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古代抚顺

古代抚顺

王平鲁:清入关前满族医药活动初探

2014-03-01 22:30 《赫图阿拉 满族姓氏家谱研究》 王平鲁 2319
清人关前满族的医药活动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建州女真时期、努尔哈赤时期、皇太极时期。认真研究清入关前满族的医药活动,可以管窥清前时期满族社会的历史文化发展痕迹。

  清人关前满族的医药活动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建州女真时期、 努尔哈赤时期、皇太极时期。认真研究清入关前满族的医药活动, 可以管窥清前时期满族社会的历史文化发展痕迹。


王平鲁:清入关前满族医药活动初探 图1

萨满巫师


  建州女真时期,由于生产力发展水平不高,社会的经济文化发 展十分落后。满族先民对疾病的治疗还处于蒙昧无知状态,根本不 知道疾病发生的机理和原因,对于疾病和死亡具有异常的恐惧心 理。每当疾病和死亡来临时,人们往往束手无策。当时解决身体健 康、治疗疾病的措施只有一种:请求萨满巫师祈祷,祈盼神灵祖宗 保佑。当他们生病后,相信与鬼神有直接关系,认为或因许愿未 还,或因妇女身体未洁而身近或冲撞某位神只,或因语言不慎,触 致神怒,或因病人某处不慎得罪鬼神,致使灵魂为鬼所摄,魂不附 体而染病,种种病源,非请萨满向神求情许愿而不能得愈。故此建 州女真时期的满族先民,医病的主要方式即为请萨满跳神祈祷。

  跳神看病,一般在日落后进行。萨满跳神时,身穿神衣,头带 神帽,打动大鼓,振响腰铃,双目半开半闭,口中念念有词,咒歌 请神,驱鬼捉魂,一次不愈,再行下次。这种祈祷治病的方式,是 由来已久的传统。宋人《三朝北盟会编》上记载金代女真人的风俗 习惯时,就称“其疾病,无医药,尚巫祝”。

  请神治病之时,还要对神灵予以祭供,祭以猪、牛、羊及粘面 位品、蜂蜜等物,并施以烧纸。遇有大的瘟疫,对神只和祭供还要 有所特别选择。譬如《全辽志》记载,明成化三年(1467年)明 定辽前卫指挥使邓佐在抚顺边外战败自刎而死后,被边外夷人视为 神抵,“至今抚顺夷人凡有疫疠,必易中国猪祷享乃应”。[1]此类记 载表明,这一时期建州女真人遇有疾病,主要依靠神祗来保佑自己。



  努尔哈赤时期,生产力水平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女真社会的 经济文化也有了一定的发展,满族先民对疾病的认识和医药的作用 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虽然当时的朝鲜人有“疾病则绝无医药针 灸之术,只使巫觋祷祝,杀猪裂纸以祈神,故胡中以猪纸为活人之 物,其价极贵云”[2]的记载,但从文献记载看,这个时期虽然仍重 跳神,但已知药物的作用,对某些疾病已开始懂得用药物治疗。所 谓“病轻服药,而重跳神”[3]指的就是这一时期。譬如后金天命八 年(1623年)五月,额尔德尼“被他家的婢女告发,收下了朝鲜 人送来的绢,把获得的东珠和金隐藏在井里。在辽东没收家产时, 额尔德尼巴克什去妻弟家隐藏东珠和金”。在努尔哈赤亲自审理此 案时,额尔德尼先是不承认,后又辩解说那东珠是为了 “在儿子牙 痛时,想研末敷上(亦即治疗用),才去要了东珠”[4]。从史料的记 载中我们可以分析出,当时的女真人已经懂得利用珍珠来治病,知 道珍珠有镇静安神止痛的作用。


