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古代抚顺

古代抚顺

明代女真社会的商人群体

2013-09-25 10:22 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所 栾凡 2043
女真商人的绝大多数是由各部族的首领构成,从事商业活动只是他们全部社会行为的一部分,也可以说是一个比较主要的部分,而这种商业活动是以明朝的朝贡制度为基础的。他们的身份决定了他们所从事的商业活动不能不受政治权力的影...
  明代女真社会的商人群体

栾凡
(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所)

  女真商人的绝大多数是由各部族的首领构成,从事商业活动只是他们全部社会行为的一部分,也可以说是一个比较主要的部分,而这种商业活动是以明朝的朝贡制度为基础的。他们的身份决定了他们所从事的商业活动不能不受政治权力的影响,同时,商业活动也影响着政治权力的消长。从事商业活动的女真人,不仅要从事商业活动,而且还要从事渔猎、农耕、掠夺及其他经济活动。女真商人将汉文化的影响带入女真地区,促进了女真社会的迅速发展。

  明代女真社会的商人群体在其社会发展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他们与其他地区或社会的纯粹意义的商人有很大的不同。

  首先,女真商人的绝大多数是由各部族的首领构成,从事商业活动只是他们全部社会行为的一部分,也可以说是一个比较主要的部分,而这种商业活动是以明朝的朝贡制度为基础的。他们的身份决定了他们所从事的商业活动不能不受政治权力的影响,同时,商业活动也影响着政治权力的消长。从事商业活动的女真人,不仅要从事商业活动,而且还要从事渔猎、农耕、掠夺及其他经济活动,商业活动所占比重是很难说清楚的,但商业活动是其社会行为的一项重要组成部分,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其次,女真商人在商业贸易活动中所获得的利益,与严格意义上的商人所获得的利润不完全相同。其中含有许多政治的成分,例如朝贡制度之下,女真商人的朝贡物品与朝廷回赐的物品在价值与价格上相差悬殊,女真商人从中获利较大。虽然女真商人与严格意义上的商人不完全相同,但商业活动是他们所从事的一项重要的社会经济活动。那么,这样的一个群体在女真社会之中担当什么样的角色,对女真社会的发展起了怎样的作用呢? 

  一、女真商人的身份  

  在明代女真社会,商人主要由具有进京朝贡资格的女真各部首领和在本地区及周边地区从事物品交换活动的人员构成。明朝永乐年间,中央政府对女真地区进行了全面深入的经营管理,主要是在女真地区设立羁縻卫所,任命女真各部首领担任卫所的长官,管辖本部女真,同时,为明朝守卫边境。他们必须执行朝廷的政令,听从朝廷调遣,按期朝贡。

  女真人进京朝贡,不仅能够得到明朝政府的优厚赏赐,而且,还可以在京城从事贸易活动。除贡品以外带来的货物,可以卖给官府,也可以在京师的街市上自由贩卖。因此,具有进京朝贡资格的女真各部首领同时具备了商人的身份。由于这部分商人主要是女真各部进京朝贡的使者,我们姑且称之为贡使商人。有的女真首领借朝贡之机,运来大批毛皮,由其妻子或部下长期驻守京城,从事贩卖活动,而他本人则往返运输,提供货物,借贡兴贩,显以规利。

  此外,从京城获得的赏赐,或在京师贸易中获得的物品,还可以在归途或女真地区从事贸易活动。鞑子、海西、野人女直,归自京师,道过边境,辄以所得彩币或驽马,市耕牛及铜铁器皿。

  由于耕牛、铁器是明朝限制供给女真人的物品,而且禁止买卖,但女真地区对此却十分需要,因此,与汉族商人和百姓之间的私相贸易也是经常发生的。 

  通过朝贡制度,女真首领不仅极大地增加了自己的财富,而且扩充了手中的权柄。敕书,是任命官员的证书,也是女真人进京朝贡和进入马市的主要的、乃至唯一的凭证。它是权力的象征,又是朝贡的凭证,女真各部的首领皆以拥有更多的敕书为自己的奋斗目标,争夺敕书的斗争在女真各部间是经常发生的。随着敕书的集中,在女真氏族中的贫富分化日益明显,逐步形成了大姓强宗。除朝贡制度之外,马市贸易或私下交易也基本上由各部首领主持或掌握,而且比朝贡贸易的交换范围更广、物品也更加丰富,更是进一步加强了女真各部首领与一般女真部众之间的贫富差别,促进了阶级分化。 

  除以各部首领为主构成的贡使商人以外,在女真社会内部还出现了以从事女真地区内部、女真地区与朝鲜边境地区、女真地区与辽东地区之间的贸易活动为主的个体商人。

  狼尾土豹皮等物,国家以为方土所产,封而进上,此固非方土所产,必贸之于城底彼人,彼人亦知我之所好,贸于深处野人,须以大牛偿之。牛乃国家所禁,而守令亦禁,然进上封限临逼,则不得已,以牛偿价。明确指出朝鲜国民进贡的物品是通过邻近的女真人转贸于深处野人得到的。伊应巨住兀良哈都哈,因兴贩往火剌温地。今十月二十八日,愁州兀良哈柳尚冬哈、要时 老等来告曰:%因贩卖到古背地面,见尼麻车兀狄哈亏豆也多右,成化十二年三月二十日,本镇城外住居兀良哈厚应古弓时老等告说:我于成化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为因买卖,前往十九日 程松加老住居火剌温兀狄哈阿充哈家留住间。

  上述史料中屡屡提到的贩,就是女真社会中的个体商人。他们来往于女真各部居住区(包括野人女真居住的边远地区)、朝鲜边境地区及辽东地区,有的到处流动,也有的在家里充当中间商。都骨部的女真商人即多储匹段布物。一人所有貂鼠皮,可至三百余张。鸡初鸣始起,终日舂米,隔一江有他种兀狄哈,持皮物贸米而去。其人或留二三日,载二三驮而归矣。

  当马市开放之日,个体商人还可以到马市中进行贸易,他们可能没有敕书作为进入马市的凭证,但可以在拥有敕书的各部首领的带领下进入马市从事贸易活动。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明代  女真  社会  商人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