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历史人物

历史人物

流寓抚顺、墨洒名山的监察御史程启充

2013-06-03 13:02 抚顺市档案馆 高群 2469
古时,“流”是一种刑罚,适合各个阶层,而谪迁则仅限于仕宦。明初定制,南人犯罪发遣北方,北人犯罪发遣南方。东北酷寒之地,南人视为畏途。继元朝之后,明朝继续将东北地区作为贬谪官吏和罪犯充军的重要地区。1527年,有这样一位被谪迁戍边,流放到抚顺的监察御史,他叫程启充。

  古时,“流”是一种刑罚,适合各个阶层,而谪迁则仅限于仕宦。明初定制,南人犯罪发遣北方,北人犯罪发遣南方。东北酷寒之地,南人视为畏途。继元朝之后,明朝继续将东北地区作为贬谪官吏和罪犯充军的重要地区。1527年,有这样一位被谪迁戍边,流放到抚顺的监察御史,他叫程启充。

  流寓抚顺、墨洒名山的监察御史程启充图1

流寓抚顺、墨洒名山的监察御史程启充 图1
《辽东志》记载程启充谪戍抚顺

  《辽东志》是现存较早的东北地方志之一。明代正统八年,左府都督佥事掌都司事王祥、辽东都指挥佥事毕恭(字以谦,前屯卫籍,其先山东济宁人,有文武略)始修,毕恭作序。后多次重修、续修(弘治元年1488年《辽东志》,明巡按御史陈宽、辽阳副总兵韩赋修,邵奎、陈垲篡;嘉靖八年1529年《辽东志》,明巡抚潘修修,徐文华、刘琦、程启充篡;嘉靖十六年1537年明左佥都御史任洛修,工科左给事中薛廷宠、巡按御史史褒善等参校;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全辽志》,明巡按李辅修,致仕通判马应龙、孙荆玉等篡。此说明摘于辽宁省图书馆编《辽宁地方志考录》)。该书共分九卷:地理志、建置志、兵食志、典礼志、官师志、人物志、艺文志、杂志、外志。其内容翔实,考订细致,笔墨简练,图文并茂。在第六卷《人物志•流寓篇》中记载:“程启充,四川嘉定人,进士,监察御史。嘉靖六年谪戍抚顺,后以恩宥回籍。”

  关于程启充的生平,在《明实录》《明史》中也有记载。程启充,字以道,又字初亭,别号南溪,明代嘉定州(今四川乐山)人,生卒年月不详。正德三年(1508年)与夹江人宿进、嘉定同乡徐文华同登进士榜。先授陕西三原知县,后入朝任监察御史,是明代“嘉定四谏”之一。多次上书谏事,对冗官、冗兵、冗费之弊建议整饬,制止冒支国库储粮等事。后因直言宦官之害,得罪奸臣而受陷害,嘉靖六年(1527年)充军辽东,戍边十年,于嘉靖十六年遇大赦后返归故里。隆庆元年(1567年),明穆宗下诏追赠已故的程启充为光禄寺少卿。在嘉靖八年,在巡抚辽东的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潘珍主持下,程启充与徐文华、刘琦对《辽东志》做了续修。此三人虽为流放之人,但毕竟此前为朝廷官员,加之人品才学兼优,受到辽东官宦的尊重和赏识,所以请他们编史修志、游山玩水就在情理之中。(在白寿彝编《中国通史》第九卷第二十章第六节中记载:程启充于嘉靖元年论劾王守仁(王阳明,哲学家),反对王提出的以“致良知”为宗旨的《心学》)

  从《辽东志》中,可以对明朝中期的抚顺有如下了解:辽东(都指挥司)首府在辽阳,其下有25卫2州,卫下设千户所,在沈阳中卫东北八十里古贵德州设有抚顺千户所。军事城池抚顺城,周围三里有余,深一丈,宽二丈,南北设有城门。抚顺千户所在城东18里处,有抚顺所仓和预备仓。所公署名为抚顺备御都司,抚顺备御官李淮阳,指挥佥事(正四品)。抚顺城有官兵929人,下辖的会安堡、东州堡、马根单堡也都有四五百官兵,还有边墩19座,瞭守官兵百人。各城堡皆有道路相通,兵马可为策应。抚顺还设有马市一处,边关一座。抚顺关在抚顺所东三十里,建州女真人朝贡在此出入。抚顺与中固、沙河三地组成驿站,共有马25匹,驴20头。志中还记载了唯一的一座抚顺古迹崇胜寺,坐落在抚顺城内,后改为东岳庙。

  在《辽东志》中,还可以了解到徐文华和刘琦的来历。徐文华(史称“东岩徐文华”),四川嘉定人,进士,大理寺少卿(正四品),被谪戍到铁岭。刘琦(史称“北郭刘琦”),陕西洛川人,进士,兵科给事中(正七品),被谪戍到沈阳。徐文华、刘琦、程启充(史称“初亭程启充”)三人都是嘉靖六年谪戍到辽东的,私交甚好。九年后的1536年,这三人在辽东副总兵李景良的安排下,游览了千山祖越、龙泉、中会、大安、香岩5寺及北沟罗汉洞、中峰罗汉洞、双井、仙人台等名胜古迹,此后程启充写下了著名的《游千山记》。    

