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历史考古

历史考古

八旗牛录起源时间问题再探(8)

2013-04-15 20:14 满族文化网 任玉雪 3317
牛录是八旗制度的基层军政组织,努尔哈赤政权的建立、发展,与之息息相关。因此,牛录起源的具体时间,早为中外学术界所关注。由于现存文献有阙,诸位学者莫衷一是。本文另辟蹊径,从努儿哈赤政权基层军政组织的起源人手,重新探讨牛录的起源问题。认为八旗牛录制度的形成,并非是...

  笔者之所以如此不惜笔墨,只是要为牛录的考证提供确凿可信的资料。《谱书》记载班布里救主是在国初,然而这是个非常宽泛的概念。从努尔哈赤免除了班布里户里筑兴京城的徭役来看,此事应在万历三十一年正月(1603)努尔哈赤迁至赫图阿喇之前。此外,太宗之生母为孝慈皇后,癸卯年(1603)九月崩。《谱书》记载在班布里在皇后养育之时,就请求为其守陵,亦说明其救主是在1603年以前。


  故《谱书》提供的资料表明,最晚在万历三十一年(1603),努尔哈赤已设置了牛录。并有普通牛录和努尔哈赤包衣牛录之别,这显然是经过一段时间发展的结果。由此可以推测,在努尔哈赤迁往赫图阿拉之前,即在虎拦哈达时期,牛录组织就已经存在,从班布里后人的追忆来看,当时的牛录组织已承担“官差”。这可能包括服兵役、徭役等差事,已具有后来八旗牛录之雏形。


  现在,回过头来审视女真国各归降部落及其酋长的职责,据《建州纪程》记载:“动兵时则传箭于诸酋,各领其兵,军器、军粮使之自备,兵之多寡,则奴酋定数云”,可以看出,各部落属众承担的军事责任,与后来的八旗士兵几乎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平时耕种,战时出征,而军需自备。而“动兵时则传箭于诸酋”,这里的“箭”也就相当于令箭,使诸酋调兵的权力合法化。而后来八旗牛录的管理者——牛录额真,本为满语,牛录汉语意为大箭,额真即为主,牛录额真即可简单理解为拥有大箭之人。这正是女真国调兵遣将的过程的诠释。


  因此,我们有理由推测,牛录制度并非努尔哈赤简单的设想,而是长期以来对归降酋长及其部落逐渐加强控制的结果。也就是说,对归降部落的整编、改制的过程,是牛录制度确立的过程,也是努尔哈赤政权军政制度发展的过程。


  故正如周远廉先生所说的那样,申忠一所记载的女真国的部落组织,即是后来的牛录组织的雏形。从一开始,努尔哈赤可能就对各归降部落进行了初步的改编。


  乾隆三年(1738)清查勋旧、世管佐领缘由的档子,以及《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八旗通志》、《满洲源流考》等官修史对国初牛录的来源的记载,正是这种过程的反应。如“将索尔活长子费英东授为头等大臣,五百户初编五个佐领”;“将我(汪几努)族中人等及领来壮丁编为半个牛录,着我高祖汪几努管理。”从这些记载来看,在初编佐领,即牛录时,已对各部落进行整理,并非完全以原部落为单位,但是有限度的。


  综上所述,努尔哈赤对归顺酋长权力的认可,无疑是一种让步。在其实力壮大后,必然谋求改革,直接任命管民之官,进一步巩固统治。但这样的改革并非一蹴而就的,在其实力还不足以完全消除各酋长的势力时,只有采取任命各酋长为牛录额真的两全之策,并在尽可能的范围内对归降者进行改编,以加强统治。这也是常见的对征服对象的管理形式。故笔者认为,牛录额真作为基层军政组织的职官,出现的时间应早于辛丑年,即1601年。但牛录组织的制度化,是经过了一个发展过程。在初期,各牛录额真管理的组织,也就是后来的牛录,在初期显然不会整齐划一,应根据各部落的实际情况来定。如上文所述,索尔活长子费英东的部落,五百户,被编为五个佐领;即五个牛录:汪几努族人及领来壮丁被编为半个牛录,各项原则还很不规范。而牛录制度最初的制度化,可能是在辛丑年(1601),而这项基层军政制度的最终确立,应是在乙卯年(1615),据《满文老档》记载:聪睿恭敬汉将收集众多之国人,尽行清点之,均匀排列,每三百丁编一牛录,牛录设额真一人,牛录额真下设代子二人,章京四人。村拔什库四人。将三百男丁以四章京之份编为塔坦。无论做何事、去何地,四塔坦人按班轮值,其同工、同差、同行走。军用盔甲、弓箭腰刀、枪.长柄大刀,鞍辔等物若有损坏,则贬谪其牛录额真。倘一应物件修治完好,军马肥壮,则晋升其牛录额真。凡事预先立法,乃以示遵循。以三百丁为牛录的单位,设置诸如代子、章京及村拨什库,辅助牛录额真管理。并将三百丁分为四“塔坦”,即为四组,设章京四人按班轮值。至此,可以说八旗制度的基层组织——牛录,正式形成。综上所述,牛录的发展经历了三个历史阶段:首先,作为临时性的狩猎组织,牛录额真亦临时性的,以十人为单位,事毕即散。牛录由此得其名,可谓“狩猎之牛录”。其次,是努尔哈赤政权的基层军政组织的雏形。任命归顺的酋长为牛录额真,这些人以国家职官的身份继续保持其对原族寨的控制权,努尔哈赤亦通过各酋长管理其民众。在此过程中,努尔哈赤开始以各部落为单位,进行有限度的整编,牛录由此得其形,可称为“部落之牛录”。最后,乙卯年清点国人,均匀排列,每三百丁编为一牛录,下设代子、章京及村拨什库,辅助牛录额真管理,真正成为努尔哈赤政权的基层军政组织,牛录由此得其实,真正成为“八旗之牛录”。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八旗  起源  时间  问题  再探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