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著名爱国人士王卓然自传(6)

2012-03-03 08:46 网摘 未知 788
  张在匆匆忙忙交代当中,要我替他想应办而未办的事,我想起在狱中的刘尊棋。先是孙夫人宋庆龄在上海组织“民权保障大同盟”,派杨杏佛北上调查政治犯情形。杨到北平找胡适之同见张,张派我执行,并陪参观陆军监狱。在狱里掌火的窗口中,我认识了刘尊棋,他抗议说;“水不够喝,咸菜不够吃!”我被他...

  张在匆匆忙忙交代当中,要我替他想应办而未办的事,我想起在狱中的刘尊棋。先是孙夫人宋庆龄在上海组织“民权保障大同盟”,派杨杏佛北上调查政治犯情形。杨到北平找胡适之同见张,张派我执行,并陪参观陆军监狱。在狱里掌火的窗口中,我认识了刘尊棋,他抗议说;“水不够喝,咸菜不够吃!”我被他不屈的精神所感动。当时记下他的姓名,用英语安慰他少安,我必相机营救他出狱。

  到此时张令我替他想应办的事,我就说有两个人(另外有位姓李的是办印刷厂被捕的),以共产党嫌疑被押在陆军监狱,都是有为青年,我们何苦替老蒋为虎作伥,应当放他们出去。张稍加思索,即说:“好吧!那么你替他们找个保,我批放好了!”我就用我的《外交月报》印刷所担保,保释他们出狱。刘出狱后来谢我,说他的夫人郑绮红在山东泰安教书,被韩复渠捕押判了徒刑,要我设法保释。我后来求得韩的代表刘熙众帮忙,与他联名担保,郑亦得获释出狱。远在这事之前,在沈阳东北大学时,我协助过一个姓于的共产党学生逃走。小说家潘伯鹰以共产党嫌疑被捕,我同章行严联名保释他出来。我也送我的长子王福时到陶行知的晓庄师范读书,接受新思想的洗礼。   

  张起飞赴沪前叮嘱我,要我接过东北大学后,马上到上海帮他料理出洋问题。我在3月中旬接过东北大学后,即去上海,见他的毒瘾日深。这时日在他左右的,除了他的老婆孩子与女友赵媞外,只端纳一人,住在巨赖达路北杜月笙原开轮盘赌的大厦。“蛟龙失水受犬欺”,竟有流氓意存敲诈,向院内扔过一次炸弹。杜月笙表示保护,才得无事。有人说扔炸弹也就是杜月笙显露身手,暗示他在上海的地下地上皆有不可侵犯的权威。我到后,端纳邀来宋子文,商议给张戒毒出洋问题。宋子文介绍上海疗养院院长米勒博士来诊视,这位米勒博士是美国安息会的教友,原在沈阳向张捐款捐地要建疗养院,故与张本认识。他向侍从打针的医生雍大夫、左大夫、陈大夫详问之后,说毒瘾太深,戒是绝对可能,但自然也有相当危险,要我们研究后答复。我于是召他的子女同端纳、宋子文商议,结果是政治方面由宋子文负责,医生手术方面由端纳负责,他的家庭方面由我负责。

标签:王卓然自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