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古代抚顺

古代抚顺

赵广庆:单子列传

2013-11-28 20:45 抚顺七千年 赵广庆 2730
单子,本名叫刘永和,海龙县二道沟人。因无兄弟姊妹,父母就生他一个人,村里人都管他叫单子。单子自幼丧母,父亲是个铁匠,在村里开个铁匠炉,爷俩拼命生炉打铁,捻马掌铸锄犁,吃穿不愁,生活也能凑合过得去。
单子列传
赵广庆

  单子,本名叫刘永和,海龙县二道沟人。因无兄弟姊妹,父母就生他一个人,村里人都管他叫单子。单子自幼丧母,父亲是个铁匠,在村里开个铁匠炉,爷俩拼命生炉打铁,捻马掌铸锄犁,吃穿不愁,生活也能凑合过得去。

  公元1899年,那年是大清光绪二十五年,大清王朝与俄国签订了一个什么条约,从那年起俄国人就陆续派来了一批批传教士,什么天主教、耶稣教,名字头回听说,也不懂“教”什么。在二道沟设起了教堂,听说入教的人可以“免除赋税”,村里村外一些游手好闲的人都来入教。所谓“税”就是土地税和人头税。所谓“赋”就是劳役,不用出工筑路修桥。这教堂就设在苏仁家里。苏仁是本村的头号大地主,有近百亩良田,三十多头骡马,六辆大车。自从单子爷俩办起铁匠炉以后,苏仁家的骡马挂掌、修车,都由老刘头一手经办,钱是照付不误。可是自从建了教会之后,老刘头干完活之后,只能在墙上划道,不见苏仁家人来结账。墙上的道越划越多,老刘头的本钱越来越少,不久,铁匠炉没钱进货了。

  一天老刘头到苏家去要账,这回苏仁可就变了样了,他仰着秃头说:“铺着苏家的地,盖着苏家的天,给苏家干点活,还要什么钱。”老刘头是个打铁的出身,也是一个硬脾气,一听这话就火冒三丈,他说:”钉是我捻的,掌是我挂的,凭什么不给钱。”这两个人就嚷嚷起来了。正在这时,一群教民赶来了。苏仁对教民们说:“老刘头大闹教堂,给我轰出去。”教民们听说有人大闹教堂,火冒三丈,不分青红皂白,你一脚他一拳,老刘头躺在地上不动了,苏仁和教民们悻悻离去。

  单子听说父亲被打,就会同同村好友冷东昌、马玉仁急忙赶来。只见父亲躺在苏仁院子里,两眼紧闭,满脸是血,在地上一动不动。单子三人把父亲抬回家去,不几日,单子爹含冤死去了。

  这一天,漆黑的夜,伸手不见五指。单子会同冷东昌、马玉仁偷偷摸进苏家大院,一把火点着了装满粮食的仓库和马棚,乘着人荒马乱,单子三人,跨越高墙,溜出苏家大院,朝西南方向胡乱跑了出去。

  大清光绪二十七年,这年四月,俄国的士兵大举进攻东北,不久,黑龙江失守,“大员在任殉节”,俄军风驰电掣顺流南下,清军节节败退。

赵广庆:单子列传 图1
俄国的士兵大举进攻东北

  这年的五月,流浪中的单子三人,随着逃难的人群,辗转来到了新宾堡。那一日,只见广场上摆着一排排香炉,香烟燎绕,香案两侧伫立着几位彪形大汉,用黑墨涂着脸,手里拿着短刀,口里念叨着谁也听不懂的咒语。后面排立着整齐的队伍。队前树立一面大旗,旗上绣着“义和团”三个大字,迎风飘扬。

  单子三人挤进队伍,来到站在队前的法师面前,打躬施礼,口里说:“我们也要义和。”不必分说,法师应允,分别发给单刀一把,红布兜兜一块,编进队伍。单子三人终于有了归属,吃喝不愁,免不了用心操练。不多日,单子学得了一身好本领,舞枪弄棍样样精通。

该文章所属专题:赵广庆专栏

赵广庆先生

  赵广庆(1935-2022),辽宁省阜新县人,蒙古族。曾任抚顺市委宣传部副处长、处长,抚顺市文化局党委书记、局长,抚顺市建委编辑室主任,《抚顺年鉴》编辑部主任、抚顺市地方史研究会副理事长。

  赵广庆先生是抚顺市宣传文化系统有成就的领导人之一,常期以来,他在从事我市宣传文化工作领导工作的同时,致力于抚顺史、清前史、辽东史、东北民族史研究,是知名的地方史研究专家。他先后撰写出版《抚顺通史》《抚顺史略》《抚顺城市建设史》《抚顺史研究》《抚顺百科大事典》《赫图阿拉》等8部专著。编辑出版《当代抚顺》《抚顺年鉴》等11部资料。在抚顺地方史研究领域做出卓越贡献。

标签:单子  列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