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连仲自传

王连仲自传《我的人生之旅》之七十一

时间:2013/2/26 9:29:47   作者:王连仲   来源:抚顺新闻网   评论:0
内容摘要:王连仲自传《我的人生之旅》之七十一捡蘑菇悟出一番做事的道理爸爸常说:冷在三九,热在三伏。这一入伏,天热了不说,雨还下的勤了。打这以后,山上的蘑菇,也就像雨后春笋般疯长了起来。趁还没正经上山捡蘑菇,我想起一宗招乐的事儿。那是前年夏天,我和小虎、来子、三宝,钻进高粱地“打...

王连仲自传《我的人生之旅》之七十一

捡蘑菇悟出一番做事的道理

    爸爸常说:冷在三九,热在三伏。这一入伏,天热了不说,雨还下的勤了。打这以后,山上的蘑菇,也就像雨后春笋般疯长了起来。

    趁还没正经上山捡蘑菇,我想起一宗招乐的事儿。那是前年夏天,我和小虎、来子、三宝,钻进高粱地“打乌米”。来子在一条壕沟边上,捡了几疙瘩蘑菇,圆乎乎的顶,胖乎乎的腿,想兜回家尝尝。正巧他妈路过,一眼瞧见来子手中的“蘑菇”笑着说:“这哪是蘑菇,它叫马粪泡,根本不能吃!”我做个鬼脸,小虎伸伸舌头,把个来子、三宝也臊得够戗。

    打那以后,俺们跟着大人上了几趟山,这才知道什么蘑菇能吃,什么蘑菇不能吃。说来叫人纳闷:说不上为啥,有毒的蘑菇,长得不是形状怪怪的,就是 颜色艳艳的。有一次,俺们跟着李大婶上山,我捡了一根“蘑菇”,全身雪白,顶部像涂了一层鸡血,通红通红,好看极了。我叫不准能不能吃,便撵上李大婶请教。她接过“蘑菇”看了一眼,说:“这叫棺材盖子蘑,毒性挺大,吃了就能药死。”她用眼睛扫视一下四周,走上前去用手指着一根能有一拃高,上下一般细的“蘑菇”,就像爸爸常用的那只毛笔,说:“这叫笔管菌,也是一种毒蘑菇,千万不能捡,更不能吃!”我感到非常奇怪:老天爷给老百姓生出那么多好吃的,竟还给长出一些带毒的,是不是考验人类识别香与臭、美与丑的能力啊?

    不管怎样,俺们对捡蘑菇还是很有兴趣,不单山上的鸟雀啊,花草啊,都挺好玩儿,再有捡回去蘑菇,妈妈常常一边用针线穿着一串串蘑菇,挂在房檐底下,一边夸奖我从小就知道顾家,长大也保管错不了,妈妈那股高兴劲儿就甭提了。

    有一天从傍晚起始,下了一夜的小雨,第二天一早,俺们就趟着露水,上山捡蘑菇去了。那时候,蘑菇长得就是“厚”,谁都不说“采”,而是说成“捡”,言外之意,只要往筐里划拉就是了。

    俺们爬上西大山,钻进一片油松林子,便用棍子拨拉蒿草,寻找起蘑菇来。大家最喜欢的蘑菇是红蘑,也叫松树丁,还叫松树伞。确实,这种蘑菇外表为红色,刚长出来形状像“丁”,长大了形状像“伞”。这仨名字起得是多么形象,多么贴切啊!在咱们东北,有一道菜叫做小鸡炖蘑菇,所用的就是这种蘑菇。我眼睛冷丁一亮,突然发现草丛中有 一只红蘑,像个小碟那么大,便赶忙哈腰捡起来放进筐里。说来也怪,离这不远,还有不少红蘑,一会儿功夫,就捡了小半筐。同时,还捡了一些黄面团、  小灰蘑。小虎、来子、二宝也捡了不少。这样,大伙便拎着筐,打着口哨下山了。

    其实,采蘑菇并不能总靠运气。有一次,我跟奶奶上山采蘑菇。我钻进南山油松林里,只见阳光透过松针,在地面上撒下斑斑驳驳的光影,与枯黄的树叶、衰败的蒿草交织在一起,很难分辨出哪是草叶,哪是蘑菇?我一会儿,通过枝叶的缝隙,仰望着碧蓝的天空飘着悠悠白云,以及展翅翱翔的苍鹰;一会儿,又聆听着树上小鸟的歌唱和溪流的喧哗,却把采蘑菇的正事扔在了脖子后面。而年过花甲的奶奶,手里拿根棍子扒拉着蒿草,两只眼睛仔仔细细地搜索着,好像在寻觅着奇珍异宝。我跑到奶奶跟前一看,嗬,已经捡多半筐了。我看看自己筐里的几疙瘩蘑菇,真有点儿不好意思了。奶奶直起腰一边用围裙揩着汗,一边意味深长地说:“做什么事情都一样,既不能三心二意,更不能这山望那山高!”我从奶奶的一言一行中,悟出一个道理:总想一锹挖出个丼,世上根本就没有这么容易的事儿。从此,我再采蘑菇,也像奶奶一样,不急不躁,专心致志,逐渐成了孩子们中间采蘑菇的一把好手。

    当然,好吃的蘑菇不单红蘑一种,还有好多样儿。长在榛秸下边的叫榛子蘑, 长在柞树下边的叫柞树蘑,长在柳树下边的叫柳树蘑,还有元蘑、草菇、扫帚蘑、金针蘑等不少品种的蘑菇。听说还有一种叫做“猴头”的蘑菇,专门长在松树的枝桠上,冷眼一望,酷似弥猴毛茸茸的脑袋瓜儿,可尽管俺们眼睛老往树上瞄,却从来没有碰见过。爸爸提醒我说这种蘑菇只有兴安岭、长白山才有呢。哎呦,原来是吃面条拌蜂蜜——不对卤子!有一回,我和小虎、来子、三宝,扎进甲邦沟一片阔叶林里。突然发现几棵倒伏、枯朽的柞树的枝干上,长着不少黑黝黝、厚墩墩,形似耳朵的东西。我感到很奇怪:人长耳朵,树也长耳朵?来子极为小心地采下一朵,说:“这玩艺儿叫黒木耳,可好吃了!”俺们每个人都采摘一些,用椴树叶包裹起来捎回家去。妈妈告诉我说,木耳和蘑菇都属于菌类,但它们不属于母子血缘,只是姐妹关系,可以说是“没出五服”的近亲呢!

    真没想到捡蘑菇还能捡出这么多的奥秘,看来蘑菇里面也有挺大的学问哩!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连仲专题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