王平鲁:清入关前满族医药活动初探 图2
萨满所用的法具——神鼓


  同时,女真人已经知道不良的生活习惯对身心的影响。后金天 命十年(1625年)八月十七日,努尔哈赤针对大臣及国人过度嗜 酒的情况发表了一篇长篇训示,引用他人之语,列举了酒的种种害 处。“饮酒后与人打架,用刀刺人、砍人。他得报应被杀,从马上 掉下来,手足跌断,脖子跌断死去,被妖怪抓住死去,呼吸不通, 得了噎病,和父母兄弟交恶,喝醉毁坏器皿、家业破产,降职衰 败。”最后表示:“饮烧酒、黄酒有什么好处呢?从前的贤人说: ‘良药苦口利于病,美酒可口害其身。悦耳之言无济于事,忠言逆 耳利于行。’要禁止过度饮酒。”[5]努尔哈赤这种对过度饮酒危害性 的认识,虽然掺杂有迷信的“报应”思想,但却包含着对身心保健 的认识。

  在这一时期医药活动的进步,主要表现在对某些疾病特别是对 传染病的认识上有了一定的提高。

  当时危害最烈的传染病是天花。女真人把天花称为“疸疫”, 称出天花者为“患痘”。按照明人的说法,北方少数民族原无天花, 如谢肇浙在《五杂俎》中曾写道:“鞑靼种类,生无痘疹,……近 闻其与中国互市间,……遂时一有之。”说明女真人的天花是在与 蒙、汉等民族间频繁的经济与军事往来中传染开来。

  这种疾病非同他病,在当时的条件下,需要采取隔离措施才能 免患此病,因此一旦天花流行,一概以避待之,这一认识,已经成 为当时女真人的共识。史书记载,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九 月,努尔哈赤领兵4万出征叶赫,叶赫将各处部众聚集一处,唯有 “乌苏城的三百家因为出天花而没走”。努尔哈赤在夺取了包括乌苏 城在内的叶赫19城后,“放火烧掉房屋、城郭、粮食”。这里虽没 有讲焚烧城屋粮食的原因,但是考虑到连当时最急需的粮食都一起 烧掉的情况,我们可以推断出,这是因为努尔哈赤恐怕天花流行传 染而采取的迫不得已的措施。


王平鲁:清入关前满族医药活动初探 图3

人参是后金与明贸易的大宗货物


  在药材方面,据史料记载,努尔哈赤时期已经知道大量囤积人参。人参是后金与明贸易的大宗货物。明万历三十三年(1605 年),明朝方面借口鲜参湿潮,停止了马市贸易。努尔哈赤发明煮 晒法,使鲜参成为成品参,“徐徐发卖,果得价倍常”[6]。虽然这一 时期女真人方面没有人参药用的记载,但是知道人参的药用价值已 是不争的事实。明万历十八年(1590年)初刻的《本草纲目》中, 就有关于人参的记载,并明确说明了产地:“人参生上党山谷及辽 东。”[7]考虑到当时人参贸易的规模和长期性,可以推测出满族先民 是早就知道了人参的药用价值的。



  皇太极时期,满族在医药卫生方面的发展已有相当大的进步。

  这个时期,在八旗队伍及皇太极的周围,已经有了专职的医 生。后金天聪三年(1629年),“正黄旗苏鲁迈……面中枪,不退, 上遣医视创,赐号巴图鲁(英雄)”。“天聪五年(1631年)四月: 总兵官额附侈养性部下,攻台中炮折足,皇太极闻之,遣医往治。” 后因伤重一时难愈,皇太极下旨谕诸臣曰:“若此者,尔等当亲视 医疗,如不能治,何不早奏于朕,遣医治之。”文中提示皇太极非 常重视外伤医疗情况。规定“凡士卒有伤则调治之,病则慰问之”。 “重伤则重礼,轻伤则轻礼,记功行赏”[8]。

  天聪九年(1635年)七月初三,皇太极表示:“要是懂得医治 疔疮的医生,可以医治。若不会医治,不能治好,不要医治。你不 懂医治,贪得钱财而饶幸医治,人若死了;另外,若把其他的疮病 诡称为疔疮医治,定罪。”[9]《天聪朝臣工奏议》天聪六年(1632 年)李伯龙劾宁完我奏中,曾提到宁完我“同人赌博,输财百千, 回家后复尔赌博”,被“张医生告在吴参将处”,可知这时已出现专 职的医生。


