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满族文化

满族萨满舞蹈的古崇拜意识论(5)

时间:2013/8/4 20:48:31   作者:曹丽娟   来源:《满族研究》   评论:0
内容摘要:本文所述“古崇拜”,是指氏祖崇拜、图腾崇冉和自然崇拜而言。这是人类早期巫文化观念形态上的一个基本特征,它对满族萨满舞蹈实际上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使萨满舞蹈的风格、特征以及审美价值都发生了与众不同的变化,也为这古老的艺术覆盖了一层更加玄秘的面纱。
  在“巴图鲁瞒尼”的舞蹈中,飘扬的神旗,火爆的舞阵,道劲的舞姿,粗犷的动阼所造成的博大而恢宏的气势,集中地体现了一个民族勇敢尚武的精神。同时,也表达了远古以来,满族先民们对祖先的一种崇拜的历史心境。在这里也使我们看到了舞蹈的职能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诱发和激励宗教性的最有效的工具之一。如果再从另外一个意义上来说“巴图鲁瞒尼”这一划属于英雄神的舞蹈,利用它充满史诗般的舞蹈语言,凝重地描述了一个民族的历史形象。

  雕神为百鸟之王,也是石姓家祭中所祭野神中的重要神祗。在前面讲过的诸神及舞蹈中,多属自然崇拜和氏祖崇拜,而雕神及舞蹈就集中地反映了满族先人们图腾崇拜的情景。图腾制,是人类社会处在原始共同制阶段的一种特殊体制(或说宗教信仰)。岑家悟先生早在三十年代初的《图腾艺术史》一书巾对这一特殊的历史现象就做过精辟论述:“图腾制于原始社会里占有的过程,仅仅如此短暂,若显明指出它的期间,不过原始共同制与氏族制交替的过渡阶段。然而一切的变革过程,都不是机械的消灭与产生,而是有机能的转化。图腾制的意识形态,氏族社会中虽无具体的完整的存在,而部分的尚被保存。且演变为特殊的信仰,其习俗遗制实贯通氏族社会的全面。图腾仪式,更有转形改质,构成文明民族的风俗习惯。故图腾艺术史之研究,就不限于原始社会之图腾期者为满足,必须同样的留意遍及后期各社会阶段的图腾艺术之残存物了。”13在这里对整个人类图腾意识(包括图腾崇拜,以及由此所派生的图腾艺术。)可以说基本上做了详尽的阐释。

  关于石姓家的这位雕神,有它的一个神话的故事。传说石姓家的头辈太爷被火烧了,是“安巴代敏嘎斯哈”(雕神)扑灭了烈火,救了头辈太爷。石姓家这位先祖得救了,而雕神的翅膀却被火烧坏了一只。因此,在表演雕神的舞蹈中,萨满的一只胳膊总是较多的做下垂动作。如萨满的一只手抬于耳边,另一只手在身体的斜下方呈自然状在众栽力沉沉的老三点:▕│:咚咚咚洽洽洽:│▏的鼓声中,双臂交替反复上述的动作,并同时双足踏地、旋转。如泣如诉,豪迈悲壮。于此时,萨满时而把双鼓平端于胸前,身体左右旋转,使腰铃象被风吹动一样摆来摆去,发出清脆悦耳的哗哗之声;时而又张开双臂,平打双鼓,好似展翅翱翔。整个动作,充满了雕的生态意韵。在这段舞蹈中,还应提及一下的是萨满关于双鼓这一祭具(道具)的运用,可以说到了维妙维肖的地步,加强和促进了雕的艺术形象于哲理的完美统一与溶合。

  雕神的舞蹈,既是人们对拯救自己民族的恩神的崇高礼赞,也是人们对自己氏族长久兴旺发达所吟唱的一曲神圣的颂歌,它也是古老的先民们图腾崇拜心理的一个生动而具体的再现。

  在石姓家祭中,表现上述图腾意识的冲和舞蹈中还有蟒冲和鹰神等。萨满表演蟒神舞蹈时,也是口叼燃香,完全模仿蟒的形态和动作,以形象化的表演再现出人们所崇敬的这一动物神威严不可侵犯的气质。表演鹰神时,萨满双手拎着由神帽上拉下来的两条飘带,一会儿做拍翅的动作,一会儿又平展双翅迎风翱翔,有时还不断地做“挡翅”和“挡嘴”动作。以此来渲染雄鹰展翅万里、搏击长空的宏大气势。这里可以认为,鹰、乌鸦、鹊、冬青鸟等,在满族很多流传下来的冲话中,基本上是一个象征性的概念,都被认为是一种神鸟而加以崇敬。如在关于满族起源的传说中,是神鸟衔来朱果,被白山仙女吞食后而生涵族始祖库布里雍顺;是乌鸦救了被明辽东总兵李成梁穷追不舍的满族先祖努尔啥赤,这些也都是他们对动物一种图腾崇拜的有力说明和强烈的展示。


标签:满族 萨满舞蹈 古崇拜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