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近代抚顺

近代抚顺

民国抚顺县知事的治政宣言

2013-04-17 09:57 抚顺市档案馆 高群 1284
为政之道,正本宜先。治事之方,除弊为要。本此任劳任怨之心,以地方之事为己事,一切施政方针均从实际着手,利有当兴,必实心以兴之;害有当除,必毅力以除之。于地方一切之事,力谋公益,不图私利,互相交勉,官民一体,上下同心,共经地方,除弊兴利,同谋幸福。

程廷恒

    程廷恒为政有宏观

    程廷恒,民国抚顺县首任知事(即县长)。在任两年里,他勤政忧民、励精图治,开创了很多业绩。他认为“为政有宏观,当务其大者远者。窃维地方富力之盛衰,视乎商工之进退为转移,商工产品之制造,虽云操自民间,而提倡鼓励之责,要在官长。欲达提倡鼓励之目的,必调查地方产品,何者为固有原料,何者为改良仿造,何者为精制,何者为发明,何者为国内需要,何者为国外输出,比较其历年进步而定褒奖等级,始足以尽提倡之职务。”

   《抚顺县志略》简要介绍了程廷恒在任期间的主要业绩,包括:1、办理防疫,加强治安;2、普查全县人口,总计165699人;3、重修浑河大桥,命名为“永安桥”;4、勘查日矿边界,划定至龙凤坎为止;5、向省政府请示将县公署从抚顺城迁移至千金寨,获批准;6、筹办县议会选举,成立议参两会;7、增设小学11所,并扩大现有学校招生;8、复收抚顺煤矿出井税;9、提倡种植水稻,使水稻开始在抚顺推广;10、办理预备巡警;11、收审民事、刑事案件300余起;12、编篡抚顺第一部志书《抚顺县志略》。


    富恩霖治县定方针

    富恩霖于1919年8月至1920年8月任民国抚顺县知事,在任整一年。在上任三个月之际,他向全县发一布告,阐述了其治县的七项方针。全文如下:

   为政之道,正本宜先。治事之方,除弊为要。本知事才疏能鲜,谬蒙省长委署斯邑。受命以来,夙夜惊惶,诚恐不克负荷,有亏厥职所差。堪自信者,惟本此任劳任怨之心,以地方之事为己事,一切施政方针均从实际着手,利有当兴,必实心以兴之;害有当除,必毅力以除之。所有一应政务,即以开诚布公为宗旨,务期勉尽天职而已。此外,惟望邦人君子随时指导,籍助匡襄,俾免陨越。当莅任伊始,敬举数端,通告人民,懔遵斯意,以助有成,并希热心君子转向无职乡民,切实讲解,务使家喻户晓,俾得合力同心,剑除弊害,共谋幸福,是则本知事之所切盼切祷者也。

   撞骗宜预防也。本知事莅任以来,随带服从均知守法奉公,不敢丝毫妥为。惟家居邻省,来往颇易,诚恐不肖之徒,在外假冒官亲官友,招摇撞骗,兼以寨埠五方杂居,人类不一,变诈百出,其敲诈之术尤以关于诉讼者为多,乘他人究愤之际,逞奸诈鬼蜮之谋。不日与某科长承审有旧,即曰与官于我,包揽词讼,设法骗财。人民受害,官吏被诬,言之痛心,闻之裂眦。特此通告人民,如生希冀之心,反受愚蒙之累,倘遇有此等不肖之徒假托名义、巧施欺诈,准人民指名控告,或迳扭来县,果为证佐属实,定必从严惩办,以儆效尤,根除弊患,决不姑宽也。

    法律宜遵守也。查法律为立国之要素,岂容或轶其范围。抚邑城乡内外,固不乏守法明理之人,特恐一般人民,或不免程度不齐,对于政治之进行,往往误会讹解,横生阻碍。举凡警、学、工、商、保甲,均有法令章程,无论官民悉应恪守,不得希图私利,罔顾公益。须知自由之说,皆范围于法律,法律外之自由,即为干犯法纪,应受刑事上之制裁。倘能自相遵守,以共成法治国之民,则官厅服务不难为,人民亦得享共和之福也。

