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网友投稿

网友投稿

我这大半辈子(五):我含泪离开了十二中学

2013-07-26 10:08 抚顺7000 二铁匠 577
一阵急急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李刚拎着一个小包,挟着一个饭盒跑进来拉着我说;快走!快走!怎么了?我被他拉着边跑边问。先别...

     一阵急急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李刚拎着一个小包,挟着一个饭盒跑进来拉着我说;快走!快走!

怎么了?我被他拉着边跑边问。

    先别问了,他拉着我跑到车站职工住宅的后面。

    你听!

    啊!好几个人七嘴八舌地说着话,打着手电筒急急地走进了候车室。听到了妈妈,爸爸,高小脚还有几个邻居的声音。出来后她们又在候车室前后找了一会。

    妈妈高声喊道;一民,快回家吧!我们不会怪你的!一连喊了好多遍。

    那声音在空圹的黑夜里,显得格外凄凉悲伤。我听出了妈妈的焦虑和和无奈,这声音我至今没忘。

    当时我抬腿就跑,要跑过去,想向爸妈认错,李刚紧紧抱住我说;现在不能出去等一会再说。过了好一会,她们走了,说是还要到南站和北站去找。

 

    我两又回到候车室,这里只有我两人。李刚打开了纸包和饭盒,是猪头肉和花生米。

    你从那弄来的?

    你忘了,我爸爸是卖熟食的,我从煤棚里偷出来的。

    太饿了,我两用手抓着猪头肉和花生米一顿猛吃。过了一会觉得渴得很,我们来到压水井边,一个人压,一个人对着出水口又一顿好喝。回到候车室我们躺在长橙上慢慢地睡着了。

 

    腹内一阵绞痛,我疼醒了,一张口吐了出来,一直吐了一地。

    李刚被惊醒了,他看到我吐起来没完没了,头上布满了大汗珠子,他害怕了。

    他胸前挂上两个书包,背起我向家跑去。

    他敲开了我家的门,爸妈一看吓了一跳,马上送我到将军门珍。又转到矿务局医院,住院治疗了 两个星期。医生说是急性肠炎还有胃溃疡需要休息治疗。

    妈妈拿着医院的病情介绍和珍断到学校办了休学半年的手续。爸爸和妈妈没有责备我,但他们都很难过,家庭中失去了往日的欢乐。并且每隔一星期爸妈就带我去医院一次,捡查和拿药。

 

    过了一个月我觉得身体恢复了,胃也不疼了,在家呆不住就经常出去和一些街上的孩子们去玩。有时上山捉山雀,有时下河摸鱼。

    妈妈和我谈了几次,要求我在家自习,并给我钱说;闷了可以去看到电影,可以买书看,决不许上山,下河,我答应了。

 

    这时前趟房有一个叫杨广启的大朋友经常和我换书看。他也是十二中毕业的,在念高中。

一天他对我说;现在中专招生,你去考一下得了,考上就去念,考不上也没什么。

    可我没有初中毕业证书,怎么报名。

    我们来办一办看,拿户口跟我走。

    我们来到将军公社办事处,他进去找了几个人,一会就高高兴兴地出来了,说办好了,说着拿出 两张介绍信。我两又回家拿了两张像片,到市人事局顺利地报了名,领了准考证。我有点不敢相信,这太顺利了。

    他告诉我,他妈是公社副主任,她们给报名处打电话了。

    可是难题又来了,考场是十二中学,这可怎么办?

    没事,那是星期天,为防万一我给你找副眼镜,再戴一顶帽子。

 

    我忐忑不安地进入考场,还好没有十二中老师在场。上午两科,下午两科,自我感觉考的很好。考完后我鬼使神差地来到三年六班——我的教室,看着我的课桌,又看看李刚,支书,赵文绵,,,的课桌,一股恋恋不舍的情感由然而生,眼中含着泪水。

    不知站了多长时间我才想到赶快走,别让院内住的老师看到我。

    发榜了,我考入了抚顺工学院中专部轻化工专业班,我彻底地离开了十二中学,步入了另一种学习生活。这前后才两个月多一点,这一场无由的折腾改写了我的一生。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