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历史考古

历史考古

特稿:第三玄菟郡址究竟在哪里

2013-05-01 20:19 抚顺七千年 赵广庆 9792
抚顺人对“玄菟”并不陌生。现在,这里有玄菟路、玄菟园、玄菟饭店等。它几乎成为抚顺的代名词。其实“玄菟”二字究竟是什么意思,一些人也许并不十分清楚。先来说说什么是“玄菟”?“玄”,天青色。《说文》注为“黑而有赤也。”“菟”读作[tu徒]...

第三玄菟郡址究竟在哪里

赵广庆


  抚顺人对“玄菟”并不陌生。现在,这里有玄菟路、玄菟园、玄菟饭店等。它几乎成为抚顺的代名词。其实“玄菟”二字究竟是什么意思,一些人也许并不十分清楚。


  先来说说什么是“玄菟”?“玄”,天青色。《说文》注为“黑而有赤也。”“菟”读作[tu徒],是虎的别名。这种虎的全称叫作於[wu乌]菟,雄猛得很。《汉诗·艺文志·射虎行》里有诗句:“白额於虎距当道,城边日落无人过。”说的是城边大路上有一只於虎,从日出到日落没有人敢从这里经过。玄菟,就是黑虎。我们把这种解释叫作“黑虎”说。还有另外一种解释。玄者,北方也,菟者,东方也。“玄菟“,东北方之意。我们把这种解释叫作“五行说”。两说互补,可以理解为“雄距东北方之虎。”


特稿:第三玄菟郡址究竟在哪里 图1

一百多年前的朝鲜 想象中的汉代风格建筑(本网编辑配图)


  “玄菟郡”之名出现在汉代。两汉之交,天下板荡,选用“玄菟”这样一个虎虎生威的郡名,即夸耀汉代武力之功,又有威慑之意。按“五行说”,虎为寅,寅在南,代表着“火德兴旺”。


  玄菟郡是汉武帝元封三年(公元前108年)设立的。这是一个相当于现今省级建制的领导机构。初设在朝鲜半岛咸镜南道的沃沮城。我们把这个玄菟城称作第一郡址。到了西汉昭帝始元五年(公元前82年),玄菟郡北迁新宾县永陵境内。我们把这里叫作第二玄菟郡址。


  永陵境内的玄菟郡遗址,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就进行过考察和发掘。1979年,抚顺市博物馆对遗址又进行了比较系统地勘测。东墙残址长约100米,西墙残址长约147米,南墙残址约长215米。城址内有大量简瓦、板瓦残片。瓦面多为绳纹、网格纹、菱形纹、回字纹。还有云纹半瓦、圆瓦、文字瓦、花瓣纹瓦。经科学验证,确指城址年代为汉魏时期。为汉玄菟郡的第二郡址。目前有些学者,对这一认定扔有异意。比如吉林大学张博泉教授认定在东辽河的赫尔苏驿(见张博泉《东北地方史稿》)。但多数学者已经取得共识。


特稿:第三玄菟郡址究竟在哪里 图2

一百多年前的朝鲜 想象中的汉代风格建筑(本网编辑配图)


  玄菟郡在新宾县永陵境内存在195年,长达近两个世纪之久。在此期间,这里成为辽东(包括吉林南部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为什么如此高级别的领导机关设在这里?这不是本文阐述的重点,但是要指出,除了这里有玄菟郡的附郭县----高句丽县之外,更重要的是这里是古代的战略要地,这个地理和历史的优势,至今仍然被政治家、军事家们所共识。这是新宾人的历史骄傲,也是抚顺人的历史骄傲。


  现在我们要谈谈玄菟郡的第三址。这个问题很复杂,大家的看法也很不一致。我们不妨把来龙去脉说得比较清楚一点。


  东汉安帝永初六年(公元112年),玄菟郡由新宾县永陵境内迁出。迁移的原因是由于高句丽的进攻。据史料记载,仅从公元105年至公元111年,计7年间,高句丽大规模袭击玄菟郡达12次之多。当时汉王朝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北匈奴连年骚扰,鲜卑人步步逼进,朝廷内宦官擅权,整个大汉江山岌岌可危,已经无力东顾了。在内忧外患之下,玄菟郡只好再次内移西迁。


  西迁后的玄菟郡址究竟在何处?现在的史料至少有4种观点。(1)、在辽阳东北200里。《资治通鉴·魏纪》:“置玄菟郡于辽(指今辽阳)东北二百里”。(2)、在今沈阳东北。《读史方舆纪要》、《三国郡县图》、《晋地理图》均把玄菟郡址标注在今铁岭泛河流域。(3)、在沈阳市东陵区上柏官屯。谭其骧先生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及所附《东北地区说明书》把玄菟郡标注在今沈阳市东陵区上柏官屯古城址。日本学者白鸟库吉、箭内亘等认为玄菟郡治在今沈阳城内或在其附近。(4)、在抚顺市区内。日本学者八木奘三郎《续满洲古迹志》、《满洲都城市沿革考》称玄菟郡治在今抚顺市附近。辽宁省博物馆编《辽宁史迹资料》和孙进己、冯永谦编《东北历史地理》均确指抚顺劳动公园古城址为第三玄菟郡址。日本人渡边三三认为在抚顺市区永安台上。


