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段志清:抚顺解放战斗经过(4)

2013-10-27 19:35 抚顺七千年 段志清 5874
我们部队是11月25日从抚顺出发,途经沈阳向关里进发,准备参加平津战役。部队离开抚顺时,城区人民列队欢送,我们部队的同志真有点恋恋不舍,干部们举手,战士们举枪喊一声“再见,敬爱的朋友们”,就这样告别了抚顺的人民,踏上了新的征途。

段志清:抚顺解放战斗经过 图1
资料图

  根据上述情况,团令三营除留九连看押战俘外,营的主力就从高尔山的两侧迂回上去,首先打掉敌炮兵阵地,并回攻高尔山顶部,配合一营夹攻高尔山消灭守敌。三营经过3小时的激战以后,攻占了高尔山的顶部阵地后,歼敌约有200余人,由敌团长带进坑道死守。这时引起了我和敌师长——周仲达的一段对话,我要周仲达写个手令送给二团的团长,要他们走出坑道投降交枪,拿着武器来对抗就是敌人,而放下武器后都是中国人,我们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周仲达恶狠狠地说:  “我当了几十年兵,从来也不知道‘投降’二字。我问他是哪里人?什么时候参军,在哪个部队当兵?他说:“湖南人,1935年参军,在胡宗南七十八师当兵”。我问他1936年11月21日,在甘肃省的山城堡战斗时你在那里?他说就在山城堡村东南边一个高山头上防守,在一个连里当班长。我说:“那时我就是副连长兼排长了,你们防守的高山头就是我连攻打的,晚12时开始战斗,攻到第二战壕时连长负伤后由我统一指挥,打到第二天拂晓4时结束战斗。你们一个加强营防守,被我连全部消灭了,除抓到战俘160余人外,全被打死,你们的营长也被我们打死在山顶上大碉堡内,那时你也可能当了战俘吧?”周说:  “是被你们抓去了,然后乘你们不注意时又跑回部队去了”。我说无非是国民党多给一些兵当了师长,有什么了不起的,还那么横干什么?今天晚上你又当了战俘,还想跑沈阳去吗?如果想跑的话,就不要偷跑了,你现在马上就走,我绝不阻拦你,这一下子他可就耷拉了脑袋,斜着眼睛偷看我们,那股凶恶的劲马上就没有了,就象泄了气的皮球呆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了。

  正在这时三营来人报告说:“七连已将坑道口炸垮了,坑道内部火光闪闪,浓烟滚滚,我们进不去,敌人也出不来,估计里面的敌人全被烧死了。”我对周说,叫你写个手令你不愿干,那200多人烧死在坑道内,你应该负全部责任,你的罪责难逃呀。他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变青、头冒汗流出酸辛的眼泪。守敌师政治部主任是学生出身,比较健谈,他把他们粗心大意、对作战方案的错误判断、从来没有想到我军会从新老两城之间同时开始攻击都讲出来了。这时我团的高参谋长叫通讯员送来烙饼和面条,我说:“可贵的周师长,我军的政策你是知道的,虽然今晚你又当了战俘,还是请你二位吃饭吧”。

  天刚亮时河北岸的战斗基本结束了,留三营在老城区看押战俘,肃清残敌,打扫战场,我带一营和炮连来到大桥的南边,配合二营作战,一营向新城区的西南边攻击发展。以炮连的“九二”炮兵排支援二营攻打第二个小山头上敌人的炮兵阵地和水源地附近敌人几个小山头的地堡。这时我师的二十九团也来到新城。经过城区向西南方向追歼逃敌。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顺解放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