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历史考古

历史考古

满族的氏族与部落

2013-04-15 19:44 《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 刘小萌 3348
满族历史的确切记载,约始于明朝初年。满族的先民被明人泛称为女真。按照社会发展水平以及地理分布,又分为建州女真、海西女真、“野人女真”三大部分。本章首先就满族的早期历史进行追溯,进而对部落组织的结构进行研究,以揭示该阶段社会制度的过渡性特征。

满族的氏族与部落
刘小萌

 

满族的氏族与部落 图1


  满族历史的确切记载,约始于明朝初年。满族的先民被明人泛称为女真。按照社会发展水平以及地理分布,又分为建州女真、海西女真、“野人女真”三大部分。本章首先就满族的早期历史进行追溯,进而对部落组织的结构进行研究,以揭示该阶段社会制度的过渡性特征。


  一  满族先世的历史传说


  建州、海西女真在明初已接近文明社会的门槛,对于它们进入部落联盟以前的社会状况,我们所知甚少。朝鲜李朝政府官修的《龙飞御天歌》,成书于1395年(李朝太祖四年,明洪武二十八年),是现存较早的一部珍贵史料,披露了清朝直系祖先吾都里部酋长猛哥帖木尔儿南迁以前的若干情形。书中谈到李朝太祖李成桂与女真酋长的历史关系:


  东北一道,本肇基之地也,畏威怀德久矣,野人酋长,远至移阑豆漫,皆服事,常佩弓剑,入卫潜邸,昵侍左右,东征西伐,靡不从焉。⑴


  李成桂原在朝鲜东北境会宁、镜城一带,与邻境女真酋长联系密切。但文中所称“野人”酋长“皆服事”、“东征西伐,靡不从焉”,显然是夸大之词。满语“移阑豆漫”即汉语所谓“三万户”,《龙飞御天歌》记为:斡朵里万户夹温姓猛哥帖木儿,火儿阿万户古论姓阿哈出,托温万户高姓卜儿阏。所谓三万户,应是居住在松花江下游沿岸的三个酋长⑵,源于元代。元朝在松花江下游地区“设官牧民”,置斡朵怜、胡里改、桃温、脱斡怜、孛苦江五万户府,居民“无市井城郭,逐水草为居,以射猎为业”。⑶元末,当地仅存斡朵里(斡朵怜)、胡里改(火儿阿)、托温(桃温)三万户府,朝鲜所称“移阑豆漫”,即三万户,当是沿袭旧制而云然。


  斡朵里(吾都里)万户猛哥帖木儿,即清朝尊为肇祖的猛特木。清人所修《满洲实录》记录了三万户即三姓人的历史传说,虽然经过修史者的增删文饰,仍然保留着合理的内核。《满洲实录》记载满洲始祖布库里雍顺被三姓人举为“国主”的经过说:


  ……其子(指布库里雍顺)乘舟顺流而下,至于人居之处,登岸……彼时长白山东南鄂谟辉(地名)鄂多理(城名)内有三姓,争为雄长,终日互相杀伤。适一人来取水,见其子举止奇异,相貌非常,回至争斗之处,告众……三姓人闻言罢战,同众往观,及见果非常人,异而诘之。答曰:“我乃天女佛库伦所生,姓爱新(汉语金也)觉罗(姓也),名布库里雍顺,天降我定汝等之乱。”因将母所嘱之言详告之,众皆惊异……三姓人息争,共奉布库里雍顺为主,以百里女妻之,其国定号满洲,乃始祖也。⑷


  汰去传说中虚构的成分,与《龙飞御天歌》彼此互证,可以约略推知三姓时代满族先世的一些状况。下面就几个基本问题做一些考察:


  (一)就满洲直系的吾都里部来源而言,《满洲实录》将它的肇兴之地系于长白山东南,但鄂多理城原址实际上却在桦花江下游今黑龙江省依兰县境内马大屯附近⑸,元末明初,始在酋长猛哥帖木儿率领下迁至朝鲜东北境的会宁,即斡木河所在地(清书谓之鄂谟辉,朝鲜人又谓之吾音会)。因而,开国传说中始祖布库里雍顺乘舟行至鄂多理的事迹,反映的应是满洲始祖从遥远北方溯松花江下游南迁并加入到三姓部落的经历。所以,不可以认为猛哥帖木儿是元代斡朵怜部的简单承袭。由于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的差异,满族先民的社会发展始终呈现不平衡状态,处在边远地带的部分长期过着以渔猎经济为主的生活,无力摆脱氏族制度的束缚,一些南迁的居民则在迁徙过程中得到发展。


  (二)关于部落组织。《满洲实录》称布库里雍顺被三姓人推举为主后定国号为满洲,实际上“满洲”族名在清太宗皇太极时才正式确立,实录所载,显系后人附会。至于这里所说的“国”(gurun),当然也不是近代意义的国家,而是泛指部落集团。由三个氏族共组的一个部落集团,还属于部落组织的早期形态。这种由一定数量的氏族所组成的部落形态在有明一代的“野人女真”诸部中是到处存在的(详见后文)。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族  部落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