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   > 满族文化

满族文化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2013-09-26 06:25 吉林省民族研究所 郭淑云 2849
鸟是满族古神话的重要主题之一和萨满教祭祀的重要崇拜对象。神鸟创世神话在崇信萨满教的北方诸民族中,有着广泛的流传。在黑龙江流域诸民族中传流着,天地初开时,遍野洪波,生灵无处存身,是白水鸟、野鸭、野雁、天鹅等搬来砂石、填出滩地,才有了大地。[①b]在那乃人中,也有鸟参与开辟宇宙与宇宙相通的观念。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郭淑云
(吉林省民族研究所)

  鸟崇拜是一种世界性的文化现象,在以渔猎生产为主要经济形态的少数民族中,尤为突出。满族先世向以渔猎为生,“精骑射,兽捕捉,”[①a],“俭朴相尚,佃猎擅长。”[②a]在长期的渔猎生活中,与生息于广袤的白山黑水之间的禽鸟百兽朝夕相处,禽鸟不仅是人类的有益伙伴,而且是人类观天候、测灾异的最佳卜物;随着渔猎经济的发展,鹰、雕等猛禽得到驯化,成为满族先民重要的狩猎工具;禽鸟翔天入地的技能在萨满教世界中,予以神秘化。因而,满族禽鸟崇拜观念十分悠远,内容极为丰富,并形成许多与禽鸟联系密切的特有的生活习俗、情趣与禁忌,构成独特的鸟文化。

  一

  鸟是满族古神话的重要主题之一和萨满教祭祀的重要崇拜对象。神鸟创世神话在崇信萨满教的北方诸民族中,有着广泛的流传。在黑龙江流域诸民族中传流着,天地初开时,遍野洪波,生灵无处存身,是白水鸟、野鸭、野雁、天鹅等搬来砂石、填出滩地,才有了大地。[①b]在那乃人中,也有鸟参与开辟宇宙与宇宙相通的观念。[②b]在满族创世神话中,鸟神被赋予创世神的助手,人类的母亲和氏族的拯救者等神格。在天母阿布卡赫赫与恶魔耶鲁里争夺宇宙统治权的斗争中,神鸟多次帮助宇宙大神转危为安,赋予她无穷的伟大。如太阳河神话中所讲,耶鲁里企图挟天为主,便于日月降落的黑夜里,悄悄冲向天空,口喷黑风恶水,淹没了穹宇大地,打败了阿布卡赫赫,一把扯去他用九座石山、九座柳林、九座溪流、九座兽骨编成的护腰战裙。阿布卡赫赫赤身露体地逃回天上,昏倒在滚动着一束束金光的太阳河旁。太阳河边一棵高大的神树上,住着一只名叫昆哲勒的神鸟。它扯下自己的羽毛,为阿布卡赫赫擦拭伤口,编织护腰战裙。又衔来金光流漾的太阳河水,喷洒她的全身。当阿布卡赫赫身穿九彩神羽战裙从太阳河水中苏醒过来时,她成为一位金光灿灿永远不死和不可战胜的大神。耶鲁里再也无法与她匹敌,被阿布卡赫赫打回地府。[③b]阿布卡赫赫得以取得宇宙统治权,主要凭借众神的辅助,其中鸟神发挥了重要作用,立下不朽的丰功伟绩,如鸟神中的灵喜、各种水鸟、彩雀、鹰隼等都是阿布卡赫赫的侍女。每每使阿布卡赫赫临危获救,转危为安,赋予神力。神话热情地讴歌了鸟禽的创世功业,表达了满族先民对鸟神的无限膜拜之情。


海东青

  禽鸟不仅是创世时代的功臣,而且是人类的始母神,萨满的诞育者。东海女真后裔满族扈伦七姓萨满神谕记载,洪水时代,地上是水,天上也是水,水浪一个推一个,如飞闪的铜镜,一切生灵都难以存活。这时,从远方来了一只小海豹,救起了一男一女,把他俩驮在自己的背上,带到了被猛玛、水鸭神推划出来的山包上,这一对男女生了一个女儿,被阿布卡赫赫派来的鹰神代敏格格叼走了。代敏格格将其养大,她成了世上第一个萨满和人类的始母神。创世神话《天宫大战》[④b]也传讲,神鹰受天神之命,用昆哲勒神鸟衔来的太阳河中的生命与智慧的神羹哺喂萨满,用地母卧勒多赫赫的神光启迪萨满,使她通晓星卜天时;用巴那姆赫赫的肤肉丰润萨满,使她运筹神技;用耶鲁里自生自育的奇功诱导萨满,使她有传播男女媾育的医术。神鹰哺育的萨满终于成为世上第一个通晓神界、鸟界、灵界、魂界的智者,万聪百灵,百慧百巧,抚安世界,传替百代。满族原始先民将神鹰尊为人类始母的恩人和母亲,她集众神之智慧哺育造就了神威无敌、大智大慧的萨满,使之成为人世间的智者,为族众祈福谋利,祛病去灾,才使人类获得了生存与发展的有利条件。这里鹰成了人类之师、人类之母;充分表达了满族先世对鹰的敬意、感激之情。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族  崇拜    北方  民俗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