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著名爱国人士王卓然自传(2)

2012-03-03 08:26 网摘 未知 503
 我在美国住了4年,因为每年都做工3个月,最后一年全是旅行讲演,所以积下的钱足够游历欧洲的路费,我便申请奉天当局的许可,于1927年的8月渡大西洋,到了英国。赖有美国朋友教的一位任德女士的介绍,英国的朋友教也招呼我,并介绍我到苏格兰、爱尔兰及英格兰各大城参观讲...

  在欧洲游历

  我在美国住了4年,因为每年都做工3个月,最后一年全是旅行讲演,所以积下的钱足够游历欧洲的路费,我便申请奉天当局的许可,于1927年的8月渡大西洋,到了英国。赖有美国朋友教的一位任德女士的介绍,英国的朋友教也招呼我,并介绍我到苏格兰、爱尔兰及英格兰各大城参观讲演。最使我感到兴奋的是亲身体验到爱尔兰人的民族奋斗精神,他们以蕞尔小邦,一切皆在英国人势力笼罩之下,但他们硬是不肯服从英国人,自己固守自己的语言与文字,并坚决求得政权的独立。

  我在英国讲演的主题是日本人侵略中国及远东的危机,特别叙述我东北受日本人侵略的事实。我参观英国巴力门时,恰遇一位共产党议员,印度籍,名叫萨克拉蒂瓦拉,以长江大河的辩才,痛骂当时英保守党政府出兵上海,干涉中国工人的运动。他孤军奋斗,激昂慷慨,演说历二小时。

  挨骂的保守党人面面相觑,我真是痛快万分,假使当时有酒一定要为他干一大杯。但在我思想上影响最深的是海德公园的群众杂讲。每逢星期日,那里总有各形各色的人,纷纷站在肥皂箱或是椅子上开讲。有的宣讲共产主义,打倒帝王制度;有的讲无神论,打倒宗教迷信;也有印度人大讲印度自治,痛骂英国人压迫与剥削。听的人常常发问,讲的人与听的人也常常辩论起来,因为是任何题目皆可谈可讲,任何制度或人物皆可批评可责骂,所以,我那时误信英国人这一套才是真正民主、真正自由。其实,英国人的报纸、教育、政权与其一切,皆操在资产阶级手里,无论何党执政,不过换换招牌,对外仍是维持帝国主义政策,对内仍是维护资产阶级利益。

  我在英国住了5个月,于1928年2月渡到欧洲大陆,先到巴黎,继到柏林,由柏林游慕尼黑、莱比锡等地,后又往比利时、荷兰、丹麦、奥地利、瑞士、意大利等国游历、参观名胜。英国的朋友教也给我介绍了几个大陆上的朋友关系,但因为语言隔阂,只在法德两国各开一次座谈会,我陈述一番日本侵略我东北及对于世界的危机,于7月中便取道苏联,经西伯利亚返国,结束了5年的海外生活。

标签:王卓然自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