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近代抚顺

循吏黄世芳

时间:2013/4/11 15:00:00   作者:高群   来源:抚顺市档案馆   评论:0
内容摘要:1925年8月民国抚顺县知事黄世芳(字菊珊)离任,以辞赋闻名乡里的原县教育会长张友贤在众人推举下,写就一篇《黄公菊珊明府德政碑(文)》,这种为长官树碑立传、歌功颂德的做法虽为封建流俗,但却反映了黄世芳的治政清明。

     1925年8月民国抚顺县知事黄世芳(字菊珊)离任,以辞赋闻名乡里的原县教育会长张友贤在众人推举下,写就一篇《黄公菊珊明府德政碑(文)》,这种为长官树碑立传、歌功颂德的做法虽为封建流俗,但却反映了黄世芳的治政清明。

    文中写到:“黄公莅抚伊始,即励精图治,利则兴,弊则革,善者彰,恶者瘅。凡有益于民者,无不日夜以求。追思其临别之训,曰:‘我之不欲去抚,亦犹尔之不欲去我也。尔能各安其业,力图自强,则我之犹不去也。’其亲挚诚恳,有令人不能已于情者,爰为之歌曰:公之莅抚兮,二载年光。百庆毕举兮,政教益臧。振兴教育兮,增设学堂。提倡实业兮,敦劝农商。严重交涉兮,主权不忘。整顿积毂兮,平耀有方。设所收容兮,市无流氓。预设火警兮,合办消防。浑河之水兮,惟公能清。北岭之险兮,惟公能平……”

    从碑文可以看出,黄世芳在任两年时间里,发展教育,教化民众,提倡实业,加强治安,整顿官场,治理环境,赢得了百姓的拥戴。民国抚顺县公署档案清晰地再现了他兴利除弊、维护国权的事迹。

    对抗强权,展现民族气节。1923年11月,千金寨妓女赵金喜到县署控告日本警署华人巡捕牟文学虐待。黄世芳照会日本警署,欲引渡牟到堂受审,因牟久未到案,黄世芳便作出了“赵金喜与牟文学脱离关系,准赵金喜自由”的判决。可是不久,牟文学在奉天火车站劫持了欲回原籍山东的赵金喜,将她带回妓馆肆意凌辱。赵不堪忍受,再次逃到县署喊控。1924年4月10日晚,县公署行政人员与到县公署索要赵金喜的日本警察交涉未果,日方调动四五十名守备队员,武装围署,以示威逼。黄世芳闻讯前来谈判,面对荷枪实弹的日本警察及守备队员,不为所惧,拒理斥责,力竭声嘶。日本警察知道无法强夺,便悻悻离去。次日,日本警察上门陪礼道歉,恳求黄世芳交还赵金喜,但黄世芳坚持正义,严词拒绝。日方见黄软硬不吃,便反咬一口,诬陷赵金喜到县署是县保安队从妓馆强夺所致,还向奉天日本总领事馆报告,企图混淆是非。这起由虐待妓女案衍生的中日严重交涉长达三个月,日方陈词矛盾,漏洞百出,卑鄙伎俩无一不被黄世芳戳破!同年7月,黄世芳批准释放了赵金喜,并让她远赴他地。黄世芳挽救了弱女子,主持了公道,维护了国权。

    罚单存档,彰显光明磊落。1923年3月、6月,抚顺县教养工厂接连发生两起犯人脱逃事件,这对刚刚走马上任的黄世芳无疑是两泼冷水。按《文官惩戒条例》,负督管之责的黄知事被记大过处分一次,受罚大洋24元;按《县知事疏脱人犯扣俸修监章程》受罚两次,共104元。当时,月工资260元的黄知事损失的不仅是薪俸,更是颜面。在了解到民国七年创办的地方教养工厂,如今因经费严重不足管理日渐松弛,囚粮难以保证的实际情况后,黄世芳向省争取,于当年夏将县教养工厂改立成为省第十五监狱,使监管情况有了根本好转。黄世芳在抚期间是多事之秋,1923年夏特大暴雨成灾,1924年第二次直奉大战,特别是1925年春季大旱后,受“五卅惨案”影响的抚顺学生持续反日罢课游行。身逢乱世的黄世芳霉运再次降临,因征收保甲费提成逾限被记过三次,扣罚大洋72元。这三张罚单成为黄世芳离职前最无奈的回忆。他将任期内受罚的几次记录完整地保存在抚顺县公署“罚薪俸”案卷里,并在卷首坦然写下“黄”字。这种敢于留下记录待后人评说,宁肯牺牲官位和薪俸也不愿违背原则,绝对不是“治政无能”,更像是展现一种抗争和无畏,勇气实属可嘉。

    锐意革新,无奈阻力重重。在档案中有一些县公署对县属八个区的训令,如“奉东边道尹训令对于应办事项务忘认真进行”、“查全县区长、村长办事成绩之优劣,分别奖励撤惩饬令遵照”、“令各区长嗣后不得再有越权涉及刑事”、“辽沈道尹佟兆元呈称设立模范区村,饬令区长仿照”、“省公署指令一区七区八区道边均未植树,并将对于区村要政漫不经心之村长撤惩”、“令各区长催缴经收蚕捐款项”、“各警甲抽查蚕户有无隐捐”、“令各区区长催缴游民收容所募捐由”。从中可以看出,黄世芳初到抚顺下发“各区区长对于县知事应服从命令”并未得到完全落实,在之后的两年里,黄世芳一直设法加强对各区的管理,而且还经常借以上级的名义。但民国十一年奉天省开始实行区村制,又施行了县乡自治法,区村行政大都被有权势的地方士绅掌控,各区村各行其道,导致县署政令不通,新措难以有效施行。

    清廉为民,直面官场积弊1924年初黄世芳签署文件“官署人员、地方警甲到区村办公均须一饭一蔬”,其中称“查官署人员或地方警甲赴各区村办理公务时,如无旅店可投,势必食宿民间。公务性质不同,旅费给发亦异。携有旅费者,食宿之资照数支给,无问题可言。其无旅费者,饮食之费必出村会,分摊于民。如果饮食简单,需资无几,虽由村会摊派,无害于民。按习惯而言,尚无不可。乃近查各村会,竟有以招待为名实行联络,酒肉供给备极贵隆,并聚集村中会首、闲散群食其间,以致每饭之资动辄数元或数十元,此等积习为县境之惯例,本监督访查得实,已深痛恨况。迭奉省令严禁苛派,尤不能不严厉奉行。仰该区长遵照,迅即转知各村,此后无论对于官署人员、地方警甲,所有饮食供给务均一饭一蔬,其闲人聚食严为禁止,俾资节省而免浪费。”黄知事还签署了“招募军队总以劝募为宜”、“民间轻微诉讼案件经行政处分了案,司法机关不必管”等文件。可以看出,黄世芳廉洁奉公又充分体恤民情。

    碑文最后一句是:“公欲他适兮,愿祝华封。公如再来兮,竹马欢迎”,这真切地反映了百姓对黄世芳知事的爱戴之情和美好祝愿。


该文章所属专题:高群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