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代抚顺

我在战犯管理所五十年(下)

时间:2013/12/30 19:59:10   作者:刘家常口述、刘宝君整理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0
内容摘要:出版溥仪《我的前半生》一书的群众出社的责任编辑李文达,当时也在所里,进一步收集采访膊仪的改造情况,他后来在书的版权官司中说:“当年我来抚顺发现管理所真是写作素材的宝藏,但因发大水,不得不立即撒回北京了。”

  出版溥仪《我的前半生》一书的群众出社的责任编辑李文达,当时 也在所里,进一步收集采访膊仪的改造情况,他后来在书的版权官司中说:“当年我来抚顺发现管理所真是写作素材的宝藏,但因发大水,不得不立即撒回北京了。”

 

\

  (被特赦人员动身前往北京)


  他撤了,可我们不能撤,不但不能撤,而且还要保证战犯的安全,还要用抗洪精神教育感化他们。


  那一天,生产科长贾操秀,会日语的崔立志、管教科的黄宝珠、张俊德、他们又叫上我组织带领日本战犯稻田班的古海忠之、城野宏、三宅秀也等十多人去农场的小河边的水田地,进行排涝救灾劳动。


  大家正在用自制的木板排水车和各自拿着的水桶,脸盆顶着雨往水田外排水时,雨越下越大,为了安全的回到所里,我们立即集合了队伍,赶到小河边,战犯看到来时水少的小河,现在确看到了又大、又深、又猛的的河水都惊呆了,你瞅瞅我,我瞅瞅你,都打怵,不敢过河,我从队伍的后面赶到前边,毅然拿起两根大绳子,一头紧紧的系在我的腰上,一头由大家拽着,一步一步走到河中心时一个山洪急浪打来,差点把我呛死,我拼命挣扎游到对岸,赶忙把绳子系在一棵大树上,又连在一根水泥柱上,大家这才抓住了这两根大绳子安全过了河。回所后,古海忠之等日本战犯说:“没想到中国这么年轻的先生有这么好的品质,想想我们对中国人的态度和看法,真是惭愧的无地自容,这真是世界上最好的先生。”同志们也说我是好样的。


  艰苦岁月


  在那艰苦的岁月里,有很多令人难忘的历史往事,如在粮食少,油水少的困难时期,战犯吃豆腐,管教吃豆腐渣,而这平时还吃不到,只是那个年代过年才能吃到的。


  起初,战犯们并不知道,他们用豆子做豆腐剩下的豆腐渣,本来是用来喂猪的,可却被我们挑走,他们以为我们一定喂猪了,后来在农场劳动中,他们发现我们在山上摘苣荬菜和树叶子等野菜吃。我们有的说:“做中药;有的说:做人造肉;他们也很想吃到人造肉,可是怎么也没吃到。


  国内战犯只有一个月是吃定量的,而日本战犯是没有定量的,还是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大米、白面、鸡、鸭、鱼肉一样也没少,还是随便的吃,他们吃得是白白胖胖,而我们吃的是‘代食品’还是吃不饱,吃得我们是又黑又瘦,最后因缺乏营养全身脬肿。就是这样,我还得饿着肚子坚持经常值班和带他们劳动。


  有的同志因饿得慌,到日本战犯食堂拿包子吃,他们就老报告说:“食堂有猫和老鼠把包子和鱼吃了不少,领导就让我们在夜里值班时放上老鼠夹子抓老鼠,看见猫会赶走。在那时,谁要是碰上野猫和老鼠,我们都会拼尽全力捉住它,送到面包房里烤熟后,好好饱食一顿,就这样,猫和老鼠几乎被抓吃光了。


  而日本战犯,还不断的报告,领导就怀疑不是老鼠和猫,而是人偷吃了,领导就在夜里,蹲在伙房内,屋里不点灯,外面走廊里25瓦的灯点着,看不到屋里有人,外面的人一进屋里拿起东西就虼,领导一点灯抓个正着。这个人是解放战争时期的老干部,平时他也捡战犯的烟头抽,还发牢骚说:“早革命,不如晚革命,晚革命,不如反革命。”结果天一亮,全所开大会,所领导狠狠的批评了他,也教育我们要讲人格,国格,要注意影响。后来就给他下放农村了,但组织一直还是照顾他的生活。

 


标签:抚顺 战犯 管理所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