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吕家村2010年“7·31”洪灾拍实

2013-08-03 12:51 抚顺七千年 孙相适 3404
2010年8月2日下午,笔者总算打听到了吕家受灾的确切消息。一位返回上夹河的同仁在电话中说,7月31日他就在吕家,他母亲的房子没了。灾难发生时间是早上7点多钟(幸亏是白天),大雨还在下,水头象一堵奔腾的黑墙...

触目惊心的灾难

——吕家村2010年“7·31”洪灾拍实
孙相适

  2010年8月2日下午,笔者总算打听到了吕家受灾的确切消息。一位返回上夹河的同仁在电话中说,7月31日他就在吕家,他母亲的房子没了。灾难发生时间是早上7点多钟(幸亏是白天),大雨还在下,水头象一堵奔腾的黑墙,翻滚着树木,呼啸着排山倒海般地冲过来,人们急忙往出跑,尖叫声、哭喊声夹杂在洪水的轰鸣中,只有十几分钟时间,美好的家园被摧毁了。

  放下电话,笔者收拾行装从抚顺启程前往吕家村,一是看望房屋被冲垮的侄女,二是了解、记录受灾情况。8月3日9点多钟赶到吕家,用数码相机拍下一些情景。面对触目惊心的灾难,笔者内心沉痛地呻吟:怎么这样啊!

  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吕家村位于三块石东北麓脚下,发源于三块石的小河从西向东流到吕家堡子西头,原来沿堤坝拐个漫弯流向东北,穿过木奇至台沟公路的桥洞后折向西北,在徐家堡子与西韩家小河汇合后北流,在南嘉禾村北注入苏子河。吕家村是挂牌的文明村,是比较富裕的村庄,5条横路2条纵街全是柏油路,街道整洁,房舍靓丽,环境优美。

  7月31日早晨,暴雨中大山里多处“起笑扒”(山体滑坡),大树、泥土滚进洪流之中,形成了裹着树木的特殊的特大洪峰。

  天一亮,吕家男劳力就到堡子西头顶着雨加高堤坝,正干着,忽见上头大水头黑压压地下来了,大家知道堤坝已经无济于事,急忙往回跑,边跑边拼命地喊:“快跑哇!大水下来拉!快跑哇——”人们什么也顾不上就跑。洪水摧毁堤坝、径直向东,摧毁小学校,夷平房屋,冲毁4条街道。与此同时,南小沟的洪水也横冲直撞,在村庄东部制造灾难。全村28座房屋或者消失或者垮塌,有5个人遇难。

  8月1日,上夹河镇西片几村党员扛着100箱矿泉水来到吕家,与本村人一道砌起石堤,危险处挂上树棵子。紧接着救援工作陆续展开。8月3日上午笔者看到:新宾县医院送来药品(笔者走到徐家时,搭乘后边上来的县医院面包车到的吕家),镇政府许多干部在现场,有好几个身旁有人提着摄像机跑前跑后给摄像的人(不怎么摄受灾情景)走进街道,电视台记者站在乱木堆上录制节目,电工抢修线路,道班工人在修被冲毁的公路,村口停着许多车,笔者下午返回时迎见两辆四不象满载救灾物资开往吕家。

  笔者在吕家堡子4个小时,没看见小孩,没看见鸡鸭鹅狗。

  让我们记忆这场灾难吧。
吕家村2010年“7·31”洪灾拍实 图1

该文章所属专题:孙相适专栏

作者简介

    孙相适,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人,1941年生,满族,母亲爱新觉罗氏溥字辈闺秀。中学高级教师。退休后,迁居抚顺,专心研究清前史、抚顺地方史和满族姓氏。曾任《清前史研究》刊物执行主编。2014年出版50万字专著《走进满族姓氏》。其散文、诗赋散见于抚顺报刊。

标签:吕家村  洪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