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泊兰德迈:《官屯纪事》之《王老袒儿》

2013-07-31 15:49 抚顺7000 泊兰德迈 1388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总会有一种高亢的女人打哈欠声隔着中间的一户人家传到俺们家来,届时俺妈或者俺爸就会说:呵呵,王老袒儿又没钱花了!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总会有一种高亢的女人打哈欠声隔着中间的一户人家传到俺们家来,届时俺妈或者俺爸就会说:呵呵,王老袒儿又没钱花了!看看吧,不是明儿个就是后儿个,准来借钱。俺妈爸这种预言往往非常应验。王老袒儿遵守“讲借讲还,再借不难”的民俗约定,当月开了工资,一准就来还钱,这就相当于向俺妈俺爸出示了某种信誉证书。

  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里”,俺的邻居们对起外号有着不可磨灭的激情,比如大金牙、拽爪子、三疤瘌眼儿、二麻子等等。王老袒儿是俺们家正宗的老乡,因为说着一口地道的唐山地区口音,而直截了当拥有了这个外号的获得权。关于老袒儿,很多年以后我借助互联网找到了标准答案:“北方部分地区方言词汇之一,指说话发音方面的特征比较明显的人,一般是北方人对北方人的说法,例如,河北昌黎县的方言发音在临近的县就被称为老袒儿,唐山人的方言发音被临近市称为老袒儿。”“老袒儿指的是一种口音,最初指昌黎、滦县、乐亭地区。”我影影绰绰好像听我奶奶说过,我老家玉田非正宗老袒儿,被叫做花老袒儿。我小时候有一首歌谣唱道:“河北老袒儿卖山楂,一分儿俩二分仨,三分四分一大把,你说老袒儿傻不傻——傻!”

  “王老袒儿”是一位有着六个孩子的中年妇女,住在俺们家对面屋的东界比儿。五冬六夏鞋后跟总是踩在脚后跟底下,上衣的扣子从来就没有系全过,而裤子好像总也提不到应有的位置;到了夏天,居然像老爷们一样光着膀子出出进进,叫俺们院子里的男性公民眼珠子不知道往哪儿搁才好(据说在河北省农村的某些地方,早年间已婚女人是可以这样滴)。她家里灶台上的生铁锅挂满油渍,炕上地下没有一点整洁的地方,进到他们家,最先感受的便是难闻的气味。以至于在俺的形象思维里,只要出现王老袒儿这个词组,那就是邋遢和不会过日子的同义词。王老袒儿的丈夫是石油一厂的七级电工,收入算比较高,爱喝酒,话极少。孩子多是他们家借贷度日的原因之一,大手大脚不会过日子则是一条最根本的原因。每个月开支以后的几天里,王老袒儿的哈欠声会很规律地销声匿迹,间或还会有肉香裹着大人孩子的说说笑笑飞到院子的上空,王老袒儿素常萎靡不振的神态也随之大为改观。但是,随着哈欠声再次响起,她家的日子便又坠入新的一轮低峰值循环。现在想来,没有钱花的日子,王老袒儿何尝不发愁?那“悠扬悦耳”的哈欠声,是一种独特的宣泄方式吧?

  在俺们老家唐山地区,早先男孩子的小名的后边都缀着一个“头”字,王老袒儿的大儿子叫中头,二儿子叫江头,三儿子叫生头。王老袒儿家的大女儿绝对可以说是鸡窝里飞出个金凤凰,人长得好看,心气也高傲,跟着对象去了兰州以后,好像就再没回来过。他们家二丫头长了一个突出的脑门儿,大概是顺嘴儿叫了一个小錛儿楼,俺们那里有个著名民谚:錛儿楼錛儿楼头,下雨不发愁;人家打雨伞,他打錛儿楼头。最小的女儿乳名生生地就叫了一个小臭儿,现在俺看来就似乎非常不近人情了。没有文化,本拉登架着机关枪逼着她(他)让他给孩子们起个好听的名字,她(他)也得会呀?

  中头大约比俺大五岁左右,是俺童年时期崇拜的偶像级人物之一,他皮肤非常黑,胳膊头儿上有一块巨大的伤疤,扣喽眼,高鼻梁、大嘴叉,瘦高个子,胳膊上有很多肌肉块儿。他会攥紧拳头弯曲胳膊,让肌肉高高隆起,然后用自己的另一只手去砍,砍出一个肉球滚动一下,他眯起眼睛说那是耗子,看得俺五迷三道。在俺爸妈眼睛里,那绝对是一个坏孩子的典型代表人物,但是对于俺一个小屁孩儿,却是具有极大诱惑力的大哥。比如,他会说很多街头卖艺人的话,比如学卖大粒丸的人:南山练过拳、北山压过腿、前街打过腰、后街提过气(忘了)……要说我的药不好使,我姓周名围,你就骂我周围王八蛋操的!


该文章所属专题:刘学敏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泊兰德迈  官屯纪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