  在天花的防治方面,与努尔哈赤时期相比巳有了进一步的防治 措施。清崇德元年(1636年)四月,皇太极宣谕,以后“凡遇出 痘时,不许扎糕、煮酱、淋灰水……,今后有不遵者,问罪”。又 规定: “未出痘子的和硕宗王、郡王、多勤贝勒、固山贝子,若有 病疾,欲互相看望,过九日后问去。如果不是痘子,方可看去,九 日内先差人探听消息,莫要讨好自去看去。”可以看出,这一时期 的满人已经明确认识到了天花是可以通过食物、人身接触等传播渠 道传染的。同时,皇太极还设立了专门的“避疸所”,控制天花的 流行和传播。《沈阳状启》中就有“此处疫疾大至,皇帝避在远村 闾家,外人切不得相通”[10]等诸如此类的大量记载。在当时的生产 力水平低下,建立并坚决实行天花隔离制度,应该是一个不小的进步。

  由于这一时期满族社会经济文化的迅速发展,中医中药的应用 和使用已经成为皇太极时期的可见之事。皇太极身边的中医,就曾 到沈阳的高丽馆中为朝鲜世子称病,探听其称病的虚实真伪。同 时,皇太极病危期间,也曾请朝鲜医生为皇太极诊病。如崇德八年 (1643年)三月二十六日,“龙将(即英俄尔岱)率喝林博氏来诣 于(朝鲜)世子前,寒暄后,辟左右,招入蔡得沂(朝鲜医官), 不言某人之病,而只问病根与痛势。蔡得沂以宜用九味清心丸及生 地黄等药为答。”

  至于中草药的采用,更是广泛。《沈阳状启》中有大量的后金 方面向朝鲜索取生姜、楮实、沥竹、大黄的记载。如崇德三年 (1638年)四月二十一日,“皇帝使龙将通之曰:‘欲为药用,楮实 十两觅得入送’”;崇德六年(1641年)十二月初三日,“(朝鲜) 通事韩甫龙以龙将意来言:‘入来生姜中冻不堪用者居多,兹以退 送。凡干所为之意,已知其致力。而改送之际,更需另护,藏之以 细切蒿草,裹之以数重獐皮,盛诸团子,俾趁岁前入送。’”在天聪 九年(1635年)的掠获中,列有“银朱十二斤三两、水银三十四 斤十四两、麝香十六包”等中药材[11]。可知当时满族人对中草药已 不陌生,并已开始懂得用某些中草药来治疗疾病。

  到了清入关前期,医生的普及已是一件较为平常的事情。如顺 治元年(1644年),漂流到中国海面上的日本渔民在由沈阳送往北 京的途中,日本人曾记载:“在我们这些人里,无论哪一个人有病, 身体稍微有些不舒服,就有医生来给看病。”说明沿途各地都有医 生。同时还记载:“因为日本人爱干净,我们经常有洗澡的机 会。”[12]说明满族人对洗澡这种卫生习惯也并不陌生。


  从以上的分析来看,清入关前满族先民医药活动由最初的愚昧 迷信,发展到后来知道运用中医和中草药来治病,其医药活动发展 步伐相对来说是较快的。这与满族充分消化吸收了汉人及朝鲜人的 先进医药、医疗方法和手段有关。大量的历史资料已经充分证明和 显示了这一时期的满族是一个不断学习、不断进步、与时俱进的民满族先民具有极强的消化、吸收能力,能够不断学习别家所 为我所用,因而才使清朝前期的医药活动得到了进步和发展。

  注释:

  ①《全辽志》卷4,宦业。
  ②《建州闻见录》,辽宁大学本。
  ③《全辽备考》卷9。
  ④⑤《重译满文老档》太祖朝,第三分册,辽宁大学本。
  ⑥《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卷2。
  ⑦《本草纲目》卷12,草部。
  ⑧《清太宗实录》卷5。
  ⑨汉译《满文旧档》天聪九年七月,辽宁大学本。
  ⑩《沈阳状启》戊寅年四月二十九日条。
  [11]汉译《满文旧档》天聪九年十二月,辽宁大学本。

  [12]《鞑靼漂流记》,辽宁大学本。


  (作者系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平鲁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族  医药  活动  初探  

文章评论