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李延国:话说龙凤人

2013-04-14 19:12 抚顺新闻网 李延国 2463
从市内乘18路、21路公交车到东洲区龙凤街有半小时的路程。龙凤人不得不说龙凤矿。因为有了龙凤矿才有了居住在龙凤的人。龙凤人俗称“大架子”的龙凤矿东西竖井1934年开凿,1936年竣工。尤其是呈T型的63米井架,新中国成立后成为抚顺的标志性建筑,为共和国奉献了...

 

  从市内乘18路、21路公交车到东洲区龙凤街有半小时的路程。


  说龙凤人不得不说龙凤矿。因为有了龙凤矿才有了居住在龙凤的人。


  龙凤人俗称“大架子”的龙凤矿东西竖井1934年开凿,1936年竣工。尤其是呈T型的63米井架,新中国成立后成为抚顺的标志性建筑,为共和国奉献了上亿吨煤炭,也为淮南、铁法等新矿区输送了上千名干部和技术工人,产生了吕振刚、刘振山、王立绪等有影响的劳动模范。


  让龙凤人有些伤痛的莫过于龙凤矿的破产。1999年11月龙凤矿破产,在当时背景下留给全矿两万多全民、集体职工的伤痛没有亲身体验,是无法理解它的苦涩。毕竟这里留下了他们几代人的梦想,他们依靠的饭碗,还有每个人心中的国有情结。


  龙凤地区的老一辈人多是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从山东、河北闯关东到抚顺挖煤的汉子。山东、河北人的热情豪迈,加上煤与瓦斯的洗礼,在一些处事原则上更是把他们的性格发挥得淋漓尽致。


  龙凤人好喝且敞亮。可以找出五花八门的理由,井下潮湿、苦累,喝上二两解乏又舒筋活血。在物资匮乏的年代,下井的矿工享受着每月三斤散白酒的待遇。六、七十年代,矿上三、五、九月夺煤大会战,矿里会搭起席棚子,二大碗倒上烈性白酒,招待超额完成采煤任务的连队、班组。那场面真有点像迎接从战场上凯旋的将士。老一辈矿工的习性自然影响到他们的后代。即便囊中羞涩,但还会不时邀上几个朋友整点。而且场面上的事绝不让朋友说不讲究,为了谁结账争得撕撕扯扯,甚至有点火药味。遇上有点关系的熟人,他会给你加上一提溜啤酒,对方又给奉上两盒“人民大会堂”。时间长了,又显得繁琐,为避免碰头碰脸,龙凤人又喜欢花上10元打车到东洲吃饭。


  龙凤人特爱“讲究”,也就是好面子。尽管龙凤地区受龙凤矿破产影响经济“滑坡”,但遇着红白喜事,龙凤人大把大把花钱绝对那个舍得。孩子结婚,有钱人家车上档次,没钱的照样打肿脸充胖子也弄个大奔或宝马做头车装门面。让参加事情的人吃好是龙凤人的脾气,遇着大事小情总要说一句“吃好喝好”,既俗气又那么实在。


  龙凤人好穿、敢穿、会穿。跟风绝对快。因早期矿属集体公司职工放假不开资,所以龙凤人在市内做买卖的,卖服装的比较多,现在在大商、商海、地下商场站柜台的龙凤小丫头不少,想必对龙凤人的穿着有一定影响。


  话又说回来,阵痛过后的龙凤人经过了徘徊、等待,他们又开始寻找属于自己的世界。街上,腰挺着倍直,穿着工作服的一定是泰和、鑫地源员工,在民营企业下井被人管得严点,干活累点,但几千元的收入还是让老婆孩的生活滋润,喝点小酒、打点小麻将、吹点小牛皮,找回的是生活的自信。一些人的嘴边,经常谈论的是他们的老总韩宝英、张连泽的传奇……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话说  龙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