  “千山去襄平六十许里,秀峰叠嶂,绵亘数百千重。引诸蕃瓯脱,南抱辽阳,嶻嶪蓊郁,时有佳气,如海市然......自龙泉至此,约二十余里,陡绝洿陷,悬崖怪石,后先相倚,抚孤山,瞰深壑,奇花异卉,杂然如绣。行复数里,隍堂中开,诸山罗列,高爽清旷。视三寺为最西峰,空洞倚天。徐子题曰:“通明”......抵仙人台,峭壁断崖,北隅以木梯登望之,股栗。健者匍匐而上,有石枰,九仙环弈焉......回望诸峰,如在天上矣。兹山之胜,弘润秀丽,磅礴盘结,不可殚述。使在中州,当与五岳等。僻在东隅,高人、游士罕至焉。物理之幸不幸,何如也。”

  程启充的《游千山记》是一篇游历千山的记叙散文,文中详尽地记述了游历经过,并对所游名胜、古迹、景观做了概括性的描写。文章平铺直叙,娓娓道来。跟着作者的脚步,我们游历了晶莹清彻的温泉;休憩于幽静寂寥的祖越寺;登高远眺,天风浩荡,神清气爽;又休憩于大树下,人境空寂,油然有遗世之想;茄声荡林,悲咽凄怆,闻之神伤。笔势似乎无拘无束,实乃形散神凝。每一景观,都用精练的文字写出其独特的风貌,且不时插入主观感受,景之与情,相得益彰。文章结尾用五岳作比,惋惜千山“僻在东隅”,游人因之罕至,似暗寓着对自己坎坷身世的不平。然作者不作激愤语,反而用旷达洒脱的心情看待人生的得失浮沉,借柳宗元著文扬柳州山水来申明自己介绍千山的本旨,意趣盎然。

流寓抚顺、墨洒名山的监察御史程启充 图2
流寓抚顺、墨洒名山的监察御史程启充图2

  从史料可知,1527年程启充谪戍抚顺,五年之后往屯蒲河(当时也为千户所,与抚顺千户所归沈阳中卫管辖),在抚顺未留下任何印记,确实是个遗憾。笔者揣测:程初到抚顺前两年戍守抚顺边城,与往日在朝廷为官的境遇天壤之别,满目萧然,感极而悲,没有心情落笔生花形成佳作;两年后,程受邀续修《辽东志》,可能借调辽阳;五年后辽东巡抚潘珍调走,续修工作告一段落,程调往蒲河,从而离开抚顺。另外程启充生前所著《初亭文集》已失传,如果仍存,倒是有可能看见程初到辽东在抚顺的心路历程和所见所闻。

  程启充从小与乐山、峨眉山为伴,对山情有独钟。来到辽东,一直想看看北国名山。嘉靖七年九月初,程启充、刘琦及初到辽东的潘珍一同游览了锦州医巫闾山。程和刘还各自撰文即景抒怀,后以楷、行、草、篆四种书体勒石为碑,并共建一亭,名为“具瞻亭”。程启充所作《具瞻亭歌》与刘琦所作《具瞻亭赋》,皆描绘了医巫闾山形胜之壮美,从俯视、仰视、远瞻、近看等诸多角度描写了医巫闾山丰富景观,描写了不同时间的变化。之所以名之曰“具瞻”,就是因为站在山间的一块盘石上可以观到远近各种景色。现闾山仍存有具瞻亭残断的石碑及模糊不清的碑记。

  《具瞻亭歌》中云:“高阁倚危巅,上与飞云齐。盘旋曲折下复上,凌虚百丈悬丹梯。耸兢数息不可到,眼花神悸忽欲迷。阳坡宽衍抱山腹,群峰辐辏飞寒瀑。高人指点历画图,结构孤亭纵心目。杂芳绕径摇晴光,石龛钟乳流琼浆。开窗揽结生灵籁,陶然身世浑相忘。紫芝黄石争烂绚,啼鸟落花还向面。烟霞淡拖迟游人,可惜风光自流转。胡沙万里静边陲,鼓吹铙歌列虎貔。军中韩范今谁是,小心犹诵南山诗。南山北斗屹相向,维石岩岩天荡荡。三朝出入推荩臣,坐镇华夷归德望。呜呼!具瞻兮。具瞻不在,兹亭不在。山中朝赫周师尹,令人可望不可攀。弥纶元化调玉烛,尧封禹甸开愁颜。”

  《具瞻亭赋》中云:“崔嵬万仞,环抱六重,势同插架,秀压居庸。中孑然之突出兮作西土之梵宫,卧霏霏之烟霄兮若鹤飞之崆峒,聆哀壑之吹兮幽涧之石淙。北瞻沙漠,南望蓬瀛,孤竹西联,鸭绿东潆。俯三韩兮长城,控九夷兮拱神京,带辽水兮激澄清”。

  在《辽东志》中,还收录了程启充诗《钓鱼台》、《千山中峰岩洞》以及他和徐文华、刘琦联句诗《游祖越寺》、《千山温泉》等(《奉天通志》第247卷还收录了《下香岩寺》、《由祖越过龙泉》、《塞下曲》等,其中《塞下曲》可能为其初到辽东所作,内容:黑龙江上水云腥,女真连兵下大宁。五国城头秋月白,自今哀怨海东青。)。

  今天,在四川乐山市有一小巷,名为“御史巷”,相传与程启充有关。程启充于嘉靖十六年赦免还乡,家就在这条小巷内。他与先后罢职回乡的“嘉定四谏”中的另三位御史常在家中聚会,小巷故名御史巷。程启充死后葬于市中区苏稽镇杨坪村,墓保存至今,墓前有碑,为清朝咸丰年间程氏后裔所立,现已列为乐山市文物保护单位。在乐山的峨眉山圣水禅院,还保留有程启充等“嘉州七贤”的书法手迹。在乐山广场21位历史名人雕塑中,程启充位居其列。




该文章所属专题:高群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