    教育宜普及也。查教育一项,为人民切要之事。近来,各处学堂多系有名无实,高等虽多,学额较少,若不切实整顿,不特徒耗经费,贻误学生。良非浅鲜,为于小学尤不注意,殊失兴学之本意。不知子弟不就学,将来即无以自立,故教育之方,必须于小学注重。惟有督饬办学人员,推广小学,设法普及,使已及学龄之童子,人人皆能就学,则不特养成将来伟大之材,即谋生亦较易易。普及教育,端在是也。

    生计宜求勤也。近年以来,生计为艰,而无业游民随处皆是,推原其故,皆由人民习于惰安。夫欲谋衣食之足,非勤求生计不可,此固不必舍近而求远,舍易而求难也。即就此一邑之中,有田产资本者,各勤其种植、贸易,则岁获自必较丰。即毫无田产资本之人,况此邑矿区林立,做工需人,果能勤其劳动,亦未始不可以谋生。至若实业之事,境内多山,如栽种、牧畜、栽桑、养蚕、纺织等等,均切近为易行者。若以富者出资,贫者出力,以此组织事业,共谋生计,岂非生财之道。倘人人能各务正业,断不致有作奸犯科之事也。

    赌博宜禁除也。查赌一事,最为地方之害,往往良家子弟,因此荡产倾家,丧廉寡耻,遂致流为盗贼,甚至为匪作线,勾结外来不逞之徒,绑人勒赎,道路抢劫。种种不法,无不由于赌博所致,故禁令久悬,为犯必惩。与其事后受累,何如及早改悔。访问各处,赌博既多,附城尤盛,甚有警甲包庇,恶豪渔利。若非严惩,不足以维治安。愿各洗心革面,勉为良民,不致身罹法网,则地方之受福。倘仍前聚赌,准人民举发实究。坐律有专条,定当按法惩治也。

    烟毒宜禁绝也。查禁吸、禁运、禁种三项,早已悬为严禁。近来烟禁綦严,各国已热心赞助,乘此时际,若不及早湔除,则为害更何所底止。其稍知大识,固已早知戒除矣,而甘心沉溺者,仍恐不乏其人,故刑律列为专条,有犯必予罚办。为此,特申禁令,须知此时之犯烟禁,即为莫大之罪人。务望父诏其子、兄诫其弟,各宜发奋坚忍,痛自改革,以完全国民之资格,岂非自谋幸福。倘或仍然违法,是自甘犯罪,法律上不能为宽恕矣。

    赋税宜早完也。纳税输捐,乃国民之义务也,此古今中外皆然也。乃自共和以来,民气嚣张,多有无知愚民,对于应纳各项课赋税捐,往往挨延拖欠,并不踊跃,是诚失国民之天职矣。殊不知赋税不早完,则警差传催,适自增其苦果,况清赋契税,迭经展限,从宽轻减,现在正限,瞬将届满。倘仍观望挨延,一旦查出,或被告发,新章綦严,地方官亦不能曲为原宥。因小失大,贪利隳功,就得就失,此人民所共劫耳。

    以上数端,均关切要,为地方应兴应革之事。本知事职权所在,皆欲见诸施行,尤望地方人民,当志愿相兴有成也。惟近来地方官办事之掣肘,无非官民情意隔阂,故此猜彼忌,我诈尔虞,各挟一私,意欲其间。无怪日日言言整顿,而地方日见其腐败也。本知事籍隶邻省,在奉服官有年,于地方情形之颇悉,自维素性拙直,惟知与人民于见以诚。更望地方士绅桑梓关怀、多识大体,于地方一切之事,力谋公益,不图私利,互相交勉,官民一体,上下同心,共经地方。除弊兴利,同谋幸福,本知事有愿望焉。此布。


