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著名爱国人士王卓然自传(3)

2012-03-03 08:27 网摘 未知 756
 1928年7月末,我由欧洲回到沈阳,触目惊心的景象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日深了。首先是张作霖被日军炸死,出丧刚完,日本政府派林权助用银制的花圈来吊丧,导演国际间最无耻、最滑稽的“猫儿哭老鼠”一幕悲喜剧。继演‘逼宫”,林权助代表日本政府向张学良将军索要权利,...

  在张学良将军左右

  1928年7月末,我由欧洲回到沈阳,触目惊心的景象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日深了。首先是张作霖被日军炸死,出丧刚完,日本政府派林权助用银制的花圈来吊丧,导演国际间最无耻、最滑稽的“猫儿哭老鼠”一幕悲喜剧。继演‘逼宫”,林权助代表日本政府向张学良将军索要权利,东北的森林、矿产、铁路皆为对象。大意说张作霖三次入关问政,每次皆有日本的饷械或道义的援助,张作霖曾作过若干以林、矿、铁路等权利为报酬的诺言,至今需要践约。并劝张不得接受三民主义,不得“挂旗”与国民党合作统一。

  张学良坚决的回答是:“我张学良只是中国的一个守土的官吏,当初我父亲有什么诺言,我不知道。这些关系国权的大事,我没有权答应,请向中央政府交涉。至于三民主义与挂旗统一间题,完全是中国的内政,要看民意的向背,我也无法回答。”林权助威胁利诱夜以继日,张学良不为所动,他一面力抗强权,一面延揽人才,励精图治。他听说我回来,马上约我恳谈,说出他抵抗日人侵逼的决心,要我帮他忙做事,当时约定我一面在东北大学任教授,一面作他“咨议”。不久他又约我兼教他的子女英文及世界常识,这样增加了我与他见面的机会。

  那时的张学良,真有超群独创之处,帐下文武官员不下几百人。很多有志之士怀抱救国救民之愿,帮他出谋定策去抵抗日本人。而他以纨绔子弟出身,外有大敌当前,威迫利诱;内有新旧之争,欲起而代之者大有人在,他竟能不顾一切,毅然决然,对内力求国内统一,对外力抗日本干政,引起东北知识分子热烈的拥护。我当时联合14县公民刘仲明等上书省议会请愿挂旗统一,为张之声援,并亲到议员宿舍,请他们出席开会。议员老爷们有的在宿舍吸鸦片烟,有的在宿舍打麻将,不肯出来讨论,这个请愿案竟以不足人数而告流产,我真是义愤填胸。不数日该会举行常会闭会典礼,我以来宾资格被请演说,乃慷慨激昂地把这些议员们痛骂一顿,怪这些人何故那样冷血。

  记得是1929年1月里一个早晨。我照排定的功课表,到“大帅府”教书。刚一进院内,见像戒严的样子,情形紧张。入里边后,才知道昨晚发生了一幕惊人的事变,即张学良把东北保安司令部总参议杨宇霆与黑龙江省省长兼东北交通委员会委员长常荫槐请到府里来杀掉了。通电已发出,说他们二人狼狈为奸,竭尽东北同胞的血汗,扩充兵工厂,延长内乱,阻碍统一,罪在不赦等语。张学良兴奋过度,一夜未眠,听我来了,立刻请我谈话,问对于杀死杨、常二人有何意见。我当时答说:“这不是法律问题,因为论法律,这未经合法审讯即加以处决是违法的。这实质是个政治问题,论政治,就要看你以后的作风如何,要把通电上持的杨、常的罪状,一反其道而为之。特别是这个兵工厂虚耗民财民力,在日本驻屯军的炮火射程之内,只能供内战,不能供国防。今既以这个兵工厂为杨、常应死的罪证,那么最好把兵工厂移到辽西,缩小规模,成一国防性的修械厂。

标签:王卓然自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