  经过解放后半个多世纪的研究,现在铁岭等说声音盖寡。剩下来只有抚顺劳动公园说与沈阳上柏官屯说了。


特稿:第三玄菟郡址究竟在哪里 图3

沈阳上伯官村两千年汉魏古城遗址


  1937年著名的考古学家李文信先生会同日本学者,共同考察了抚顺劳动公园古城址。当时把这个古城址认定为“汉魏古城址”,而对城的功能与属性并没有确指。也就是说并没有明确提出这就是汉玄菟郡址。到了1962年,辽宁省博物馆根据李先生的考察提供的资料,加上其它资料通盘分析,最后把抚顺劳动公园古城址确定为玄菟郡第三址。


  这个定位带有很高的权威性。在这之后,玄菟郡的“劳动公园说”盛传开来。抚顺人,由于自己的家乡在历史上是如此高级别的领导机关所在地,感到骄傲。因此接受最快,认定态度最坚决。


  玄菟郡问题的研究,不完全属于抚顺和辽宁。它是全国,乃至全世界的研究课题。东北亚和欧美的一些汉学家们都在关注着和研究着这个问题。


  当时,提出玄菟郡的“抚顺劳动公园说”,主要依据有三,一是劳动公园古城址是“汉魏古城址”,时代相合,二是“在辽北二百里”,地望相合,三是这里出土有“千秋万岁”瓦当,誉阶相合,仅此而已。可见在它被认定的当时在史据上就很不完备,缺乏足够的证据,不能使人无话可说。还有一堆矛盾没有解决,因此远不能形成一个统一的共识。历史资料之间还在打架,不能自圆其说。比如按照【资治通鉴】提供的前燕征高句丽行军路线时指出:出柳城经辽槟塔经玄菟到新城。这就是说玄菟郡与新城之间还要有一段距离。如果玄菟郡在抚顺劳动公园,而新城在抚顺高尔山,那还有什么距离。所谓“汉魏古城”原本是一种概语,他可以包括玄菟郡城、西盖马城、侯城以及高句丽县城等,这些都是与抚顺相关的“汉魏古城”。由此可见“抚顺劳动公园”说,容当再做一些研究,不必匆忙一锤定因。


  2011年,沈阳东陵区在上柏官村挖坑拔除电杆时,坑里露出古老的青砖。这一块青砖揭开了距今2000年前的古城之谜。这里原本是一座大规模的古城。经局部发掘,古城址内发现有宽阔的古街道、有东西、南北交叉的十字街。有四门,东西南三门遗址较清晰。初步勘定城墙周长2500米,现存南墙残址长326米,东墙残址537米,整体城垣由于被村屯以及沈抚公路压盖,尚未揭开全貌。城址内汉代文化遗存十分丰富,出土大批汉代文物。该城址周围分布着许多汉魏时期古墓群,经考古专家鉴定认为该城地理位置险要,与【中国历史地图集·说明书】中所提:“沈阳以东,抚顺以西上柏官屯附近古城址,为玄菟郡之遗址”正合。因此考古专家们认定这座城址就是汉玄菟郡第三郡址。


  现在是汉玄菟郡第三郡址研究出现“抚顺劳动公园说”与“沈阳上柏官屯说”并存局面,抚顺人关注着,沈阳人关注着,国内外汉学家关注着。  


  到了前燕时,现今的沈抚地区已被高句丽占领,玄菟郡及其辖县被迫再次西迁,离开待定中的抚顺或者沈阳,迁到辽河西岸。其所辖县以及它本身名存实亡。此后的玄菟郡第三郡址,被史书称作“玄菟城”。西迁后的玄菟郡和所属各县,均无固定居所,成为流亡政府。 2011年3月稿,2013年5月修订



该文章所属专题:赵广庆专栏

赵广庆先生

  赵广庆(1935-2022),辽宁省阜新县人,蒙古族。曾任抚顺市委宣传部副处长、处长,抚顺市文化局党委书记、局长,抚顺市建委编辑室主任,《抚顺年鉴》编辑部主任、抚顺市地方史研究会副理事长。

  赵广庆先生是抚顺市宣传文化系统有成就的领导人之一,常期以来,他在从事我市宣传文化工作领导工作的同时,致力于抚顺史、清前史、辽东史、东北民族史研究,是知名的地方史研究专家。他先后撰写出版《抚顺通史》《抚顺史略》《抚顺城市建设史》《抚顺史研究》《抚顺百科大事典》《赫图阿拉》等8部专著。编辑出版《当代抚顺》《抚顺年鉴》等11部资料。在抚顺地方史研究领域做出卓越贡献。

标签:第三  玄菟郡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