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著名爱国人士王卓然自传(5)

2012-03-03 08:44 网摘 未知 473
  东北爱国人士阎宝航、高崇民等先后到北平、大家共同组织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我专负与张学良将军的联络,并筹划经济之责任,后又发行爱国奖券,用韦梦令作经理,以奖券所得专供支持义勇军之用。往来关内外的干部有车向忱、高鹏、宋黎、苗可秀等人,并设法支援马占山、冯占海、邓铁梅,声援杨靖宇等...

  东北爱国人士阎宝航、高崇民等先后到北平、大家共同组织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我专负与张学良将军的联络,并筹划经济之责任,后又发行爱国奖券,用韦梦令作经理,以奖券所得专供支持义勇军之用。往来关内外的干部有车向忱、高鹏、宋黎、苗可秀等人,并设法支援马占山、冯占海、邓铁梅,声援杨靖宇等。

  此时,张学良将军对我依如左右手,我往往工作至夜间12时以后。有时,我睡了,他呼我起来研究事情或吩咐工作。他的病瘾日深,每日打“巴比耐鲁”至百针以上。夜间他不睡,白日他不起,起来多在下午3时后。偶有重要宾客,得我催他再三,方始出见。也许因为身体与精神不好,加上老纨绔习惯的支配,他喜欢放纵。我婉劝他不听,乃想些机巧的方法暗中破坏。张似乎也觉察,但也原谅我的苦心,未加责备。


  张学良将军辞职下野和毅然戒毒经过

  记得是1933年3月8日的晚间,张学良将军匆忙间叫我准备于夜间12点,同他专车出发去保定,说蒋介石与宋子文将由石家庄到保定与他会面,商抗日大计。这时热河失守,全国舆论攻击南京,蒋北上的目的,表面上似乎在调度军事,故张出发时,还认为老蒋是对他指示机宜,增援补械。到了保定,是次晨6时,蒋竟未到。张向石家庄打电话给宋子文,知道宋将先来传话,蒋将后至待话。大家立时警觉到这里别有文章。随员只有我与端纳两人,端纳虽然是外国人,对张很忠诚,劝告张要准备接受“意外”。

  大约在11点时,宋子文的专车到了,一见即知蒋的意思是要张辞职下野。大意说:“现在两人在一个小船上,风浪太大,需要一个人下船休息,以便渡过难关”等语,要张将军事全交何应钦。张很镇静,坦然接受,准备下野出洋.约过两时顷,蒋也到保定。张以部属资格,迎接如仪,登车致敬。蒋于数分钟后到张之专车回拜,安慰数语,嘱他即回北平交代,要于两日内飞往上海,休息治病,以便早往欧洲游历等语。两人会见两次,先后不过30分钟,蒋即开车回石家庄。宋子文留在后面同张研究善后,我与端纳帮他想应当清理与交代事项。吃过晚饭之后,我们才开车归向故都(北平)。

  张此时百感交集,痛哭失声,我与端纳规劝他一番,他又转悲为喜,大谈许多蠢野笑话,以解苦闷。谈到复土还乡大计,我主张武要保全实力,待机未来;文要发展东北大学及东北中学,培植还乡干部。他立时决定,叫我接办东北大学,他保留这校长名义,要我以秘书长代行校长职权,代表他全权负责。

标签:王卓然自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