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著名爱国人士王卓然自传(10)

2012-03-03 08:51 网摘 未知 458
  1936年的3月下旬,张电约我去西安,他那时正在洛川“督师剿共”,用飞机接我去洛川恳谈。他表示极度的苦闷,说东北军与共产党接触,在很短的期间,损失两个半师。共产党的口号是抗日救国,帮助东北军“打回老家”,东北军一听到这个口号,不是弃械逃走,就是...

  西安事变后积极支持张、杨

  1936年的3月下旬,张电约我去西安,他那时正在洛川“督师剿共”,用飞机接我去洛川恳谈。他表示极度的苦闷,说东北军与共产党接触,在很短的期间,损失两个半师。共产党的口号是抗日救国,帮助东北军“打回老家”,东北军一听到这个口号,不是弃械逃走,就是缴械投降。继续“剿共”的结果,会遭到全军覆没,给老蒋达到消灭异己的目的。到那时老蒋还是“剿共”,自己便成了“孤家寡人”的光杆,苦想打回老家,自己没有军队,“不抵抗”的罪名将永世替蒋承担而无以自白。他又说他已清楚地认识到蒋执行的“安内攘外”政策是错误的,是不合民心的,是会亡国的。

  应当把这政策倒转过来,改为“攘外以安内”,即实行古训“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他问我的意见,怎样可以打开这个难局。洛川是个很荒僻的小城,在他的司令部内,除偶尔看见一二个神秘的客人外,别无他客,公事也少。我们吃饭也谈,白日也谈,晚上也谈。谈来谈去,不外怎样寻出道路,扭转老蒋的亡国政策,怎样对共产党采取政治的解决,以便联合起来共同抗日。这样的谈了三天。我得承认张是很重视我的意见,才由西安用飞机接我来洛川,我可惜没有多大政治眼光,我所能提供意见,就是赞成他的主张,但是力劝他要万分小心,万分谨慎。

  因为老蒋是个阴险家伙,惯用手段,偶有差错,会被他暗算的。他用飞机送我回到西安。这时的东北大学的工学院已经迁到西安。我料理校务之余,常同几个高级文武官员谈天,由他们的口中,证以洛川的长谈,清楚地认识到张先生在转变的途中摸索。对于东北大学张也没有什么指示,就催我速回北平。到了5月又电约我去西安。我一到就知道他要我交卸东北大学,说他身边缺一个可靠的人,要我接替米春霖作办公厅主任。同时西安的空气,分成左右两派,情形复杂。我是个怕事的,不善于斗争的,立时感觉自己不胜重任,又觉得自己的思想落伍,便向张请假,请他资助我去欧洲研究民族复兴问题.计划到俄国居半年,到德意居半年,把政治的两极端作个比较研究,而后对他作个报告。他同意了,并准许我带我的长子王福时作随从秘书一同去欧洲。

标签:王卓然自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