    黄世芳治奢下猛药

    黄世芳,字菊珊,营口人,1923年3月至1925年8月任抚顺县知事。在1923年底,黄知事给八个区下发了一则训令,其中称“查官署人员或地方警甲赴各区村办理公务时,如无旅店可投,势必食宿民间。公务性质不同,旅费给发亦异。携有旅费者,食宿之资照数支给,无问题可言。其无旅费者,饮食之费必出村会,分摊于民。如果饮食简单,需资无几,虽由村会摊派,无害于民。按习惯而言,尚无不可。乃近查各村会,竟有以招待为名实行联络,酒肉供给备极贵隆,并聚集村中会首、闲散群食其间,以致每饭之资动辄数元或数十元,此等积习为县境之惯例,本监督访查得实,已深痛恨,况迭奉省令严禁苛派,尤不能不严厉奉行。仰该区长遵照,迅即转知各村长副,此后无论对于官署人员、地方警甲,所有饮食供给务均一饭一蔬,其闲人聚食严为禁止,俾资节省而免浪费。倘查有故违,定行惩罚,决不宽假。其各懔遵毋违,切切,此令。”

    黄世芳来抚顺不到一年,虽然他签发的训令内容很简单,但面对的问题还是相当复杂的,可以说,真是直指官场顽症下的一剂猛药。当时各村以接待上级为名,行联络上级之实,好酒好菜上桌,亲朋好友齐聚,浪费了公款,败坏了政风。那个时代,抚顺县一名普通官员(警员)的月薪虽不过二三十元,但足以靠此收入养活五口之家。一元钱可以吃一顿涮羊肉,二三元钱可以摆一桌中档饭菜宴请十人。如果一桌接待餐达到这个水平,应该可以称得上是“大吃大喝”了。如果达到花销数十元,那就不难想像酒菜是何等档次了。官场积弊让清正廉洁的黄知事下定了整肃的决心,于年终岁尾出台训令,从此“一饭一菜”这条最简单、最基本、造价最低的接待标准,成为其执政生涯中整饬官场、提倡新风的一个独特亮点。


    李济东正纲打假冒

    李济东,字泮溪,凤城人,于1925年8月至1927年9月任民国抚顺县知事。1927年3月,李知事对民间发生冒充其亲朋好友招摇撞骗事,向全县发出布告,以正视听。布告全文如下:

    本知事籍隶凤城,来宰抚顺,自顾才疏,处公以慎,接物惟诚。但凡用人必察,重品端行洁之人,敷政但求公平。莅任以来二十越月,区区私忱,谅为合邑四民所共晓。署中僚属皆知本知事好择善而任,既无亲朋好友随从在署,又无稽查名目,更无前项朋侪在埠间住。兹本知事风闻有不肖之徒在寨埠任意招摇,谓与本知事有瓜葛及相知情事,弥堪痛恨,亟应严惩,以肃纲纪。故派警察密访,并出示招告,仰合邑百姓人等知悉,如有冒充本知事亲朋 以及假捏稽查名目籍端招摇者,准即指明证据来署告诈。如或碍于情面不便明告,准即投具密函,以凭办理,一经查实,定依法严惩,决不稍事宽纵。但不得捕风捉影以及匿名投函,致干反坐,望各遵照毋违。此布。


    白恒兴上任先管亲

    白恒兴,字渤然,民国抚顺县历任知事中唯一的抚顺籍人,任职时间为1927年9月7日至次年4月7日,在任仅七个月。在白恒兴上任的第三天,他就亲自起草文件,下令印刷一百二十张布告,向全县老百姓发布了一份严正的管束亲属声明。

   “奉宪命来宰斯邦,当以乡梓关系力请回避,一再陈情,未速允许,不得已始于本月七日接篆视事,业经布告阁属,分呈在案。惟本知事原籍是土,戚众族繁。良善者,熟视无睹,自能安分守己,不事攀附;奸黠者,难免不干预官事,包揽词讼,藉势招摇,以图敲诈。须知法无亲疏,有犯必惩,事有公私,未可混同。倘能谅此苦衷,虽远宗疏戚,情感不伤。如果别具肺肠,纵近戚亲族,法典难假。自此告诫之后,务各互相规勉,勿稍矜肆,致蹈刑章。无知或有不自爱惜者,本知事自行查觉后,固不宽贷。其或耳目不周、视察不及,并经被害人扭诉来署或指名呈揭,一经查实,务当依法从重惩办。布告阁属、商民人等,仰即一体周知。此布。”


该文章所属专题:高群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