀,要杀噶打浑、,噶打浑越墙跳进太祖皇帝院内藏避,我祖随后赶入院内,谓太祖皇帝日:‘我的家奴噶打浑进了你的院内,献出与我,吾拿到家要杀”’。努尔哈赤面对着闯进自己庭院、出言不逊索取逃奴的班布理的父亲和颜悦色地解释说,“你的家奴没有逃进我的院内”。而班布理的父亲大发雷霆,高声叫嚷:“我眼看着噶打浑进了你的院内,汝不给吾,硬说没在你的院内!”随即拔出佩刀,把努尔哈赤家宅的廊檐柱砍了数刀,并发誓说:“从今日起,再不来汝家内,不系汝红带子。”正说着,即将红带子改下,扔给了努尔哈赤。

    由于班布理家族为德世库的后裔,与努尔哈赤同宗。故此,起兵后势力尚弱的努尔哈赤,没有自行处罚班布理的父亲,而在事后将全族人等召集到一起,把受班布理父亲凌辱之事诉与族人听,请族人按族规来处罚班布理的父亲。全族人在听完努尔哈赤与班布理父亲二人各自陈述后,一致认为班布理的父亲欺人太甚,但念同宗之情,决定从轻处罚,将班布理父亲家族一支,立恩诏七代,在《玉牒》后兼记抽了红带子,降为陈满洲觉尔察氏。上述说明,班布理家族是因其父亲凌辱了努尔哈赤被削除族籍后而改姓觉尔察氏的。


    此后,在跟随清太祖努尔哈赤初创后金政权的日子里,班布理与老坎二人,忠心耿耿地跟随努尔哈赤创建基业。班布理之弟老坎在与敌人作战时,为保护努尔哈赤,赤手空拳夺下反叛贼人的腰刀,“将手指割去四指不全”。班布理由于伶俐聪明,办事机敏,作了努尔哈赤的恃卫。在努尔哈赤攻打马尔墩寨未成功回来后,采取了下书劝降的方式,力图不动武力招服木奇、马尔墩等处女真人。当时穆起是马尔墩至木奇一带地方十分有影响的一位女真酋长。他在接到努尔哈赤的招抚书信后,经过一番筹划,派使者致书努尔哈赤,表示诚意归服。努尔哈赤相信了马尔墩穆起的话,自以为兵不刃血就得马尔墩、木奇等处城寨收归已有了。此后不久,穆起再次派使者持书信面见努尔哈赤,说部众大多不相信努尔哈赤的许诺,担心一旦归服便沦为阿哈(奴隶)。因此,要求努尔哈赤带人亲自到马尔墩向部众表明心迹,并借此机会双方聚会一下,以便消解以往的仇怨。努尔哈赤万没有料到这是穆起所设的奸计,决定亲自带人前往,以消除马尔墩、木奇等处人的疑虑。车马准备好后,外出的班布里赶了回来。他了解到努尔哈赤要亲自赴会马尔墩后,立即将已上马准备出行的努尔哈赤拦住说:“这是新顺之人,不知他是何心,岂可轻往。若是有事,应当定期商议。不然带到我们寨议论。兄长不可去,恐其有奸计也。”但是,努尔哈赤执意要去,班布理死死拉住努尔哈赤的马缰,拦阻谏诤说:“如果对新归服的人有话讲,应当先定下日期让他们到我们这里来商议,兄长千万不要去,以免中他们的奸计,新归服人的话不可相信!”努尔哈赤觉得班布理讲得很有道理,况且目前的形势十分复杂,又见班布理誓死不放开马缰,无奈只好放弃了亲自去马尔墩的打算,派了五位大人代他去马尔墩与穆起商议事情。这五人到达马尔墩后,在穆起设的酒宴上,都被穆起欲先埋伏的军士杀害。对此次欲杀努尔哈赤没能成功,穆起深感遗憾,但也算是报了努尔哈赤率兵攻寨之仇。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班布理  清前人物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